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五十三节 联手

第二百五十三节 联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舍此之外,骆养性和锦衣卫在崇祯年间,再无一件拿得出来说道的事情。

    戚婉如甜甜一笑,扬扬小手,默不作声。她是首次见秦浩明如此嚣张,锦衣卫是不是病猫她不清楚,但凶名在外是真。

    不过,秦郎如此霸气自信,她心喜之。

    穿过廊廓,行至总督衙门外厅,远远看见骆养性穿着飞鱼服,系着鸾带,挎着绣春刀,静静的坐在客厅。

    “下官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参见秦督?!?

    脚步声惊醒正在沉思的骆养性,他站起身,上前两步作辑行礼,以示尊敬。

    弱势的凤凰不如鸡。

    过往,锦衣卫权势如日中天的时候,他虽说是正三品的指挥使,但对上正二品的总督心里并没有任何弱势。

    甚至,由于他们直接向天子负责,地方官员见到锦衣卫的人都是毕恭毕敬,一点不敢大意,称为钦差。

    奈何形势比人强,时过境迁,不提也罢!

    “骆指挥使客气,请上座?!?

    秦浩明手一抬,语态甚恭。

    “使不得,秦督请!”

    骆养性摇摇手,自顾坐在下首位置。

    开玩笑,即使在权盛时,锦衣卫也要看人下饭,何况是现在。

    这位弱冠之龄的年轻总督可是简在帝心,炙手可热。

    连当初信王府的老人,极得今上信任的高起潜都斗不过他,确实需要他认真对待。

    秦浩明也不勉强,吩咐亲卫上茶,笑着说道:“不知骆指挥使此次出京,光临宣府有何贵干?竟要劳动大驾,本督着实好奇?”

    “实不相瞒,此趟专为缉拿高起潜而来,尚需秦督援手帮忙?!?

    高起潜镇守宣府多年,手下自然有一套人马。虽然他应该不敢抗旨不尊,但出于稳妥起见,骆养性还是先找到总督衙门。

    当然,此举也不无卖好之意。

    秦浩明和高起潜的矛盾,随着双方密疏上奏,在高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现如今胜负已分,骆养性是聪明人,自然明白要如何做。

    “此事,本督义不容辞!却是不知今上是何意?”

    果然,一听此事,秦浩明也不矫揉做作,当场面露笑容立马表态。

    趁你病,要你命。

    官场斗争从来没有温情脉脉可言,特别是对于高起潜,秦浩明更是打起十万分小心。

    毕竟高起潜也不是易于之辈,屡战屡逃,却依旧深得崇祯信任。

    切莫打虎不成反被虎伤,要就一次打倒他,让他不得翻身,再次为祸。

    可是,崇祯的意思很关键,是小戒还是大惩?

    如此,他才好操作。

    “晋商和高起潜勾结,皇上是知道的??墒俏颂颖苌蟛?,竟然杀人,皇上如何能够容忍?

    故而,让镇抚司派出几位刑讯高手,务必查清此事原委?!?

    锦衣卫是传理皇帝钦定的案件,拥有自己的监狱,可以自行逮捕、刑讯、处决,不必经过三司。

    当然,高起潜是崇祯奴才,根本不要经过内阁同意。

    秦浩明一听,查清原委?

    不行,此事尚有变数。

    崇祯对大臣狠辣,对太监,尤其是从信王府出来的太监,却多有宽仁。

    若是高起潜哭诉或者有其他人帮忙求情,怕是崇祯会心软也不无可能。

    “审讯高起潜,骆指挥使可有什么方略?”

    秦浩明沉吟片刻,方才盯着骆养性缓缓问道。

    要想置高起潜于死地,没有骆养性的配合会留下许多后遗症。别的不说,单是崇祯的疑心就是阻碍他今后发展的制约因素。

    认真说起来,镇守中官是和他同一个层面的官员,有权监督、弹劾所在地区的文武官员。

    还可举荐、请留甚至奏罢地方长吏,只是没有升迁罢黜官员的权力,也没有考察官吏的职责。

    如果没有过硬的罪名或者非杀的理由,崇祯会如何想?

    “请秦督教我?!?

    骆养性大喜,随即诚恳的说道:“高起潜长期担任宣府镇守中官,权高位重,极得圣眷。

    而锦衣卫这几年权微势弱,早已无复当年威风。无论如何,只要审查高起潜,这个怨算是就此结下,再无丝毫转圜的余地。

    既如此,只有彻底除掉他,骆某方能高枕无忧?!?

    讲到这里,骆养性唏嘘不已,大有虎落平阳被犬欺之感。

    这几年,被压制得实在太狠,气焰全无。若不是高起潜身份特殊,皇命难违,他实在不想参与进来。

    作为锦衣卫指挥使,他深知政治斗争的肮脏和残酷,和稀泥,墙头草的事情,在官场上基本不存在。

    因此,这也是他一到宣府,便立刻来找秦浩明的原因。

    聪明人,同时,也是一个狠角色。

    “甚好,要想除掉他,单凭贪赃枉法、行事跋扈等空话恐怕不够,必须有足够的证据和事实。

    这些事,本督在你走之前会处理妥当。

    骆指挥使只要放开手脚,从高起潜身上挖出脏银上百万两即可。

    对了,本督的人会和你一起审讯,有问题吗?”

    秦浩明手指敲击着茶几台面,眼睛微闭,问道。

    若是骆养性愿意,双方算是走在同一条道上,今后或许有进一步的合作。

    残阳终究落幕,仅有的一点余晖抛洒在骆养性身上,恰如他此刻起伏的心情。

    不可否认,今日总督府的目的已经达到,甚至超乎他的预期,高起潜虽然是镇守中官,有权监军、随军出征。

    甚至根据需要调遣所在卫所官军,却不可单独领兵及擅提军职。

    故而,在真正的实权上,和朝廷任命的总督还是有一定的差距。

    如今,秦浩明愿意和他联手除掉高起潜,事情基本无忧。

    可让他忌惮的是,经此一事,双方可谓是相互勾结,于他而言,却不知是好是坏?

    目前,依照自己的处境,对方是强势一方,可以肯定,话语权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今后受到的制约怕是不少?

    “可!一切单凭秦督做主?!?

    残阳落下,余晖不再,天色黯淡下来。

    骆养性反而做出决定,毅然决然说道。

    锦衣卫是沉沦还是东山再起,何妨一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