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七十节 德州府的变化

第二百七十节 德州府的变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十二年五月末,德州府。

    凶猛的烈日毫不掩饰的散发着炙热,道路两侧的树木上蝉鸣不止,路边的野狗躲在阴凉的地方吐着鲜红的舌头。

    街道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可各个茶馆、酒楼里却挤满了前来喝茶聊天避暑的商人。

    德州府有运河的便利,是大明的商业中心之一。南来北往的商家络绎不绝,在此打尖停顿,再向四面八方离去。

    而茶馆、酒楼、妓院更是商人相互交谈,打探消息的好地方。

    更何况,最近半年德州府发生那么多大事。

    先是建奴寇边,弄得人心惶惶,幸好德州未受到兵灾之祸??稍咀莺岜钡氐姆都业劝舜蠼?,却因私通建奴而倒下。

    接着是德州漕运总督倪宠被人暗杀,至今不知何人所为?总督府也空悬,不知何人有幸入主?

    倒是最近德州守备董大人声名鹊起,暂时署理德州府,出台的几个政策,跟他们商人密切相关。

    这一系列的事情,委实让人眼花缭乱,不知所措。

    可相对于德州府的老百姓来说,德州府发生的这些所谓大事,更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还是依旧过他们的小日子。

    更有细心的百姓发现,自从漕运总督遇害后,德州府的大街上就经常有军士在巡逻。

    这些全副武装的将士,即便是大热天的也全身披挂,尽管他们一个个都热得汗流浃背,但依旧保持着笔挺的身姿。

    最重要的是这些将士全都是生面孔,听说是宣大的天雄军精锐。

    不过即便这样,对于德州府的百姓来说没有任何关系,反而感觉城里最近的治安秩序陡然好转。

    街上不三不四的泼皮无赖好像集体消失,难道是因为将士们的每天巡逻不成?

    嗯,最近漕运府的漕丁好像也老实许多,再无原来盛气凌人,估计是新任总督没有任命,他们没有靠山的缘故。

    这些对于普通百姓来说,有此改变是他们喜闻乐见的,毕竟,有什么比安定重要。

    可对于德州府的另一些人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

    首先受到冲击的便是原先盘踞在当地的一些帮派或者说一些势力。

    倪宠遇害后一周,德州府守备董将军便派军士警告他们,一切要按他的规矩办事,大有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趋势。

    有些不信邪或者说胆大包天的家伙,依旧我行我素不把董守备的话放在心里,结果……结果就是好像再也没有在德州府看到他们。

    关键是没有任何音讯,好像人凭空消失一样,这才是令人细及恐思的地方。

    家里人小心翼翼跑到守备府询问,得到却是冷冰冰不知情的三个字。

    要申冤,他们也不知发生什么事?要闹他们又没胆子,跟丘八讲理,岂不自寻死路?

    其次,就是商人受到波及。

    自从这些军士入驻德州府后,他们对入城的盘查开始严格起来,尤其是对于商贾入城的货物特别严格。

    倒不是说他们吃拿卡要,而是说他们对于那些货物的盘查格外认真,但凡是私藏夹带而被查出的一律处以没收或者处以重罚。

    刚开始这些士绅商人还不以为意,认为这只是董守备新官上任的三把火,烧上一段时间他就会消停。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时间过去了整整一个月,城门口的盘查不但没有松懈,反而变得更加严厉。

    这下可要人命,历朝历代,私藏夹带或者偷税漏税都是商贾们最爱做的事情。

    特别是有明一朝,更是把这种风气发扬到了极点。

    大明朝规定商业税收三十抽一,这个比例可以说是五千年来最少的了,但是这些商贾却犹不满足。

    在他们眼里,商业税应该完全废除才是。

    故此,他们想出了无数种办法来逃避税收,比如买通城门的守卫、夹带私藏、瞒报甚至不报等等手段。

    原本,最常用也是最有效的手段,就是收买守门的将士和城门官。

    在和大明的城门官打了两百多年的交道后,所有的商贾都信奉一个道理,只要锄头舞得好,哪有墙角挖不倒?

    这么多年来,德州府几个城门所有将士,跟他们熟的几乎是一家人,他们夹带货物进入德州府就跟逛自家后花园一样的轻松。

    可现在一切都改变,新来的将士就跟饿狼似的,那鼻子机灵得跟猎犬一样。

    他们货物里哪怕夹带了一点点不应该带或者多带的东西,他们都能查出来。

    这下子,可就倒了血霉,那些将士按照制度罚起款来那叫一个狠,并且没有任何情面可以讲,哪怕诱之以利?

    看到以往攻无不胜战无不克的银弹攻势失败后,众人大惑不解。

    后来一位明白内情的漕运总督熟人告诉他们,新来的董守备下令,将士们若是查出了夹带私藏的货物,所得??钏牧殖?。

    而且守门的差事还不是一成不变,他们采取轮换制度。并且,但有发现徇私舞弊,一律军法处理。

    在军纪和金银的刺激下,他们哪有不拼命搜查的道理?

    可惜,现在漕运衙门新的总督未定,漕运暂时也被他们把控,这如何不让他们心急如焚?

    卢象升和杨陆凯一身微服打扮,单独要了一桌,撵着花生米饶有性质的听着酒楼众人之言,微笑不语。

    “多事之秋,多事之秋??!听说这个董守备不仅是秦督爱将,而且山东巡抚颜大人也颇为赏识,背景深厚?!?

    一个商贾左右看看,小声对同桌几个男子说道。

    “怪不得行事如此肆无忌惮,目中无人。老夫多日前亲自登门造访,竟然闭门不见,真是无法无天?”

    一个年约五旬左右的商人重重的哼了一声,颇为气愤。

    “难道我等商家便坐以待毙,束手无策乎?”

    “山东境内怕是没有其他办法,必须有朝堂大佬出声制止才行。

    可惜山西范家、梁家等俱出事,不然以他们的朝廷人脉,此事易尔!”

    “慎言,慎言!有官兵朝酒楼过来?!?

    旁边临窗的一个商人善意提醒。

    PS:感谢书友病已惊秋打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