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六十三节 私盐之利

第二百六十三节 私盐之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大人,请让婢子来侍候梳妆打扮?!?

    秦浩明洗漱完毕,万庭居派来服侍的丫鬟彩儿穿着乘云绣纹绮长裙,眉目如画,红着脸,两只大眼睛水灵灵的,长而密的睫毛一眨一眨地说道。

    “也好!”

    秦浩明看了一眼前齐眉、垂磐披肩的貌美女子,落落大方坐在锦墩上,独自思考着。

    此女绝非是什么婢女丫鬟之类,估计是此地富绅蓄养的歌伎。

    时下,作为富绅用来巴结官员的工具而已。从前日她自荐枕席,被自己拒绝就可以知晓一二。

    并非他不近美色,而是内心极为排斥。

    都是一些苦命女子,身不由己,被人训练成以色娱人的工具。

    按自己的的性格,自己的女人决不许他人染指,那么岂非得收容到家里,可问题今后此类事情少得了吗?

    都要这样,自己岂非成种马?

    索性还是不招惹为妙。

    不过,他现在的心思可不在这等小事上,而是想着如何应对周奎这个国丈大人?

    和主动对付高起潜不同,他根本不想涉及什么朝堂争斗,没那闲工夫。

    可身在官场,一些事情并不以人的意志力为转移。估计,今后这些事情免不了。

    有崇祯在,除掉周奎是绝无可能,那么只能是拿住他的把柄,令其偃旗息鼓了。

    屡屡阳光下,秦浩明陷入沉思。

    铜镜中,秦浩明柔软的头发折射着黑色的光泽。眉头因为刺眼的光线而微蹙,却无碍那张轮廓深邃的脸,散发出逼人的英气。

    彩儿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温柔,眼神中有一丝迷离,更有几分无奈。

    或许,自己对于这位年少总督而言,不过是残花败柳,连一夕之欢都不可得,根本是两个世界的人!

    多想时间永远停留此刻,哪怕是妄想?

    “秦督,接到通报,卢督在德州等我们?!?

    门口处,董长青身如标杆,扬着手里的私信说道。

    “明日启程,走水路?!?

    秦浩明站起身,朝彩儿笑笑表示致谢,嘴里却向董长青说道。

    “请秦督相救,奴婢知道嘉定伯府为什么要抗拒军官?奴婢是威海盐运司经历李国威之女,吾父冤枉?!?

    听到秦浩明明天要走,彩儿咬着嘴唇,蓦然间跪地,额头使劲磕地,瞬间血丝凝凝。

    “站起来说?!?

    秦浩明叹了一口气,右手拉起彩儿的胳膊,低沉的说道。

    “谢大人,家父……”

    随着彩儿抽抽噎噎的哭诉,秦浩明和董长青这才了解事情原委。

    彩儿姓李,大名叫李霞,其父是威海七品盐运司经历,为人正直,就是有点不合群的意思。

    山东历来是产盐大省,特别是沿海一带的威海、登州、蓬莱等地。

    从崇祯八年开始,周奎伙同山东总兵刘泽清、威海县令李国富、登州富商张连密等人,一同借助山东、山西盐商的渠道,大举贩卖私盐。

    三年时间里,获利超过几百万两。

    有周奎与刘泽清两个人的?;?,山西、山东的富商更是在整个中原与塞北畅通无阻,非但在北方数省贩卖私盐,甚至将胳膊已经伸到江南!

    买卖越做越大,只是朝廷的官盐越来越难做,私盐便宜,自然是将官盐挤兑的做不下去了。

    其父李国威暗中将事情调查的一清二楚,只不过,递上的奏章不知如何给刘泽清发现。

    一个小小的盐运司经历如何是刘泽清的对手,随后李国威含冤下狱,被污罪名,于去年夏天问斩。

    李霞作为犯官之女,被充入教坊司为歌伎。

    登州富商万国群,也就是万庭居的主人,和其父有私交,怜其悲惨遭遇,将她从教坊司赎出,收为义女。

    恰逢秦浩明光临登州卫,入驻万庭居,为了报仇,李霞就假扮丫鬟,于是就有了这么一出。

    讲到后面,李霞声入蚊呐,满脸羞红。但还是把所思所想一一说出,她知道,这是唯一报仇的机会,不敢有丝毫隐瞒。

    秦浩明听完,细细沉思,蓦然不语。

    对于李霞的话,他相信应该是真的。

    历朝历代以来,盐业一直掌握在官府手中,作为财政最大的赋税之一。

    有盐业专卖就必然有私盐,盐业专卖越严,私盐越好卖,利润越高,这是一个客观规律。

    私盐泛滥首先是利润奇高,据私盐研究专家估算,盐的零售价格要高于产地价格十几倍乃至几十倍。

    有此暴利,贩卖私盐人数怎么少得了?

    不说现在,便是大明前期,自江苏到南京,沿江上下,自芜湖至湖广、江西等处,盐徒横行。

    这种情况到明末更为严重,已经发展到了盐徒充斥,无处不闻的地步。

    据朝廷邸钞言:各处逃囚不逞之徒,私造遮洋大船,兴贩私盐,每船聚百余人,张旗号持兵器,起自苏扬,上至九江、湖广发卖。

    沿途但遇往来官民客商等船,辄肆劫掠,所在虽有巡检巡捕,官兵俱寡,弱不能敌。

    自己原本认为只是发生在长江一带,原来山东、山西是被人悄悄把控而已。

    望着哭得梨花带雨的李霞,秦浩明摇头苦笑,后面这张网恐怕是无比庞大,绝非只有刘泽清和周奎二人。

    不比山西八大晋商,没有官职,只是一介商贾,虽有关系,但私通建奴罪证充足,被自己用霹雳手段强行除之并不奇怪。

    说句实在话,这件事情叫崇祯来解决都没有办法。否则,大明上下也不会私盐贩子横行。

    “这件事情很难,本督可能爱莫能助,希望李小姐明白?!?

    沉吟片刻,秦浩明实话实说。这件事情委实超出能力范围,除非造反,不管不顾的一杀了之。

    显然,这不能。

    其实,秦浩明知道,造成私盐泛滥严重的主要原因,一是朝廷的盐税太重,使得盐民农户的生计日艰,不得已铤而走险,冒法制私贩私。

    二是食盐专卖政策造成的食盐供需之间的严重脱节,为贩私活动提供了一个有效的需求市场,从而刺激了一些人对盐利的追逐,利之所在,人所共趋。

    三是制盐的进步,使得私盐的制作成本大大降低。

    可明白是一回事,做起来却是另外一回事。

    李霞的明眸蓦然黯淡下来,果然,此事正如义父所言:难于上青天!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