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四十一节 王朴伏罪

第二百四十一节 王朴伏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午时,总督府衙前,浩子像往常一样左右巡视着,仿佛一切都没有变化。

    只是在看到前方传来马蹄声,举起右手摸了摸脑袋,便守在府门前一动不动。

    在距离总督府大概还有五十米远时,来人乖乖下马,和三个亲卫牵着马匹缓缓前行。

    “李将军,末将来晚了,秦督等急了吧!”

    来人是王朴,听到秦浩明要见自己,回家换了一身崭新的衣服便匆匆赶来。

    苦等多日,终于迎来接见,他的内心甚是激动,难道上次送的钱财发挥作用?

    “不会,秦督也刚回来不久,正在偏厅等待王将军。外面热,里面说话?!?

    浩子姓李,若论职位,只是秦浩明亲卫百户首领,当不得王朴叫他将军二字。

    可因为是秦浩明身边的人,水涨船高,王朴又是一个圆滑之人,也不足为奇。

    进入府门,几个人解下身上的兵器,交于门房。三个亲卫留下等待,王朴一人进入偏厅。

    “末将参见秦督、宋巡抚?!?

    让王朴奇怪的是,宋贤也高座堂中,赶紧毕恭毕敬向二人行礼。

    “请坐!”

    秦浩明手一抬,也没有叫他将军,淡淡的说道。

    同时,脸上闪过一丝不忍,这家伙平常对自己还算恭敬,如此对他,是不是过分一点?

    不过继而一想,留着他也是个祸害。

    这货在松锦之战逃跑,致使松山、锦州、塔山、杏山四城失陷,祖大寿举城投降。

    以至于九塞之精锐,中国之粮刍,尽付一掷,不能继续抵御建奴,最终断送大明。

    消息传开后,京师大震,王朴以首逃之罪被逮捕,法司开庭审讯,于崇祯十五年五月十九日处死王朴。

    “秦督,可是有什么事情?”

    方一坐下,秦浩明的几个亲卫便团团围住他,令他动弹不得。

    “唉,你先看看这些再说吧!”

    宋贤叹了一口气,脸色复杂看了秦浩明一眼,把案几上的一叠供词让师爷呈给王朴。

    今天的事情他原本不想掺和,再说王朴之前属于大同总兵,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奈何秦浩明不仅是几省总督,同时身上还兼着右都御史,专职纠劾百司,辩明冤枉,提督各道,为天子耳目。

    若是惹得他不高兴,亦可用此法对付自己。身处大明乱世环境,又有几人屁股干净?

    不说别的,每年运到前线的粮食,中途就要克扣掉不少,有时甚至是一半还多。文官管这种克扣叫做漂没,属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在这场分食大明帝国血肉的盛宴里,文官从来都是宴会主持人,吃得最多,叫得最欢的那一个。

    当然,除非死仇,一般没人愿意无缘无故去得罪人,王朴这一次却是不知如何结怨于年轻总督?

    宋贤声音不大,但王朴听在耳朵里,却好像晴天霹雳一般。膝盖一软,直接瘫倒在地,“秦督、宋巡抚,末将……”

    自己的事情他知道,根本不用看供词,有心想对付自己,全身是把柄。

    故而他也不敢狡辩,情知不管自己怎么解释,终究是徒劳,还不如老老实实。否则的话,谎言戳穿,自己死的更难看。

    “大人,下官糊涂,还望秦督开恩……”

    “你也知道自己糊涂呀,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

    说说吧,原来你手下的五个卫所六个关隘里,还剩下些什么东西?”

    秦浩明不紧不慢地说道。

    并非是他故意要针对王朴,只是需要一个棋子撕开晋商的大网,王朴正好合适而已。

    “下官知错?!?

    王朴冲着秦浩明磕了一个响头,起来之后,已是涕泪纵横。

    “你虽说被贬为副将,但毕竟是从二品的大员,本督也不好在这里直接办了你,自会禀明圣上,看今上如何裁断?

    在大同总兵的任上,你也有些年头了,自己都有哪些罪状,就说明清楚。

    文书,记录口供?!?

    秦浩明目视着他,缓缓的说道。

    “是,大人……”

    王朴丝毫不敢迟疑,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将自己这些年捞的银子,如数招了出来。

    晋商的孝敬分别有多少,大同边镇将领的孝敬又有多少,其中各镇将领都是吃空额、克扣军饷。

    各个卫所关隘,军用物资经由晋商走私到建奴。

    自己看到,也就睁眼闭眼。虽说也数目上略有遗漏,但大体上是没有假。

    总数加起来,都有三百万两银子了。

    大同总兵,那可是极好的肥差,守着五所六隘,而且靠近边界,随随便便一年下来,都是几十万两银子,更别说王朴干了这么多年。

    招出三百万两来,那也是往少了说,不过真落到自己口袋也差不多。

    总兵和总督不同,总督第一是文官,第二算是政治核心里的人物,几乎不用去行贿什么高官,甚至还有京官要巴结宣大总督。

    这都是你来我往的,京里的官员,有那门生故吏被调到宣府治下的三抚三镇,不都要找宣大总督照应。

    大家面子上来往,就省下金钱上的来往了。

    而总兵是武将,大明以文治武,武将稍微有点事,就得遭到弹劾。哪怕没事,也不招人待见。

    所以,花钱的地方比较多,哪年不得给京师大员送礼,捞来的银子,岂敢全部揣入自己的腰包?

    这几百万两银子,至于有一半,都走门路送到了京官手里。

    至于自己都给谁行贿了,王朴也毫不隐瞒,兵部的官员,上上下下都得打点,户部的三大堂官也要孝敬。

    毕竟银子要从户部拨下来,岂能不分点?

    都察院的官员,也得表示表示,省的他们上本弹劾自己。内阁的官员,总少不得冰敬、碳敬,这么多人加在一起,能少花了么?

    这些都是不成文潜规则,谁都知道,甚至秦浩明也知道。

    王朴把收过谁的钱,给谁送过礼,都交代的明明白白。

    贿罪加上走私,两条合在一起,应该是死罪。家中老小,最差也得摊一个男的充军,女的发教坊司。

    说完之后,秦浩明让王朴签字画押。

    “王朴,如此罪过,即便不满门抄斩,你家老小也难逃个好处。

    不过本督念在你适才老实的份上,再加上对自己的罪行毫不隐瞒和狡辩,本督会奏请皇上从轻发落,尽量不牵连你的家人?!?

    “多谢秦督、多谢秦督……”王朴痛哭流涕地说道。

    一边说还一边连连磕头,他知道,自己是必死无疑,能不牵扯家小,已经算是最大的法外施恩了。

    这话要是别人说,或许还不保准,但这是秦督说,他还是相信。

    “本督知道,宣大边镇,绝非你一人在吃空饷,只有你和晋商眉来眼去,但为什么只揪着你,想知道原因吗?”

    拿到王朴口供,秦浩明心情大好,盯着王朴多少有些不忿的表情,微笑着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