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三十九节 招揽工匠

第二百三十九节 招揽工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不用他说完,秦浩明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肯定是被贪墨了。

    大明官场,各行各业,这种事情屡见不鲜,没有才叫奇怪。

    可纵使如此,秦浩明还是气得不行,抬腿一脚,把这个太监踢得满地打滚。

    最可恶的就是这些贪腐下层百姓血汗钱的人。

    吩咐把这些太监全部打入大牢,追问财物。至于说严加拷打之类,那是不敢的。

    太监属于天子奴才,外臣无权处罚,便是把他们收监,也多少有些僭越。

    现场十几个匠头见往日对他们不可一世的太监被收监,俱到感到高兴不已,进而对眼前的青年总督产生亲切感。

    秦浩明向众匠头详细了解宣大兵仗局的情况,最后,把负责制造火器的匠头单独留下。

    “王匠头,把你这组所有人召集起来,到你们的作坊去?!?

    制造火器的匠头叫王大力,江西人,四十多岁。天启七年从南京兵仗局被征召宣府,一直至今。

    “诺!”

    王大力脸颊通红,着实有些激动。

    总督何等大的官,竟然要到作坊这样一个肮脏的地方视察,让他委实有面子,许多人怕是一辈子也不见得有。

    王大力一组共有一百七十人,其中又分为若干小组,有生产火铳、火绳枪、三眼铳等等。

    宣府是边关前沿,战事较多,故而对枪械的需求大,他们经常人手不够,加班较多。

    宣府镇火器作坊很大,里面堆满成型和未成型的各种火器,其中又以火绳枪居多。

    秦浩明缓缓走一圈,指着火绳枪问道:“你们一个月可以生产多少?”

    “火绳枪一组有四十人,若是枪管供应得上,一个技艺娴熟的工匠,一个月可以打造十五杆左右。

    只是从小人过来宣府,每月从未超过五百杆,主要还是枪管供应不上?!?

    王大力躬身说道,接着怕秦浩明不懂,继续解释,“大人有所不知,打造火绳枪最关键在于一根合格的枪管。

    而卷成一根枪管,至少需要一周时间。即使如此,真正打造火枪的过程中,枪管的合格率最多只能达到五成。

    也就是,每打造出两根枪管,才会有一根枪管满足要求,可以装枪使用……”

    秦浩明点点头,现在没有无缝钢管,按照传统工艺,先把铁片打造成坚硬的钢铁,然后通过一根坚硬的铁棍,将铁片卷成枪管。

    之后,再一次又一次重复上面动作,并且要在不出一错的情况下,才能打造出一根合格的枪管。

    即使这样,也不能保证成功的钢管不炸膛。

    见秦浩明点头肯定,王大力高兴之余有些唏嘘说道:“大人,火器制作不难,一难在钢管,二难在百炼钢数量不足?!?

    秦浩明嘿然一笑,这两点他倒是有些办法。但现在人多嘴杂,且事情未定,他不愿意多说。

    转头朝陪同而来的一百多名工匠大声说道:“诸位师傅,本督决定在福州扩大兵仗局规模,有谁愿意去南方?”

    现场寂静一片,没有人应答。宣府离福州何止千里,人生地不熟的,不知什么情况,众人如何敢答应?

    秦浩明环视一圈,不以为意,微笑着继续说道:“本督只要你们当中技艺娴熟者前五十名,一人去,全家同行。

    由总督府负责一进三房供其居住,每人每月足额十两纹银,一月休息五天。

    确定者,当场给五十两纹银作为安家费,不计每月饷银中。大家有什么问题,当场问?!?

    秦浩明此言一出,犹如重磅炸弹,把一百多人震得昏昏沉沉,纷纷交头接耳。

    每月十两纹银什么概念?

    他们现在属于匠户,和卫所兵一样,世代承袭,且为了便于勾补不许分户。

    饷银和卫所兵一样,每月一两五钱纹银,但经层层扣刻,实际到手不足八钱,并且劳动强度非常大。

    而现在这位总督大人提出每月十两,那岂不是相当于干一个月等于一年收入?

    更何况五十两的安家费,更是让他们难以自持,便是一辈子也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至于说一月休息五天,一进三房反倒让他们忽略不计,若真有这样的饷银,还敢不拼死拼活干,这些东西又算什么?

    只是,只是给得太高,反而让人感到不真实起来。不要是水中月镜中花,让人空欢喜。

    当然,也有一些胆子大的跃跃欲试,毕竟是几省总督亲自说这番话,还是有几分信服力。

    “大人,小人愿意去,只是不知如何考核?”

    匠头王大力倒是甚有决断,也不管身边议论纷纷,第一个做出选择。

    他相信眼前的年轻总督,就冲他处理盘剥他们的几个太监内官,还有一系列的战场赫赫威名,至于对他们这些低贱的匠户食言吗?

    再说,穷人到哪不是为了混口饭吃,想那么多干什么?

    王大力一开口,剩下的大部分人也抛却一丝犹豫,纷纷出声报名。

    作为匠头,王大力的技艺无疑是他们当中最优异的。作坊匠人地位低下,靠的就是自身手艺,取不了巧做不了假。

    秦浩明抬起双手,让匠人们安静下来,开口说道:“诸位,还有月余的时间,大家不妨慎重考虑清楚,再做决定。

    另外,本督不允许粗糙烂制火器,管理要求严格。所以,没有一定实力,本督概不接受。

    如果学艺不精真要勉强,反而是害了自己。

    至于考核的标准,总督府会拟定一个条陈,到时再通知大家。

    这段时间,宣府镇兵仗局将由许书办负责管理,报名的事情大家可以找他。

    现在大家请他说两句?!?

    此时,一个年近三十的士子站出来,朝工匠们团团作辑。

    他是由洪迪新举荐,名叫许杰,字进生,山东人,国子监生员。

    “诸位匠公,鄙人许杰,将暂代作坊大使一职,这段时间诸位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一定竭尽所能为,尽力解决?!?

    许杰温文尔雅,话不多,却显得极为可靠。

    应该说,他是一个比较谨慎的人,也不乏野心。于他而言,这次一个机会,一个在秦浩明心中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

    好友洪迪新告诉他,认真做事,做好事,定能在总督府有一席之地。

    秦督跟他说得很清楚,把兵仗局最优秀的工匠带回南方,目前他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唯有少言多做,尽快完成秦督的交待。

    “秦大人,没有兵仗局少监的任命罢黜,私自任免大使怕是不大妥当吧!”

    外面一阵鸡飞狗跳,隐隐约约有嘈杂是声音传来,下一阵,秦浩明耳边传来一阵阴测测的讽刺。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