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六十四节 大明海军威武

第二百六十四节 大明海军威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虽然未必能够缉拿凶手,但汝父如果真有冤屈,本督可以令人清查,还他一个清白?!?

    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自己只能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尽量去维护。

    “多谢秦督!婢女来世做牛做马报答?!?

    李霞喜极而泣,事情峰回路转,于她而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她亦是官宦之女,明白要扳倒国丈是何等困难?

    秦浩明摆摆手,不以为意。此事对他而言轻而易举,只要书信一封,颜继祖自然会办得妥妥当当。

    李霞步履轻盈,吩咐厨房准备秦督的早饭加午饭。

    一会功夫,古朴的紫檀八仙桌上,摆满色香味俱全的十几样小菜,令人垂涎欲滴。

    晶莹透剔的米饭,散发出阵阵诱人的香味。

    从昨晚喝完酒,秦浩明滴水未沾,现在委实饿的慌,招呼董长青上桌,端起米饭一阵猛吃。

    至于李霞,他倒是没有勉强,叫了也是白叫。

    吃了一半,他皱着眉头,望着桌上饭菜想着什么?

    “秦督,是饭菜不合口吗?”

    侍立一旁的李霞见状,急忙问道。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怎么桌上一个海味都没有,大多都是肉类?”

    秦浩明奇怪的问道。

    “哦!”

    李霞见不是饭菜原因,拍拍鼓胀的胸脯,一副奴家后怕的模样,行礼一福说道:

    “回秦督的话,登州卫官员了解到秦督是南方人,喜食米饭,爱肉食。故而,万庭居就按此办理。

    再说,粗鄙之物,哪敢上桌,怠慢秦督?”

    “暴殄天物??!”

    秦浩明很快回过神来,慨然叹道。

    此时大明由于海禁的缘故,海味并不像后世一样盛行于世,估计只是靠海的渔民有此口福。

    故而,现在大明的餐桌上,只有河鲜没有海味!

    “砰——靠海吃海!天下第一家海鲜楼的始祖是老子,哈哈哈……”

    秦浩明宽大的手掌拍在桌上,紫檀八仙桌纹丝不动,却震得手掌酥麻一片,可他根本没有在意,哈哈大笑。

    民以食为天,食以安为先!

    大明说到底,不就是没有吃的才引发这么多社会问题吗?

    登州贫瘠,大明沿海之地俱是贫瘠。

    没有矿产,没有田地,只有一望无际的蔚然海水和烂泥一样的滩涂。

    可恰恰正是这样,埋藏着巨大的宝藏等待有识之士来挖掘。

    李霞目瞪口呆,不知秦督是否失心疯?

    同桌的董长青却习以为常,夹着美食猛吃,他只知道,瞧这样式,估计秦督又有什么好的主意?

    秦浩明站在船头,张开双臂,迎着风作飞翔的动作,海风从敞开的衣襟里灌进来,从胯下钻出去,实在是人世间的一大享受。

    蔚然的海水怕打着船舷,传来一阵阵哗啦啦的声音,落在他耳里,犹如天籁之歌,美妙无比!

    身后的董长青不知道究竟什么事情,可以让秦督如此开心?竟然对眼前棘手的事态无动于衷?

    嘉定伯府的侍卫敢如此嚣张,公然对登州水师进行挑衅并且对峙,那是福船上有嘉定伯府世子、周皇后的亲兄长周作福在。

    此事卢欣荣解决不了,登州水师解决不了,必须秦浩明秦大总督亲自出场方可。

    他们这是猫戏老鼠,耍弄登州水师??!

    离登州卫二十海里处,一艘高大的福船映入眼帘,周围是五艘登州水师的船团团围住它。

    见到秦浩明过来,登州水师放了一条小船下来,卢欣荣、张云、曹胜鑫跳了上去,朝秦浩明的船只驰来。

    对面,一个锦衣男子指着秦浩明的船只哈哈大笑,身边还有两个妖艳的女子依偎在怀,笑的咯咯的,跟母鸡一样。

    此情此景,终于把秦浩明的好心情打破。

    他阴沉着脸,阻止要汇报的卢欣荣,事情摆在眼前,没什么好汇报。

    锦衣男子不用说就是嘉定伯府世子周作福,不然,有谁敢有这般嚣张,看到战舰,还故意挑衅?

    对面船上的家伙笑的更加放肆,居然一把扯掉一个女子的衣衫,把一对白花花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更奇怪的是那个女子居然也不知羞耻,故意把胸部挺得更高一些,笑的也越发的放肆。

    登州水师的士卒一个个眼睛都要冒出火来,全都扭头看秦浩明如何应对,有上官在,还轮不到他们说话。

    “放炮,先给本督轰他娘的。注意,只要你孙子不死就行?!?

    秦浩明恨恨的爆了一句粗口,不给点教训怎么行,水师的面子还要不要?

    立马有一群军汉跑过去操炮,迅速把红色炮衣撕开,搬运炮弹,另有一群军汉已经脱得就剩下一条布带子,随时准备跳帮。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忍无可忍,有秦督顶着,他们这些军汉有何惧?

    对面的人这才发现情况不妙,一个侍卫赶紧把王旗打开,水师将士们面面相觑。

    他们不认字,但是那条四爪的龙旗他们认识,这是亲王才能有的旗帜,冒犯它,可是死罪。

    对面的周作福以为已经震慑住了这群丘八,重新把头从女墙后面露出来,指着军船破口大骂。

    “轰!”

    秦浩明掏掏耳朵,低声叫道。

    炮弹带着刺耳的呼啸声穿进福船,顷刻间整个福船都在发出哀鸣,上面的楼塔轰然倒塌。

    披头散发的周作福扯着嗓子喊:“我是嘉定伯府世子,你们好大的胆子,难道不怕诛九族?”

    秦浩明撇撇嘴吐了口唾沫,对将士们说:“继续!”

    随着轰鸣声,炮火一闪,打在福船前方,溅起海水朝船上涌去。

    “长青,秦督这么干,会不会惹上麻烦?毕竟是嘉定伯府世子?!?

    卢欣荣一脸忧色,低声朝董长青问道。

    “干都已经干了,别想太多,秦督自有分寸?!?

    董长青倒是对秦浩明有信心,浑不在意的答道。

    “投降,我们投降!”

    现在他确认对面的头领就是二杆子,一上来一句话不说,就敢用大炮轰炸,这真是大明海军,连龙旗出来都没用?

    “接收船只,检查货物,不要跟他们多说,全部绑起来,关进大牢。

    贱骨头,大明水师不是你们这些权贵的奴才!”

    秦浩明阴沉着脸,朝将士们说道。

    “你们是伯府的妃子?”

    船只被控制,秦浩明登上周作福的福船,他很好奇的想知道,周作福是不是有胆子让自己的妾侍赤身露体的站在人前?

    “回军爷的话,奴家不是嘉定伯府的妃子,是万花楼的歌妓,刚才是世子要奴婢那样做的,不关我们的事,军爷饶命?!?

    原来是两个歌姬,秦浩明顿时没了兴趣,挥挥手,让人押走。至于周作福,他连见都没见,现在还不是时候。

    “秦督威武!”

    曹胜鑫双手一挥,大声叫道,其他水师将士眼里透着狂热,也蓦然大吼。

    军队里就是这样,面子第一,小命第二。

    自家主官强势,手下的士卒也会挺起腰板来,行军作战也会增添几分悍勇。

    主官的性格决定一支队伍的状态,强悍的主官,手下就没有几个孬种。

    原来大明水师在军伍里不受重视,地位如同辎重兵,等同于搬运工,从来都是可有可无的角色。

    现在有了一位强悍的郎中,敢跟伯府做对,更有了护短的总督,自己脸面上也有光彩。

    只希望秦督一直是自己的主官,到时候大家有军功,财富也一样都不会缺。

    “大明海军威武!”

    军队需要凝聚力,需要荣誉感,更要有自豪感!

    如此,大家才会共同去维护它。为它流血,为它牺牲。

    过往,大明水师是陆军的附属,没有单独成军。

    今天,秦浩明借此机会,无疑是宣布大明水师自成体系,故而称军,海军!

    “大明海军威武!”

    “大明海军威武!”

    “大明海军威武!”

    ……

    登州卫将士声嘶力竭,随着秦浩明大声吼叫。

    随着秦督的到来,登州水师易主。同时,也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和命运。

    朝廷已经不管他们了,粮饷不全而且还要拖欠。

    听卢郎中和张守备讲,秦督已经命令宣大运粮过来,到时饷银也会一次性补全,他们还将信将疑。

    便是这两天,每日三餐吃食固然兴奋,但心里其实忐忑不安,害怕只是一阵风,秦督走后又重新回到过去老样子。

    现在,他们不怕了。大明水师,不,是大明海军!或许只有此等英雄人物,方能把建奴赶出关外,并且留下岳托和阿巴泰首级。

    今日,更是亲眼目睹秦督的强势,为了海军的面子,皇帝老儿的小舅子,说轰就轰,没有半分犹豫。

    如此人物的信诺,自然说到做到,一言九鼎。

    洋洋自得的秦浩明吹着口哨,欣欣然享受大明海军将士对他的崇拜,打算到船舱检查有些什么东西。

    卢欣荣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他的身后,哭丧着脸:“秦督威武,大明海军威武,只是您老打算如何收???”

    事情是他惹出来,此刻,他是心里充满自责和悔恨,事情越闹越大,若是牵连到秦督,真是百死不得赎其罪!

    “收个屁的场,人渣一样的东西,享受着荣华富贵,还要羞辱前方将士,死有余辜!

    赶紧查船里有什么东西?

    伯玉不要有心里负担,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他要斗那便斗,你只要经营好海军,天地之大,还愁无立足之处?”

    秦浩明对皇权没有敬畏之心,自然浑不在意。

    “主公,卢欣荣卢伯玉定不负重托!”

    哪知卢欣荣会错意,噗通跪地磕头哽咽着说道。

    他认为秦浩明为了此事,准备孤注一掷谋反,或者说心存去意。

    故而,他此时选择效忠,说明自己的心意,必将荣辱与共。同时,他也是第一个选择效忠秦浩明,而不是大明朝廷。

    “伯玉,不至于如此,一个外戚还没有这么大的威风?

    怎么说本督也是封疆大吏,御史言官都能让他缩头缩颈,难道本督还不如他们不成?”

    秦浩明扶起卢欣荣,淡然说道。

    当然,卢欣荣效忠他的事则避而不谈,事情还没到火候,心照不宣即可。

    卢欣荣庄重的点点头转身离去,也不说什么,自顾指挥将士检查船只。

    回程中,一艘挂着帆的艨艟出现在海平面上,不停地把绳子扔进海里,又提上来。

    这是检测航道的先锋船,每回开海之后都要进行的例行公务,这是登州卫的公务船。

    几艘小小的渔船在近海上不停地抛网、收网,还有一些黧黑的军户也在忙着往海里抬船,赤着脚踩在湿漉漉的沙滩上。

    海港边,秦浩明刚下船,见一个光溜溜的军户拎着一个鱼篓子从船上下来,看他满脸笑容的样子就知道有好东西。

    在秦浩明的示意下,亲卫立马就把光溜溜的军户喊过来。

    赤身裸体的人在面对全副武装的军士时,显得特别猥琐,一个破篓子不知道该掩在前面还是后面?

    苦着脸走到秦浩明面前。

    秦浩明一把夺过鱼篓子一边翻检一边说:“都是男人,有什么好害臊的。

    下海捞参,不光着难道穿衣服?

    咦,你今天收获不错啊,一篓子全是上好的紫海参,好东西,居然还有两个海蚌?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海珠?”

    听秦浩明说起捞海参必须光着身子,军户心头就暖和起来,说的没错,谁家捞海参还穿衣服,不要命了。

    “这些海参本督要了,找那个人要钱,赶紧穿衣服去?!?

    秦浩明拎着鱼篓递给亲卫。

    “不要钱,不要钱?!?

    军户摇着手嘿嘿傻笑,想不到秦督这么随和。

    “伯玉,给他二两银子?!?

    秦浩明大叫,他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否则,哪用这么麻烦?

    “好东西啊,以后都给本督留着,一定让你们都发财!”

    秦浩明对着军户哈哈大笑,眼里眯着一条缝。

    军户给秦浩明磕了一个头,撒开脚丫子往渔船跑去,竟然不要钱。

    笑着吩咐亲卫把人家的海参钱送去,都是苦命人,秦浩明怎能在他们身上捡便宜?

    有好材料自然要做一顿好吃的,葱爆海参,绝对是美味。随后宴请了卢欣荣、张云、董长青,临走前,准备好好跟他们聊聊生意经。

    PS:今天回来晚了,两章合在一起,感谢诸位的鼎力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