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六十七节 余孽

第二百六十七节 余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哎,造化弄人!

    大明陆军和水军的区别,一个是屡战屡败,一个是从未一败。

    故而,登州水军即使没落,但傲气犹存,连叫朝鲜都不屑一顾,蔑之以新罗、高丽,真是令人感慨万千。

    曹胜鑫前后不停地走动,大声呼喝指挥,船头那架八牛弩的油衣也已经撤掉,五名壮汉在吱吱呀呀的绞弦。

    到位之后大喝一声,立刻就有一个汉子把楔子塞进挡板,三只带着倒钩的铁矛被放在箭槽里,铁矛的屁股后头,还带着一根指头粗的绳子。

    另一边,红色炮衣也被掀开,露出粗大的铁铸炮管,随时准备战斗。

    此时,一个百户在腰间勒了一条布片,腰间的绳子上挂了一个明晃晃的大铁钩,还有鲨鱼皮绞成的一截绳子,明显是为了跳帮。

    手里还有一根锋利的铁刺,嘴里叼着一把短刀,穿这身行头的不止他一个,后面一排光溜溜的大汉亦是如此。

    秦浩明只看不语,水战他是门外汉,更何况是这么原始的跳帮作战。

    看来,今后燧发枪要优先装备海军陆战队,不然伤亡恐太大。

    湛蓝的大海上,一只巨大的船队在海面上前进,强劲的季风鼓荡着风帆,快捷而又顺畅。

    沿着海岸线航行熟悉的地段还行,到了舟船从未到过的海域,就需要小心翼翼的前行。

    甲板上,一个锦衣男子身穿浅蓝细格的士子服饰,简洁略带华美,望着西方的海岸线,泪流满面依依不舍。

    继而,绝美的面容抹过一丝狠戾,紧握着的双手不可自抑颤抖着,嘴里喃喃自语:“包羞忍耻是男儿,山西子弟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

    “少爷,先到船舱睡一觉。按现在的风速,刀疤六说深夜就可以抵达旅顺口?!?

    身旁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叹了一口气,脸上忧色一闪而过。

    此时没有天气预报,在海上跑船,全凭船上有经验的船夫判断天气情况。

    刀疤六久在海上讨生活,可谓经验丰富。他既然说不会有大的风浪,风向有利,那么基本八九不离十。

    唯一可虑的是前行这段海岸狭小,希望不要碰见大明官军才好?

    “大当家!前面有大明水师朝我们扑来?!?

    怕什么来什么,此时,攀在桅杆上的一个水手惊声尖叫。

    船上的人听到上斗的呼叫,不约而同的都冲到了船舷处,伸长了脖子朝着前方望去。

    可除了茫茫的波涛之外,却任何帆影都没有发现,这就是为什么要专门派人爬上桅杆的原因。

    地球表面有曲度,站得越高看得越远。现在,只不过人的本能反应而已。

    “大家打起精神,有多少艘船?”

    船舱内,一个精赤着上身的彪悍男子迅速跑到船艉楼一侧,一边朝前望去,一边大声问道。

    “大当家,领头三艘五百料大福船,后面还有七八条小船?!?

    大当家刀疤六脸色难看,嘟囔着不知道骂了句什么,对船上的人吼道:“调头!升帆!不去旅顺口,咱们避开他们!”

    船上的所有人奔回了他们负责的位置,连管家也跑到了船桅下升帆用的木轱辘旁边,开始奋力帮忙其他缭手。

    扳动木轱辘的木柄,将船上的帆全部拉升了上去……

    船只在水手和缭手们的共同努力下,开始在波涛滚滚的海面上缓缓调转航向,将船首位置调向了他们来时的方向。

    转向的时候,船只因为风帆受风较大,出现了较大倾角的倾斜,船面上一些没有固定好的东西在甲板上滑向了左舷。

    波涛拍打在船舷处,浪花飞溅,将船舷处趴着的人溅的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又一个浪头打来,船身猛烈抖动了一下,先是被浪涛抛起,接着又快速的跌入浪底,个别没有站稳的人当场摔倒,惊呼着滑向了左舷。

    不少海水从右舷外扑上甲板,慌了神的锦衣少年也被溅得一身海水。

    这让他精神为之一振,赶忙伸手拉住了一根帆索,稳住了身形,这才没有当场摔倒。

    好在这种情况持续不久,渐渐的船只完成转向,倾斜的船体开始恢复平衡。

    升满的船帆开始吃足风力,船只的航速明显开始加快,顺着风向还有海浪的方向,朝着他们来时的方向行去。

    船只的横摇始变成纵摇,晃动的幅度也开始降低,让船上的人得以恢复正常行走。

    船帆也在缭手们的配合下,逐渐被调整到了可以吃足风力的角度,给船只提供最大限度的动力。

    而这个时候,船桅上的水手还牢牢的攀附在桅杆上,继续在上面监视着远处的大明船只。

    桅杆在风浪中,大幅度的摇摆,稍微胆小一点的人,根本就不敢攀上这么高的地方,看来也是彪悍之人。

    其他随行的四艘船只也完成转向,并且提高速度向南驶去,此时情况开始变得明了。

    大明水师远远的吊着他们所在船只,并且不断的随着他们调头而调整着航行方向,逐步开始逼近。

    俊美锦衣男子蹙着眉,望着再也没有有心情说笑闲聊,一个个脸皮绷紧的船上海盗,走到刀疤六身边沉声说道:

    “大当家,如今之际,唯有断尾求生。其它四艘船只满载货物,吃水深,航速慢,估计跑不过大明水师。

    只有我们跑了,把货物留给大明水师,他们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范公子,这些都是追随我刀疤六多年的兄弟,你说放弃就放弃!”

    刀疤六气急败坏的看了一眼天色,怒视着锦衣男子大声说道。

    可惜他们运气不好,此时正是上午时分,晴空万里,距离天黑还有很长时间,也没有变天的情况。

    大明水师有足够的时间来对他们进行追击,他们很难拖到天黑,利用夜色的掩护逃脱追击。

    “大当家若有一个兄弟损失,范某一条命补偿五百纹银,如何?”

    范公子眼神犀利,无视刀疤六的怒火,以只有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小声说道。

    PS:感谢书友孤战天下26又是打赏,又是月票、又是推荐,故土难离承情!感谢所有支持的书友们,阿土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