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五十六节 水师革新

第二百五十六节 水师革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随着登州卫众人古怪的眼神,在沈寿崇铿锵有力且略带气愤的语气中,秦浩明才了解登州卫的部分情况和困难。

    主要说来,还是时局影响着登州卫水师,有三点是大坏境所致。

    第一,沿海卫所空虚,水师士气低落。

    水师是世袭的职业军队,待遇微薄,比之陆军更有不如。每一月粮饷仅一石,加之受军官的盘剥,生活困苦。

    作为军饷来源的军屯,由于贵族军官的侵占日益减少,使粮饷不济,士兵大量逃亡。

    在数量锐减的同时,士兵士气低落,战斗力严重下降。

    士兵衣食无着,漫无纪律,军官不知作战,只知道盘剥士兵,官兵互相视若仇敌,可谓无用之将,统无制之兵。

    第二,舰队减少,舰船破损。卫所军的锐减,也导致海军人员的锐减,如登州卫水寨缺额达百分之六十五。

    第三,海防战略退步,海防线内缩。

    明初实行进攻型的防御战略,针对来自倭国海上威胁,大明每一年都派出上千艘战舰在南北海域内巡逻,即所谓春巡与夏巡。

    首先以舰队巡逻于海上,警戒侦察和寻机歼敌。当倭寇深入内海,则利用报警通讯系统,集中海军与外岛守军协同歼灭。

    此外大明水师还经常出动舰队攻击敌占岛屿,粉碎倭寇的基地。

    总之,歼敌于海上是大明海防战略的核心。

    之后,大明朝廷财政困难,大明水师开始收缩海防线,远洋舰队被召回,大型舰只停止建造,岛屿基地被放弃,海防线被从远海甚至外洋压回海岸。

    沈寿崇的父亲沈有容在登州水师巅峰时服役,如今的惨像自然让他痛心疾首。

    故而,他明知此举类似于向上官揭发,会得罪军中同僚,但他还是不管不顾说出其中的弊病。

    秦浩明坐在中军大案,认真听完沈寿崇的控诉,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大明朝廷战略错误,丧失良机,固然有各方面的原因。但这其中,又何尝没有这些基层军官的推波助澜?

    不过,人生百态,有贪腐,就有清廉,总还是有为国家为大明着想之人,例如眼前的沈寿崇。

    “欲国家富强,不可置海洋于不顾。财富来于海,危险亦来自于海上。

    一旦他国之君夺得海洋,则华夏危矣。大明舰队曾经战无不胜,可用置于扩大通商,制服异域,使其不敢觊觎海洋。

    如今困顿至此,连区区建奴在边,亦无力骚扰,更谈何进攻他土?

    此乃大明水师之耻,希望诸君共同努力,重现大明水师辉煌?!?

    秦浩明蓦然站起身,双手摊开,据案而立,目光威严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

    “诺!谨遵秦督令!”

    不管众人有什么想法,在这个关节眼上,是没有人胆敢有反对声音。

    “然水师有许多弊病,如人身上之肌瘤,必须加以革除,方能重新焕发活力。

    本督不妨明言,今后登州卫将有许多新举措,或有损害在场诸位之举,譬如吃空饷,譬如每天操练等。

    有谁自认为难以忍受或者有其他好的去处,请在三日后本督离开之时提出,或许本督可以酌情安排,好聚好散嘛!

    但若留下,又想和以往一样,则休怪本督心狠手辣不讲情面?!?

    说到后面,秦浩明厉声疾色,语气冷峻异常。

    非常之时行非常手段,再想如太平年间一般,你好我好大家好,只不过是把项上人头让鞑子像割韭菜一样。

    此言一出,场中有几人面有踌躇,其中一个千户小心翼翼的说道:“启禀秦督大人,不吃空饷下官可以做到。

    只是每天操练,怕是弟兄们的身体扛不住。另外,训练的枪炮等损耗不菲,怕也是一笔大开支?!?

    他说的是实话,其他人纷纷点头附和。

    大明一日两餐,伙食不谈也罢。能够做到三日一操甚至五日一操,已经算是强军。

    至于说每日操练,近些年闻所未闻,或许大明建国初期尚有可能。

    “诸位请放心,本督既然如此严厉要求你们,自然会在军需方面有所保障。

    粮饷、器械、衣服等等,一定会足额发放甚至有所增加。

    只不过,今后登州水师将分成正兵和辅兵两部分,正兵每月饷银二两,辅兵每月一两纹银。

    每服役一年,增加五钱饷银,五年后可自行选择是否继续服役。

    无论正兵还是辅兵,一律一日三餐,保证将士们伙食充足,有鱼有肉。

    当然,将士们以后的饷银将由卢郎中统一发放……”

    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中,秦浩明把今后对于登州卫的设想一一道出,有礼有条。

    另外,还从制度上断绝了军官吃空饷的可能性。

    “秦督,那正兵和辅兵如何挑???如那等老弱之人又如何解决?粮饷是由济南府还是宣大总督府提供?”

    此事已经涉及到具体改革军制,别的不说,单是私自提高登州卫将士饷银,就已经是类似于募兵制。

    事关切身利益,海防游击程达必须问清楚。

    “程将军问得好!”

    秦浩明随口称赞一声,接着继续说道:“登州卫乃军港,不管大小据是军户,本督不会弃之不理。

    然边境不宁,战乱四起,既然从军,便免不了战场厮杀,以命相搏。

    可军中多有老迈将士,有心杀敌,奈何力不从心?且大多疲于训练,上阵只不过徒费性命而已!

    所以本督决定,从登州卫现有万余将士中,挑选五千人组成水师陆战队,日夜训练,保证其战斗力。

    顾名思义,水师陆战队,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擒蛟,方能水陆两战,才能称之为精锐。

    便是这五千人中,本督也决定精益求精,只要训练合格的三千人,裁汰不合格者,一律编入辅兵队伍。

    至于说粮饷,不论是济南府还是总督府,一定双向保证。

    即使本督离开以后,卢督也一定会坚决执行下去,请程将军无需担忧!”

    秦浩明有条不紊,微笑着一一讲解清楚。

    ps:感谢书友颜蛰的打赏,感谢诸君每日投票支持,祝愿大家父亲节快乐,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