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三十三节 勾心斗角

第二百三十三节 勾心斗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压住心中的怒火说道:“肃亲王若是不信,安平贝勒也在这里,你可以问问他,我到底有没有在说谎?

    况且,参加此战的又不是我一人,正白旗我可以做主,难道岳托大将军的镶红旗我也能一言而决不成?”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的移向了杜度,其实心中已经相信。

    杜度阴沉着脸点了点头道:“硕睿亲王的话没有错,确实如此?!?

    殿内诸人面面相觑,交头接耳发表自己的看法。

    此时皇太极的脸色也开始凝重起来,他缓缓的问道:“这支明军的统帅是谁?真的是卢象升吗?

    那个秀才将军在里面发挥什么作用,又是从哪里凭空冒出?”

    皇太极不愧是建奴中少有的聪慧人物,句句问到重点上。

    多尔衮和杜度相视苦笑一声同时摇了摇头,杜度叹息道:

    “说是秀才也不对,镶红旗的勇士库勒就是被他斩于马下,此乃我亲眼所见。其他的事情,由于时间紧迫,就不大清楚?!?

    “不清楚?那你这个贝勒是怎么当的?”

    皇太极皱起眉头,指着杜度大声怒斥,“损失了一万多勇士也就罢了,可连对手的情况都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也太无能了?”

    多尔衮和杜度二人羞愧的垂下了头,皇太极借题发挥故意打击他们的威望,他们非常清楚。

    可是他们也确实输得冤枉,本来这场仗打得好好的,可谁知半道上杀出了个程咬金。

    不但使得他们功败垂成,更是令二人在大清国的高层中几乎抬不起头来。

    不过皇太极并没有继续追究他们的责任,而是见好就收。

    他沉吟了半响后,对一直肃立在一旁,负责大明情报系统的宁完我问道:“宁学士,你对明国比较熟悉,可知道秦浩明这个人吗?”

    宁完我摇摇头:“回陛下话,微臣从未听说过此人?!?

    皇太极听后沉吟半响才说道:“这个秦浩明日后必是我大清的祸患!

    你速速派我们潜伏在明国内的探子,把这个秦浩明的一切都要打听清楚,事无巨细全都要汇集成册禀报过来?!?

    “嗻!奴才遵旨!”

    这位对建奴王朝忠心耿耿的汉奸奴才立刻领命而去。

    看到宁完我出去后,皇太极又对一旁的范文程说道:“范学士,通过此次南下,已证实你所说的大举深入明国,直捣京师的定策还不是时候。

    此计太偏太急太险,如若照此行事,后果难以设想。

    明国虽然数度败于我大清之手,但其幅员辽阔,臣民众多。人口更是超过我大清几百倍以上,明军也数十倍于八旗军。

    他们可以输十次、百次,可是我大清只要败一次就受不了。

    例如这次南下,虽然掠夺了部分的财物和明国百姓,可这个胜利却是用一万余勇士的性命换来。

    更有岳托和阿巴泰的首级,这个代价不可谓不大,范学士,你明白了吗?”

    范文程羞愧的躬身道:“皇上所言极是,是奴才太过想当然了?!?

    前几年,范文程、宁完我和马国柱三人炮制了一份战略攻势,那就是一两年寇边一次,打击明军积攒自身实力。

    然后挟不败之威,举倾国之兵南下攻击大明,直取大明的首都京城。

    在范文程三人看来,只要攻下了大明的京城,那么整个大明都会陷入瘫痪之中,到时候对付明军那些各自为战的残兵那就要容易得多了。

    应该说前几次都非常顺利,证实此事的可操作性,一度令大清上下情绪高涨,问鼎中原指日可待。

    一些激进的亲王贝勒更是建议,可以早日大举南下,一战而定。

    皇太极狡诈,目光深远,没有同意。而是一边寇边,一边还试图跟大明谈判,以免过分激怒大明。

    此举,一度大清许多亲王贝勒不以为然,觉得他毫无雄心壮志,太过保守。

    果不其然,此次真的出现纰漏。

    可是让他没料到的是,人还是那些人,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一个秀才将军,既然把多尔衮和杜度打得鼻青脸肿。

    更让对他忠心耿耿的岳托命丧大明,连首级都没有夺回。

    而且还损失了一万多清国的勇士,这样的损失,即使身为大清皇帝的他也心疼得直呲牙。

    皇太极叹了口气,摇摇手说道:“范学士,你也不要太在意,这次吃了一次亏,咱们下次再找回来便是?!?

    看到自己制定的战略出现失误,皇太极不但没有责怪自己,还对自己大家安慰。

    范文程激动得浑身打颤,他哽咽的哭道:“皇上待奴才如此恩重,奴才……奴才……就是万死也不足以报答皇上恩情之万一啊?!?

    皇太极却是淡淡的笑了笑,挥手道:“好了,记得以后用心做事,这才是对朕最好的报答?!?

    “嗻,奴才遵旨,奴才谢恩!”

    激动之下,范文程立刻就趴在了地上,给皇太极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看着眼前这一幕君臣相宜,大殿内的满人文武都在心中冷笑起来……

    近年来,皇太极逐渐重用汉人帮助巩固其皇位,而这些汉奸不知廉耻,做事没有丝毫底线,也惹起他们的不满。

    “下面大家说说,岳托和阿巴泰的事情应该如何解决?”

    皇太极环顾四周,面有凄容。

    岳托是和硕礼亲王代善的长子,母为代善之嫡福晋李佳氏。

    因其自幼丧母,继母和父亲代善对待他都很刻薄,皇太极生母受命将其与皇太极一同抚养。

    故而,两人从小感情就很深,比之相互间夺嫡的亲兄弟还好。

    “遣使致宁远城,命令大明送回岳托将军和阿巴泰贝勒的首级,否则,大军兵临城下?!?

    岳托的父亲代善牛眼一瞪,气势汹汹的说道。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频频侧目,多有鄙薄。

    概因大家知道,代善和岳托虽为父子,但感情极差,甚至说是有仇。

    如今这种做法,不过是心虚而已。更何况,其做法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大明连和谈都不谈,能受你威胁?

    后金从界藩城迁居萨尔浒城,代善看到长子岳托修整好的宅地比自己的好,就先后让莽古尔泰为自己请命,说自己所居之地狭小,意欲霸占岳托的宅地。

    努尔哈赤刚好来视察,大怒。

    其后,代善次子硕托,岳托的同母弟弟,因无法忍受代善的虐待而突然失踪。

    有人说其叛逃投大明而去,在还未确定硕托是否叛逃时,代善即一口咬定硕托有叛逃之心。

    在找到硕托并且其本人明确表示并没有叛逃后,代善还是向努尔哈赤下跪五六次请求斩杀硕托。

    代善的要求遭到了拒绝,努尔哈赤释放了硕托,并由此开始调查代善给予两个前妻之子的待遇问题。

    后发现,代善之子岳托、硕托所领有的资产均比其他的异母弟弟差。

    这一点令努尔哈赤深恶痛绝,因为努尔哈赤小时候曾深受继母虐待。

    因此,努尔哈赤怒斥代善说,你也是前妻的儿子,何不想想我不是对你更亲近吗?你怎么就被后妻蒙蔽得虐待已长大成人的儿子呢?

    何况我待你一直是特选良好的部民让你专管,你为什么就不能像我一样将优良的部民赐给岳托、硕托呢?

    之后,宣布废除代善的太子之位,让岳托、硕托与代善分家。

    “皇上,为今之计,不妨和大明单独就此事展开谈判。哪怕暂时吃点亏,只要能换回岳托和阿巴泰的首级,将来也可以重新夺回?!?

    此事和多尔衮多少有点关系,他若没有表示,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至于代善说什么大兵压境,根本是胡说八道,纯属故意。

    出兵岂是儿戏,要如此,他们退回来干什么?

    “唔,单独谈怕是大明不会答应,不如索性跟之前的议和一起谈,如何?”

    皇太极点点头,赞同多尔衮的建议。同时,朝下面满汉文武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