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六十节 男大当婚

第二百六十节 男大当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月夜皎洁,轻盈地播撒在登州城的每个角落。十九的月亮算不得残月,尚是圆盘一个,默默地见证着登州的改变。

    秦浩明在和登州船厂匠公们讨论完之后,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子时一刻。

    徜徉在夜色之下,听着海浪声声,他心事重重,脸色肃穆。

    倒不是今晚事情不顺,有什么波折困难。

    恰恰相反,高额的饷银,全新的思路,今晚的讨论可谓空前热烈,大家纷纷献言献策,让登州船厂每位匠人看到希望。

    只是最后时刻,船厂匠头因为感激向他跪拜,说再也不要四处逃荒,引起了他的警觉。

    细问之下才知道,今年山东干旱严重,官府虽然全力组织民众抗旱,但河流断流、湖泊干涸,凭人力无法与老天对抗。

    旱情蔓延,就连早有准备的地主富绅也难以抵御这百年罕见的大旱。

    六月小麦几近绝收已成定局,这对占田广阔、积蓄颇丰的士族庄园来说还可咬牙苦熬,干旱总有过去的时候。

    但对脆弱的自耕农就完全没法生活了,官府税赋要交,妻儿老小要养活,没有别的出路,只有把自己的课田贱卖。

    然后拖儿挈女、悲悲切切往那干旱不甚严重的他乡逃荒去,或为雇农、或为流民,沦落到社会最底层。

    而大旱之年还有财力购买土地的自然是士族大地主,仁厚一些的也就罢了,更多的是刻薄只知聚敛的世家大族。

    借灾荒逼迫百姓以极低的价格兼并其土地,使得百姓要么背井离乡,要么成为士族庄园的依附民,受官府、士族的双重赋役剥削,苟延残喘,处境艰难。

    宣府是边镇军管,虽有百姓,但大多都是军户,多少还有点保障。

    在加上秦浩明在宣大大力推广兰州大水车,巡抚宋贤的一系列防旱措施,故而情形要比山东好上许多。

    “去把董千户叫来?!?

    秦浩明朝默默跟在身后的张云说道。

    有些事情是要早做布置,山东如此,宣大亦如此,那河南、河北、陕西、甘肃等地呢?

    想到张献忠已经反复,李自成即将卷土重来,马应龙磨刀霍霍,秦浩明内心委实忧虑。

    历史上,不正是自然灾害和三饷的征收,方才让叛贼死灰复燃,最终灭亡了大明,让建奴捡漏入鼎中原吗?

    五月十九的月亮升起在登州桃林树梢头,清辉洒落,桃香阵阵。

    小溪流水无声无息地流淌,只在狭隙处、石磊处、曲折回旋处,方将汨汨水声送到庭院前。

    万庭居是登州城富绅的私宅,亦是秦大总督的下榻之处。

    这是登州卫众人的安排,秦浩明没有拒绝,一味的特立独行,并不是融入大明官场的方法。

    况且,这原本是无伤大雅的事情,拒之伤人心。

    此刻,便显出万庭居的便利性。虽是深夜,但秦浩明没有睡,万庭居派来服侍的下人是不敢睡的。

    吩咐他们炒几个菜,准备酒水,在庭院中摆开桌子,秦浩明打算和董长青、张云、卢欣荣好好聊聊时局。

    圆月当空,把酒言欢,岂非人生乐事?

    可惜余佑汉在临浦镇守家宅,操练护卫队,不能成行。否则,当初亲密的战友算是在他乡聚齐。

    很快,董长青和张云有说有笑一路过来。两人许久未见,可当日临浦的交情并未生疏。

    “先喝一杯,伯玉两杯,不然无法尽兴?!?

    四人刚落座,秦浩明暂时忘记隐忧,笑意盈盈对三人说道。

    对他来说,这三人和远在临浦的余佑汉,是他在异世的朋友,或者说战友,有着特殊的感情和意义。

    “秦督口谕,伯玉遵之?!?

    卢欣荣原本性格开朗,加上最近事情顺利,整个人好像又恢复年少时的谐趣,所谓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抵如此。

    “伯玉酒量大,要三杯才行?!?

    张云唯恐不乱,大声囔囔。

    他和卢欣荣长久呆在临浦,二人交情与日俱增。特别是现在又搅到一起,相互配合掌控登州卫,自然更感亲切,相处起来特别自然。

    “大胆,一个小小的武将既然敢命令本郎中,不知天高地厚。不过,若是你和柔儿还差不多?!?

    卢欣荣挤眉弄眼,戏谑张云。

    “老卢,你怎么……”

    张云脸色涨红,偷看秦浩明一眼,下面的话却不知如何说。

    同时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暗自感激卢欣荣,此事委实无法和兄长说明。

    如今秦家不比当初寒酸落魄,兄长贵为五省总督,作为他从小长大的兄弟,若是娶一丫鬟,传扬出去有碍秦家声名。

    特别是自己如今也是官身,兄长恐怕更是难以同意。

    奈何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栖,不知所解。

    更何况张云懵懵懂懂间,初涉情感一事,明知不妥,然爱极柔儿,渐成心事。

    “哦,云弟心仪柔儿,为兄倒是忽略了。不过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到时咱们两兄弟一起成亲便是?!?

    听到此话,秦浩明倒是未想太多,高兴地饮尽杯中酒,兴奋的说道。

    “秦督,柔儿的身份……”

    卢欣荣是想帮张云没错,可也是让其纳妾而已。哪里想到如此简单,怕秦浩明有所疏忽,急忙提醒。

    “此事无妨,伯玉多虑。

    两情相悦最是难得,不必强求门当户对。今后云弟真若是还有其他良配,一并娶之即可!

    只是切莫辜负佳人心意,让柔儿哭泣?!?

    秦浩明此话既是对卢欣荣说,也是对张云说。

    作为后世人,秦浩明并没有时下迂腐的观念,特别是这个年代又不是只能娶一个,何必矫情?

    至于说什么门第之类,最是让他恶心。这世上,真有谁比谁高贵吗?

    狗屁!

    还不是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若剥开了,比之平民百姓不知肮脏多少?

    “谢谢兄长,兄长英明睿智……”

    张云压在心里的巨石不复,嘴里的阿谀奉承之话滔滔不绝。

    “怂货,自己不敢讲,还要伯玉代劳?!?

    秦浩明拍了一下张云脑袋,笑骂一句,心里却着实欢喜。

    PS:感谢书友颜蛰打赏,感谢大家月票支持,争取再码一章,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