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三十七节 雏形初成

第二百三十七节 雏形初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新月如芽,悬挂高空。夏夜的虫鸣响彻总督府,让夜色显得愈发静谧。

    对于身体的训练,秦浩明可谓是勤缀不止。一则是习惯。二则强壮的身体在乱世是保命的本钱。

    做完两百个俯卧撑,稍微收收汗,从水井中提起一桶水迎面冲下,冷彻的井水透体而过,让人舒畅无比。

    晶莹的水滴挂在秦浩明健壮的身体上,在烛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入室擦干身体,换上宽松的汉衣小马褂,舒适的躺在藤椅上,仰望星空明月,默默的回顾着过往的经历。

    来到大明一年多的时间,能够开创这样的局面,他内心无疑是相当满意,甚至有些自得。

    当日一念之差,之身北上营救卢象升,因缘巧合下,如今可以说硕果累累,所获颇丰。

    还好走了这条捷径,不然,现在估计还在临浦,满头苦干。

    自己有领先几百年的优势又怎么样?有各种发明创造又如何?

    没有实力,还不是任人宰割。

    除了要防止临浦各大世家的骚扰,还有其他商家需要争斗。

    就算斗赢了他们又如何,不是还有王知县以及大明层层官府需要打点处理,想想就头皮发麻。

    至于说发展实力,更是笑话一个,真当大明官府无能至此?

    单是招收几千流民当作坊工人,恐怕就会被有心人诬为谋反,更何况是训练护卫队?

    可以说,若是按这样的步骤发展,除了揭竿而起,几无二路?

    现如今,有官身罩着,又大为不同。

    不说别的,哪个总兵没有几百上千个亲卫?哪个五品官员以上不是当地豪强?更何况他这个几省总督?

    所以,这就是即使他在外地,张云和卢欣荣他们也可以在临浦顺风顺水发展的原因。

    临浦,德州,宣大,三点一线,虽然远一点,但好歹可以相互照顾。

    钱粮,兵马,人才虽说不多,但总归有一点。

    秦浩明思路继续延伸,细细梳理自己的布局,看可否有遗漏之处。

    现在临近五月,按照之前的安排,卢督差不多也该丁忧回来,重新掌管宣大。

    那么,自己也该去哪去哪?

    只是临行之前,却是要多做准备。

    虽说和卢督犹如师生一样,关系极好,但有些东西,他觉得还是在自己手里才能发挥最大作用。

    嗯,罂粟要移植到南方,那里阳光充足,产量可以上去。

    兵仗局过两天要安排一下,有经验的工匠必须带走,自己手头有些小东西需要他们的配合,应该可以发挥巨大威力。

    还有一些基层优秀军官,也要准备跟他们谈谈,看他们是否愿意跟自己到南方。毕竟,人不是货品,要的是他们的心。

    ……

    秦浩明掰着手指,一件一件数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甚至连去福建的行程是走陆路还是水路都考虑到。

    水路,船?

    猪脑袋,怎么忘了这一茬?

    秦浩明蓦然起身,用力一拍大腿,接着龇牙咧嘴,太激动,用力过猛。

    宣大是内陆,自然没有船只,可是山东登州有,目前这也是他的地盘??!

    天启末年,毛文龙还活着的时候,登州水军就能一次性召集水兵两万五千人,从中可见登州战备之强。

    虽然现在没落,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搞船可能有点不方便,但忽悠些水兵和造船人才总可以吧。

    反正他们现在也是浪费,原本登州应该作为反攻辽东的重要大后方,但是没能发挥配合前方战场、趁势攻入敌方老巢的作用。

    纵观崇祯时期,登州水师的主要作用便集中在,接回辽东难民、押运赴辽粮草、沟通朝鲜的信息渠道上,委实让人无语。

    可惜漕运衙门自成体系,不然利用倪宠的死,安排董长青就任德州漕运总督就好了,这也是他这个宣大总督唯一插手不了的事情。

    要说起来,宣大的资源还是蛮多的,只是梁园虽好,终非久恋之乡。

    还是回到福建、广州发展根据地才是正道。

    不过去登州之前,却是要把晋商的事情搞定之后,这可关系到他今后的发展速度。

    这次对付晋商,别看他现在气定神闲有空在月色下想七想八,其实他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底下布置不知耗费多少脑筋,调配多少人手?

    委实不敢大意??!

    如果此次能把晋商成功除掉,并榨光他们财产,他势力将初现雏形。

    如此,进可攻,退可守,无虑也!

    说得难听点,叫他立马造反他都敢,虽然对国家的破坏大了点。只是没有到那一步,暂不考虑!

    乌云飘过,把新月遮挡,庭院中的光线瞬间黯淡。

    可秦浩明却没有丝毫察觉,这些私人的事情考虑完,他又在想练饷的事情。

    大明朝廷征收的练饷,除了陕西和辽东外,其它大部分集中在宣大总督的区域内,像宣府、大同、保定、畿辅、山东、河北各镇,据是练饷征收的范围。

    可以说,随着练饷开始征收,三饷就聚齐了,同时也揭开大明灭亡的序幕。

    练饷是搜刮民脂民膏,朝廷把练饷的筹措进度当成官员考绩的主要依据。

    这就使得一些贫困地区和受灾地区的地方官,不但不申请灾难补助或者减免,而是变本加厉收取重税,横征暴敛以换取政绩,好去富裕的地方当官。

    再加上明末小冰河时代气候的影响灾难特别多,而皇权不下乡的原因,负责征收的乡绅雁过拔毛还要在里面捞油水。

    最后,终于把百姓整的没法活下去,爆发大规模的流民。

    而苦难中彷徨无依的民众,更是各种多如牛毛的邪教滋生的温床,白莲教、弥勒教、闻香教等等各种邪教,煽动百姓抛荒土地去流亡,去抢劫其他村庄。

    那些本来还想安心种地生产的农民,被抢劫之后一无所有,只能被裹挟加入流民大军,继续去祸害下一个村庄。

    流民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而那些地方上的小地主,在这种流民大军面前毫无防御能力,多半被攻破宅院抢得一点不剩。

    至于那些勾结官府造成这个惨剧的大地主、大乡绅,他们有正规训练的家丁,战斗力比大明朝的卫所兵强多了,流民其实还真不敢惹他们。

    一次流民过境十室九空,可是最终居然还有受益者!

    这些在流民潮中没走的大地主、大乡绅很自然地接受了这些“无主之地”,成了更大的地主,然后再招募流民来耕种当佃户。

    可以说,祸国殃民的流民潮,背后到处都有这些大地主大乡绅的煽动,发得都是国难财。

    如何才能把损失降到最低?或者自己也加入发国难财的行列?这是秦浩明将要考虑的问题。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