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七十一节 公道自在人心

第二百七十一节 公道自在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今日德州府,明显是来了什么大人物。

    大街上,几十个着甲将士前呼后拥,来往行人纷纷远远躲避。

    士卒中间簇拥着三匹健马,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这三匹马上。

    沿路都是茶馆、酒楼、妓院,大大小小的窗户皆被撑开,都来看这一群横冲直撞之人,楼里坐的大多都是商贾士子,亦或是附庸风雅的跟班。

    德州府算不上边关重地,平日虽有将士巡逻,但很少见过这么招摇过市。

    文人大官,从来都是低调,更不骑马,多是乘驴车,也有坐轿。

    街道两侧,皆是议论纷纷。

    “那马上是何人?

    竟然如此张扬跋扈,几十兵丁前后开路,真是岂有此理?”

    旁边茶楼之上,有一年轻儒生开口相问左右同伴。

    “前面那个独眼将军不认识,左后那个便是德州府董守备?!?

    此人显然是见过董长青。

    “怪不得,仗着在建奴寇边之际捡了点功劳,行事便如此嚣张,我大明朝几时轮到武人如此张狂?

    德州府诸公尸位素餐,竟没有一个敢向官家去状告此人行径?”

    年轻儒生面色满是愤怒,这个时代文人至上,武人永远都是下等人。年轻人多少有点嫉世愤俗,更是看不惯这等行为。

    “嘿嘿……令名兄有所不知。原来倪总督出门排场比这大了去?!?

    等开春入考,令名兄若是中个进士及第,得见天子再禀搞不迟?!?

    说到这里,语气多有讥讽。

    “宋贤弟这是什么话,我辈学子,路见不平,岂能坐视不理?

    你看这些兵丁,拿着刀枪驱赶大明百姓,有种去与敌人厮杀,在自己人面前耀武扬威算得什么本事?”

    “令名兄久居江南,不知建奴何等凶残?若是你也能大败建奴,护卫大明子民,小弟便是跪拜也无妨?”

    这姓宋的士子冷笑着说道,话语间倒是有几分见识。

    “贤弟,圣贤之道可是如此教导世人?

    街上打马,带着几十兵丁左呼右呵,满街百姓皆要与之让路,世间岂有这个道理?

    一个武人,岂敢居功自傲?”

    令名兄越说越愤怒。

    “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此别过?!毙账蔚氖孔踊羧徽酒?,紧盯着眼前狂生继续说道:

    “公道自在人心!

    若是没有武人驱逐建奴,浴血厮杀,京畿山东等地必惨不忍睹,又岂容令名兄在此大放厥词?

    小弟很想知道,如果面对建奴锋利的屠刀,令名兄是否会低下自己高贵的头颅?”

    他因为气愤,这番话讲得极为大声。酒楼里许多人细细品味,若有所思。

    “好,这位士子说得好!”

    卢象升拍着桌子哈哈大笑,大明文人大多喜欢空谈,对武人的蔑视早已融入到骨髓里。

    但必须说明的是,其中也不乏有识之士明白此中的弊病。

    卢象升自己是带兵的将领,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

    特别是在受到秦浩明的影响后,对大明崇文抑武的政策产生动摇。此番丁忧期间,也认真思索过此事。

    建奴已然崛起,成为足以颠覆大明的力量之一。

    此时正是需要武人浴血奋战的时刻,可大明依旧墨守成规,把太平年间防止武将作乱的一套继续使用。

    岂不闻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

    如今此种做法,又如何能让武人不顾性命以报大明?

    “便是如尔等商家,可否有认真想过?今日为一己之私,置大明于不顾,他日建奴南下,将士粮饷如何解决?

    岂不闻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莫非要等到建奴的屠刀砍在你们头上,方才明白吗?还是说尔等跟晋商一样,私下里也勾结建奴不成?”

    董长青和张松荣是来接自己,卢象升明白这微服私访是没法继续下去,故而索性指着起先谈论的商人大声喝道。

    商人贪婪重利,他不是不知。只是过往没有这般具体,如今亲耳听见,却是实在难以忍受。

    酒楼中商人怔怔望着不怒自威的卢象升,虽然不知他的身份,但他们都是走南闯北之人,如何没有一些眼力?

    便凭卢象升一身士子生员打扮,他们也不敢多吭一声。

    望着自顾离去的卢象升和杨陆凯二人,众人面面相觑,不知说些什么。

    蓦然,酒楼下传来末将参见卢督的声音,几个商人脸色苍白,腿都吓得发软,明白那个文士就是大名鼎鼎的宣大总督卢象升。

    德州城内街道宽敞,众人打马慢慢穿过主街,转向稍为荒凉的东南处守备衙门而去。

    忽见一处小庄园外发生争执,旁边有不少乡民。

    卢象升也往那边看去,身下坐骑也不自觉慢慢凑近。

    只见几个官差围着一人呵斥,被呵斥之人穿着倒也不差,只是一直拱手唯唯诺诺,而这几个官差呵斥之声越来越大。

    “黄甲长,你们这个月三饷还不上交,府衙那边怪罪下来,可怨不得兄弟们啊?!?

    一个官差头目指着着眼前那人呵斥。

    “陈书办,不是我们不交,是委实没有办法??!

    这贼老天,在庄稼最需要水的时候,偏偏两个月之内再没有一滴雨,田地里的禾苗眼看就要有收成了,却结满了瘪瘪的谷穗。

    手一撮,全是谷壳,一粒麦子都没有?!?

    黄甲长一拍大腿,蹲在地上,痛苦的抱着脑袋说道。

    山东久经战乱,农户家里底子薄,家家户户都没有存粮。本就青黄不接之际,却碰上这要命的灾害。

    如今官府不仅不赈灾,减免税赋,反而又搞出什么练饷出来,还让不让人活??!

    “朝廷增收练饷,也是为了大家的身家性命。

    西北叛贼四起,杨本兵要训练精兵,把他们剿灭。更何况练饷只是征收一年,熬熬就过去?!?

    陈书办哪里管百姓的实际困难,口里说着毫无意义的话,回过身来对着众人又说一句:

    “大家都不能拖欠,否则官府必然是要重惩的,到时闹将起来,大家脸面不好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