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六十二节 冲突来临

第二百六十二节 冲突来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嗯,秦督言之有理!

    伯玉这几日跟将士们多有交谈,水师是一个相互配合的兵种,且各种船只俱有各自妙用。

    譬如轻型火龙船,分三层,以生牛皮为护,上有铳眼,中置刀板,钉板,下伏士兵。两侧有飞轮,四名水手。

    先伪败于敌,诱敌登船,开动机关,使敌从上层落入中层刀板钉板中。

    而鹰船,两头尖翘,不辨首尾,进退如飞,机动性强。四周用茅竹密钉以掩护,竹间留铳眼。常冲入敌阵,与沙船配合。

    再如巨型三桅炮船,大明水师主力,身高大,首昂尾翘,航行迅速,不惧风浪……”

    夜已深,涛声阵阵,卢欣荣把自己四处了解的一一道来。

    他记忆惊人,又善于分析总结,若不是众人知道他其实是水师门外汉,乍然听之,还以为是行家。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秦浩明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将水师托付于他。如今看来,就冲这份肯专研的精神,水师无忧矣。

    “短短数日,伯玉能有此认识,当浮一大白?!?

    灼灼月色之下,秦浩明举起杯中酒,一饮而尽,内心喜之。

    只是,由于时代限制和见识原因,有些观点却要提醒他。

    “伯玉切记,以快打慢,以大打小,以优势火力远距离打击敌人,是海战发展的永远方向。

    而火攻、攀舷战等必将淘汰,具体的自己去研究,好好琢磨,这也是本督给你任务。

    另外,军队必须要有专业性。

    过往,登州卫粮饷不足,用福船充当商船,私运货物,虽不合朝廷法度,但情有可原。

    现如今,伯玉无需担忧粮饷问题,那么军士就需做军士该做的事情。

    当然,稍作变通一下也可。譬如帮商户护航,既可得?;し?,也可以沿途训练,摸清水文航线等。

    再如若有建奴、倭国船只,倒也不妨一网打尽,既锻炼海战能力,或许也能有点缴获,给将士们打打牙祭?!?

    大明船只种类繁多,像什么苍山船、车轮舸、赤龙舟、连环船、蜈蚣船等等,林林总总怕是有几十种之多。

    在说明大明水师先进性的同时,有些战术其实已经落后,武器是改变战法战术的关键。

    当然,事情也不必一下子说透,让他自己慢慢琢磨体会,等到燧发枪出现,火炮射程增加,他自然会醐醍灌顶融会贯通。

    对于张云,秦浩明则反复交代,务必在抓住军心的同时,培养战士的血性。

    一支部队是否堪称精锐,训练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要有与敌人敢战的决心和意志。

    否则,一切皆休。

    “兄长请放心,云弟明白?!?

    张云呡着嘴唇,并未多说,只是心中暗下决心,誓要建一番功业,不负兄长提携。

    怀里揣着兄长亲自誉写的海军陆战队训练守则,让已经有带兵经验的他信心满满。

    作为大明新的军种——海军陆战队,将由他张云一手创建,想想就令人壮怀激烈。

    长兄如父,更或许是喝酒的缘故,兄长今日有点絮絮叨叨。

    一会儿讲军纪,一会儿讲选兵之法,一会儿讲战术,口齿渐渐不清,但却让张云心中甚为舒暖。

    是晚,凉风习习,在广袤无限、悠邃深沉的夜空下,四人围绕着今后的一些规划,就着小酒,细细探讨,好不惬意。

    次日饷午,秦浩明犹自卧床酣睡不醒,他好酒,但酒量算不得好??上?,难得的悠闲,被亲卫急速脚步声惊醒。

    “秦督,秦督……大事不好,卢郎中和嘉定伯府护卫正在对峙,随时有可能失手闹僵起来?!?

    碾子满头大汗,前胸后背皆湿漉漉,也顾不得秦浩明正在酣睡,急忙进来禀告。

    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上,怎么就招惹上嘉定伯府呢?

    “嘉定伯府,周奎?周皇后的父亲?崇祯皇帝的岳父?”

    秦浩明赤裸上身,只穿一条亵裤,盘旋双腿,晃着发沉的脑袋,不急不躁的思考着。

    周奎,字云路,顺天籍,南直隶人。

    皇后周氏的父亲,初为算命人。因女儿立为皇后,封嘉定伯。

    此人性甚吝啬,崇祯十七年,崇祯悬令助饷,特遣司礼监徐高负责此事,多方动员之后,很不情愿地捐出二千两银子。

    徐高曰:“老皇亲如此鄙吝,朝廷万难措手,大事必不可为矣!”。

    北京城陷落,周奎及全家都被李自成捉拿,在妻子、媳妇被迫自缢,长子被打死。

    自己和次子、侄子被严刑拷打几乎丧命之后,不得不交出七十万巨款和全部家产田地,约值五百多万纹银,可谓愚昧之人。

    只不过,愚昧虽愚昧,那是李自成兵临城下之后的事情,现在的嘉定伯周奎作为外戚,却是炙手可热。

    “秦督,今日卢郎中和曹千户出海巡航,遇到嘉定伯府商船,对方不肯接受检查也就罢了,哪知还恶语伤人?

    故而,卢郎中准备强行扣押,派人向秦督回禀此事?!?

    碾子把前因后果急忙复述一遍。

    “卢郎中正在执行公务,派兵增援,把人和船先扣押再说?!?

    既然已经闹起来了,那就必须要有个说法。

    此时服软不仅没有丝毫用处,反而让对方更有说词,况且,这也不是自己的风格。

    皇亲贵胄又如何?

    皆是该死之徒!只知与民争利!

    若不是看在周皇后的面子上,算什么东西?福王都敢动手脚,更何况嘉定伯府下人?

    只是想不到卢伯玉甚有胆子,内心还是有文人的傲骨在,不然,他绝不敢如此?

    “诺!”

    碾子虽面有忧色,但还是领命离去。作为亲兵队长,虽有想法,但无条件执行命令是他的使命。

    既然已经做了决断,秦浩明思考的就是事件的后续进展,是否能把控局面?

    说起来,自己崛起太快,一直都是在军队中,基本没有与朝堂大员、皇亲贵胄有正面碰撞的机会,想不到不经意间就发生。

    对方是炙手可热的外戚,可自己现在也是位高权重的五省总督,真是火星撞地球,应该可以博人眼球矣。

    想到这里,秦浩明自得的笑笑。

    PS:感谢书友颜蛰一而再再而三的打赏,有心了!感谢诸君每天投票支持,小子唯有写出好故事回馈大家,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