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三十一节 置之死地而后生

第二百三十一节 置之死地而后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如丝的小雨从空中降落,雨点是那样小,雨帘是那样密,给秦家村群山披上蝉翼般的白纱。

    卢欣荣穿着蓑衣,挽着裤脚,深一脚浅一脚在刚开垦的万亩良田中,率领众人挖沟排水。

    半尺高的水稻浸泡在水中,都快要被全部湮没。

    卢欣荣抬头忧虑的望着满天的乌云,长叹一声。

    这贼老天,要是再继续下一周雨,怕是今年就要颗粒无收。

    南方天气热,一般都是种双季稻。原本他还信心满满,争取种一年养一年良田,如今看来,恐怕难矣!

    还是卢督说得对,大明天灾不断,确实需要从南洋之地贩粮,方能解决大明饥荒。

    就这鬼天气,哪怕再勤劳也没用。

    思考间,雨点连成了线,哗的一声,大雨就像天塌了似的铺天盖地从天空中倾泻下来。

    风追着雨,雨赶着风,风和雨联合起来追赶着天上的乌云,整个天地都处在雨水之中。

    “一队留下,二队、三队回去洗澡,喝点姜汤,千万别感染伤寒?!?

    卢欣荣蹙着双眉,大声叫喊。

    二队、三队基本老者居多,百人为一队,经不起风吹雨打。而一队则是壮年,秦家村护卫队挑选后剩下的优质劳力。

    “卢赞画,您也先回去吧,这里有我便成?!?

    一队队长李壮是从鞑虏手中解救的大明百姓,从赵县一路追随过来,甚为贴心。

    卢欣荣摇摇头,默不作声。

    他不放心,这里凝聚着他的心血,更承载着希望。

    人的一生很短暂,在没有家庭背景的情况下,要不凭借一己之力杀出一条血路。要不跟对人,跟随对方做出一番事业。

    否则,多数人泯然众矣!

    现如今,如此好的机会摆在眼前,他有何理由不努力奋斗,争取从秦督的众多部下中脱颖而出,争取显贵人前?

    于此同时,秦家村护卫队的校场上,八百队员冒着风雨,全身湿漉漉的举着木刀、木棍,踩着四溅的雨水,大声嘶喊,冲向余佑汉带领的两百天雄军将士。

    这是他们一周一次的对抗赛,风雨无阻。

    “列队,变阵,杀!”

    站在队列中的余佑汉望着带头往前冲的张云,眼里没有一丝感情,口里冷冷的突出杀字。这是战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哪怕是训练。

    犹记得当日离开德州,好友秦浩明交给他的任务就是练兵,练精兵,宁缺毋滥。

    “佑汉,记住喽,既然是军人,给我往死里练。只有置之死地而后生,方能在战场上存活下来,这是对他们负责,相信你应该明白?!?

    明白吗?

    当然明白。

    战场上,刀来枪往,只要有一丝惧怕之心,手一慢,力气不到位,死的一定是你。

    特别是对上凶残的鞑虏,唯有抛弃任何恐惧的心理,方能把平常训练的结果展现出来。只有杀死对方,才能在战场存活下来。

    故而,今日的种种手段,既有自己的思考,更多的还是秦浩明写满十几张纸的练兵手册。

    “哈哈哈……有进步,再过几个月,我们一定能打败他们?!?

    风水中,八百人的护卫队,像一群残兵败将,人人身上带伤,全身脏兮兮,包括张云在内,也是一脸淤肿。

    可他不以为意,突出口里的血水,哈哈大笑。

    张云是在冲锋时,与余佑汉对战,被“斩”落马下摔肿脸。

    这种对战除了将武器换成木制外,其它的丝毫不渗假,稍有差迟同样会丢掉性命。

    张云被斩落马下,惊得护卫队呼嚎抢救,他却当摔肿的是别人的脸,跄踉爬起来继续上马猛拼,就象一头盯上了猎物的独狼,不折不挠,不死不休。

    将不惜死,士不惜命。

    两百天雄军将士,就是磨炼护卫队的磨刀石。

    拳头木棍,每天对拼不休,杀声满营,冲霄贯日,个个拼得衣衫染血,伤痕累累。

    同时,护卫队和天雄军的差距在渐渐缩小,虽然是八百人打两百人,但他们是精锐,是百战余生后的天雄军精锐。

    依据秦浩明口信中说,只有跟他们一样强,才可以上战场杀鞑虏,否则,只是送死而已。

    犹自得第一次对阵,张云信心满满,八百人打两百人,那不是稳赢吗?

    结果,只是一刻钟,他们就全部被打败。

    错了,是许多队员逃跑,被两百天雄军将士的杀气所吓,一溃而散。

    现在,依据秦浩明的的手册,张云还制定了周详的奖?;?,不听号令,消极训练的轻者杖,重者永远退出护卫队。

    对战赢出一方可以大鱼大肉,输了的一方只管饭饱,无菜无肉。

    作战勇猛,表现突出的有赏银拿,受重伤的同样有丰厚的奖金。

    若是在训练中意外身亡的,全军一齐为死者举行隆重的葬礼,同时给死者家属发放一百两抚恤金,家属统一由秦家安排。

    这绝不是普通的训练,这确确实实就是往死里练,要嘛成为尸体,要嘛成为强人!

    当然,要想这样训练将士,一切都是建立在钱财雄厚、物资丰富的基础上。

    像大明其他部队,能够三天一操练的就算精兵,每天两顿的生活,哪里有体力操练?

    故而,不能理解为什么有些地主、乡绅的私兵,比大明正规军的战斗力还强。

    用这种方法训练,才短短三个月时间,便卓有成效。

    虽然放眼看去,满营皆是伤兵,但只要走进大营,就能感觉到一股肃杀凝重之气扑面而来。

    士卒的眼神变得森冷,身上开始透出凶悍的气息。假以时日,经过几次真正的血战,必然成为悍不畏死,杀气腾腾的虎狼之师。

    对阵完毕,张云正在营房中忍着伤痛,浑身涂抹跌打伤药,新宅来报,叶家公子跪在院里负荆请罪。

    “让他滚吧,就说看在叶小姐的面子上,本少爷不计较了?!?

    张云淡然的说道。

    张云现在与士卒同吃同练,晚上也住在军营里,还不时搞些夜袭演习。

    经过训练,他逐渐成长起来,或者说,心气也高了,区区一个临浦纨绔子弟,他真没有放在心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