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五十二节

第二百五十二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许杰说完,不待众人发问,转身就走。

    这些千户把总,基本上都是世袭,身家大多不菲。

    按秦督私下所言,皆是蠹虫之货,难堪大用。唯有些许家资,或能体现他们的价值。

    故而,利用晋商之事为契机,对他们进行调整或罚没,便也顺理成章。

    许杰跟随秦督时间不长,然短短数月时间,纵观他所作所为,令一贯高傲如他,唯有赞叹二字。

    说起来,许杰也是官家子弟出身。

    其父徐孺亭,字孟侯,号东郊,歙县上路人。万历三十二年进士,授中书舍人,后累迁广西道监察御史、右佥都御史。

    崇祯初年,起用为南京通政使,升兵部右侍郎,旋自免归。

    其自身入学国子监,和秦督幕僚洪迪新乃同年。

    崇祯十一年,初闻复社巨子张溥对秦浩明大加赞赏,他尚不以为意。

    之后的事情,则令他眼花缭乱目不暇接,整日里俱是秦浩明的消息。

    终至最后,竟然高升至五省总督之职,文人中最显赫的位置。

    至此,他才动了想要见识的心思,究竟是何等人物?何等才情?方能让如此多人赏识?最终走到如今这一步?

    不得不说,成功委实没有侥幸。

    秦督的才艺他无从考察,唯有从日常行事中略窥一二。

    别的不知道,自己初次负责的宣府兵仗局,亲眼目睹他改变上千年的传承,大规模造出百练钢。

    接着又用几个时辰,解决铁匠从事一辈子而无法解决的无缝钢管问题,此等手段,世间几人可为之?

    便是总督府日常事务处理,自己看他好似随意为之,如今想想,却是处处有深意,令人叹服。

    难得的是他不落俗套,润物无声,悄然间改变许多事务,却令人无从察觉,这才是本事,这样的人,值得他期待和追随!

    “秦郎,这是婉儿为你纳的福履,试试合脚否?婉儿好修改?”

    总督府后院,有个不大的小空地,稀稀疏疏间种了一些花花草草,平常是秦浩明用来锻炼身体的地方。

    靠近东南墙角,摆放几张矮凳和茶几,那是晚间秦督大人休闲的场地。

    今天,是戚婉如首次拜访总督府,怪不得许杰说他无暇在身。

    未婚妻首次上门,秦浩明自然要推掉一切公务,陪戚婉如畅游总督府。

    “不错,不错,终于有人为我纳鞋,今后再也不要四处寻找鞋铺?!?

    秦浩明接过戚婉如递过的福履,左右细看,发出爽朗的大声赞叹。

    福字履用绒锦、棉布面料制作,履头正面绣金福字,字旁以云形围边,履帮侧面镶卷叶纹缎子履口,衬宁绸为心,下配八层布托毛底正绱,加烫白干粉。

    望着上面密密麻麻的针线,秦浩明就可以知道佳人有多用心。

    哪知戚婉如却会错意,以为秦浩明年幼失怙,生活艰辛,从小没有家人为他织衣纳鞋。

    眼眶微红,臻首低垂柔声道:“秦郎切莫伤感,婉儿今后自会打理?!?

    秦浩明一怔,忽而醒悟过来,明白佳人怜惜自己在大明的身世。他不禁有点动容,心中充满幸福感,能得一善解人意的娇妻,此生无憾矣!

    “婉儿,你是缘何得知尺寸,真是合脚?!?

    秦浩明穿上福履,走动几步,大小合适,非常舒服。

    “婉儿请人问过秦郎的亲卫,故而得知?!?

    戚婉如娇憨一笑,俏脸布满红晕,甚是可爱。

    “哈哈哈……这些小子出卖本督,泄露军情,却未告知,应该重罚?!?

    戚婉如如此做法,证明她心中有自己,而不是被动的听父命,秦浩明心中委实畅快,不禁打趣说道。

    “他们可是高兴得紧,秦郎可切莫责怪。否则,小女子岂不成了罪魁祸首?”

    戚婉如嫣然一笑,理了理垂下来的发髻,眼角轻转,横了秦浩明一眼。

    望着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的戚婉如,特别是这不经意的风情,让秦浩明小腹一热,心里一叹,确实要结婚了,不然恐怕要欲火焚身矣!

    还好,当初答应戚纲这门婚事,否则真要错失佳人。

    “秦郎,哪里不舒服,怎么脸色血红?”

    戚婉如见秦浩明瞬间气血上涌,以为他身体不适,急忙问道。

    “哦,没事。不是,有事,想如厕?!?

    秦浩明语无伦次,首次有点手足无措,色不迷人人自迷??!

    秦浩明老脸一红,后世自己也是二十七八岁的大叔,被一个小萝莉迷住,害臊??!急忙转身匆匆离去。

    “噗嗤?!?

    戚婉如想不到秦郎贵为五省总督,也有如此难为情的时刻,心里不禁甜如蜜。

    当初父亲要帮自己介绍军中俊杰,自己还以为是五大三粗的军汉,心里不喜。

    在他再三保证下,以及后来一系列关于秦郎的传闻,自己才渐渐放下心来。如今看来,真是自己的福分,得觅一段好姻缘。

    最主要的,秦郎不是呆头呆脑无趣之人,反而甚有情趣。想到这里,她不禁娇羞地垂下头,俏脸也像秦浩明一样,渐渐布满红霞。

    “夫人,秦督呢?总督府外锦衣卫骆指挥使求见?!?

    戚婉如娇羞之际,亲卫小虎进来禀告。

    “稍等片刻,秦督就来。没有什么大事吧,怎么锦衣卫指挥使会来宣府边关?”

    锦衣卫过往的赫赫凶名,即使戚婉如是一个小女子,也是多有耳闻。害怕他们是来找秦浩明麻烦,她有些焦虑。

    “锦衣卫现在就是病猫,大事哪里轮得到他们?婉儿随便逛逛,我去去就来?!?

    随便找个地方平复身体反应的秦大总督,此时恢复常态,听见戚婉如语气中有担心的味道,大咧咧的对她说道。

    秦浩明说这话,还真没有吹牛。

    今非昔比,过去令人胆战心惊的锦衣卫,在崇祯年间,被文臣、东林党人等真如病猫一样看待。

    锦衣卫历任指挥使,就属骆养性活得最窝囊最憋屈。

    生平唯一件大事,就是揭发周延儒督师出京与建奴交战,一矢未发,竟谎报大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