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四十九节 收网

第二百四十九节 收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十二年的五月初,宣府镇人心惶惶,风声鹤唳。

    尤其是宣府至大同、太原的路上,无论是白昼还是暗夜,铁骑声声,不绝于耳。

    军队、夜不收、传令兵组成一张张密不透风的大网,笼罩着宣大边关炙热的天空。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抵是指如此。

    天刚破晓,残月尚高挂空中,太原城里的居民还在沉睡。

    张松荣和太原通判张新发骑着骏马缓缓前行,前后是几队全副武装的士卒,迈着整齐的步伐一路小跑,来到位于太原城东南区域的一所豪宅前。

    这所豪宅占地极广,单完全围住它就需要几百人。

    外表更是异?;?,青砖绿瓦砌成的高大围墙,朱红色的梨木大门和金色的铜环,以及摆放在府前张牙舞爪的石狮子,无一不彰显着这座府邸主人的财富。

    大门上的牌匾上,用金漆写着“太原黄府”几个斗大的字。

    千户李向贵和所有士卒一样,全身都披挂着山文甲,手上持着一把闪着寒光的腰刀。

    张松荣下马缓步走到这座大宅门前,冷眼看了看悬挂在大门前的两盏气死风灯,转头问道:“李千户,将士们都准备好了吗?”

    手持腰刀的李向贵闷声道:“启禀将军,兄弟们把这座宅子全部围住,几个小门也有人看守,保证连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把门给砸开!”

    “诺!”

    李向贵大手一挥,立即就有十六名膀大腰圆的士卒,扛着一根海碗粗的圆木走到大门前,随着旁边的小旗一声令下,将士们喊起号子开始撞门。

    “轰……轰……轰……”

    巨大的声响在这清冷寂静的早晨,犹如一声声怪兽的巨吼传遍了整条街道。

    黄府门房老张头已经今年五十多岁,原本在乡下给人当佃户,借了在黄府中当管事的远房侄子的光,得谋了一个门房位置。

    说实话,自打当上这个门房后,他的日子可比给人当佃户强多了。

    黄家可是太原府最大的粮商之一,府里自然不缺粮食,老张头在这里不但吃得饱穿得暖,而且还不时有那些求老爷办事的小商户孝敬,日子别提有多滋润。

    “哐当……哐当……”

    珍惜幸福日子的老张头,手里拿着锣鼓用力的敲起来,很快,便有一队约五十几人的家丁手执腰刀、枪支赶来。

    黄家这几十年生意越做越大,家丁自然不止几十人,只是大多分散在外,作为山西省府,有几十人护家也足矣。

    “发生什么……”

    黄府护卫首领还问完,坚硬的的大门就轰然倒塌,在一阵尘烟弥漫中,一队人马就冲了进来。

    “你们这些混蛋,知道这是谁家的府邸吗?你们竟敢弄坏黄家的大门,知不知道你们犯了多大的罪过?

    我告诉你们,只要我家老爷一张名帖送到府衙,你们一个个全都得蹲号子!”

    忠于职守的老张头并未看清状况,可丝毫不影响他长期建立起来的心里优势,朦胧中依旧破口大骂。

    突然,老张头原本嘹亮的叫嚣声停下来。

    原来一把冰冷的刀锋已经架到了他的脖子上,刀尖上传来的冷意,仿佛传到了他的心里,化成了冷汗从脑门上直流。

    “全部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随着冷漠的声音传来,老张头原本略带老花的眼睛,就着晨光终于看清眼前所发生的事情。

    此时他的面前站着一位身材高大,全身披甲,外面罩着一身红色鸳鸯战袄的大明军官,正冷冷的看着自己。

    “军爷饶命!军爷饶命!我们家老爷正在后院歇息?!?

    已经被黄土埋到嗓子眼的老张头,对不吃眼前亏的道理领悟非常深刻,立即就做出了正确的回答,并且还用手指明了方向。

    “全部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通判张新发再次向黄府家丁重复,他不希望造成血流成河的场面。

    见是官府行为,黄府家丁放下手里的武器,乖乖被俘。除非造反,否则,谁也不敢和官府为敌。

    “所有人听好了,一个人也不许逃脱,如若遇到反抗者格杀勿论!不准违法乱纪!”

    “诺!”

    李向贵身后的数百名将士齐齐应了一声,立刻持着刀枪火器朝着内院开始冲了进去。

    很快,这座原本宁静肃穆的府邸里立刻就响起了一阵阵尖锐的惊叫声……

    众亲兵拥着张松荣走向内院,一路上看见一群群的奴仆下人被众将士押解着往前院而来。

    其中还包括许多虽然衣衫不整,但看起来是少爷小姐模样的人。

    此时,一队将士押着一名年约六旬,衣着凌乱但精神却异常健硕的老头走了过来。

    “张将军,请问黄某犯了何罪,竟然需要大军出动?”

    这老者正是黄永发,与张松荣也是旧人,他不无悲愤的说道。

    “想必你比我更清楚,私通建奴,走私军用物资,不知是,还是不是?”

    张松荣脸色肃穆,独眼紧紧盯着黄永发,充满骇然的杀气。

    诚如秦督所言,这些无良商人,勾结朝廷大臣,打着“不与民争利,藏富于民”的旗号,背地里却行着龌龊的勾当。

    前线将士打生打死,他们却将军需物资倒卖给建奴,替异族通风报信,让人尤为可恨。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他们过着花天酒地的糜烂生活,这些表面上地位卑微的商贾,实际上却拥有着巨额的财富和权势。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黄永发心里沉入谷底,口中却非常自信的辩解着。

    前段日子,范家、梁家、王家出事,被朝廷以私通建奴之罪缉拿归案,他们其它几家就已经收敛许多,也做了一些准备工作。

    烧毁和大清往来的信件,辞退原本驻扎在商铺的暗探,甚至连生意都不做,为的就是防止朝廷再次发难,却是不知他们有何新的证据?

    “若是想让黄家还有机会留存下去,本将希望你认真想清楚,应该如何做?言尽于此,听不听随你?带走!”

    看着故人份上,张松荣指点两句,继而挥挥手,让将士把一脸死灰的黄永发带走收押。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