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七十四节 分赃我做主

第二百七十四节 分赃我做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督无需如此!”

    大庭广众之下,卢象升脸带微笑,温和的搀扶起秦浩明。

    海风硕硕,卢象升颌下长须飘飘,望着眼前执弟子礼的秦浩明,心中无限感慨。

    终至此时,此子已经与己一样,同为封疆大吏,文臣中的第一帅。

    然却能一如当初,执礼甚恭,可见其心性淳朴,人生无憾矣。

    “卢督,此物可多吃点,有助于恢复身体?!?

    秦浩明把一盘剥好的螃蟹和海虾递过去,同时调好酱醋。

    在大明,孝子不好当。

    若是按大明律令,丁忧三年期间不能外出做官应酬,也不能住在家里。

    而要在父母坟前搭个小棚子,“晓苫枕砖”,即睡草席,枕砖头块,要粗茶淡饭不喝酒,不与妻妾同房。

    不叫丝弦音乐,不洗澡、不剃头、不更衣。

    丁忧的基础是孝,为什么孝,因为小孩初生,三年不离母亲,时刻都要父母护料,因此父母亡故后,儿子也应还报三年。

    在秦浩明看来,孝没有问题,只是对身体的损害委实太大。

    卢象升原本高大威猛的身材,如今竟然小了一圈。而海产品的高蛋白,却是补充身体的方式之一。

    “这些年朝廷海禁,错失此等美味,原本不该。同时更是让万千百姓难以裹腹,真是失策?!?

    朝廷虽然夺情起复,可毕竟尚属丁忧期间,卢象升浅尝辄止,便停下碗筷,对在场众人说道。

    “卢督尝尝此物如何?”

    众人纷纷附和,秦浩明却是把拌好的海带和紫菜端到他跟前,悄声说道。

    当秦督和卢督带头吃绿莹莹的海菜时,登州卫众人面面相觑。

    这东西渔民们有时候用来喂猪,贵人是不吃这东西的。

    现在两位总督亲自当着所有人的面,凉拌了一盘,三两下就吃完,似乎没吃够,准备再来一盘。

    作为下属,自然要荣辱与共。

    吃着吃着,大家惊奇的发现,味道好像真的不错。

    “给军户们说清楚,这东西本督准备大量收购,以后会有指定的商队每年来收。

    让大家把这东西洗干净晒干,五斤一文钱,算是给大家找个来钱的门路。

    天灾在即,现在只要是能填饱肚子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诺!”

    众人轰然大喜。这东西浅海长得密密麻麻,要多少有多少。秦督真是仁义,故意照拂登州卫军汉。

    “你们不知道,这可是好东西,吃了它,就不会再有那种脖子肿的粗粗的病,好东西??!

    你们尽管给我弄,有多少给本督弄多少?!?

    秦浩明淡然的对众人说道。

    “这些小事秦督无需费心,末将自然会办得妥妥帖帖?!?

    吴继水趁机表现。

    “如此甚好!你们慢慢吃,大家活络点,宣大的兄弟们过来一趟不容易?!?

    卢象升丁忧,不宜多饮酒。更何况有他们在,众人也放不开。

    拉着洪迪新和张云,四人回到万庭居。

    海边的夜晚最是有诗意,听着涛声阵阵,聊着这半年来的发展,让秦浩明无比有成就感。

    除了燧发枪的事情没有如实告知外,秦浩明把自己在宣大所谓所为一一告诉卢象升,有些事情还特意说明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

    他这是怕卢象升忽略了。

    “高明!”

    半饷,微闭双眼的卢象升才抚掌高声赞叹!

    虽然昨日有听张松荣说起部分,但毕竟没有这么详细,犹如雾里看花。

    现在听当事人描述其中的含义,特别是骑兵勋章制和伤残将士的安置,更是让卢象升感叹万千!

    此子心性如高山流水,让人赏心悦目。行事虽然诡诈,但无伤其品格,概因他没有一点私心,俱是公心。

    自己宦海沉浮多年,早已无年轻时的棱角,行事趋于稳健,多有计较之举,如今,真是惭愧!

    “卢督、卢督,晋商委实富可敌国,此次我们的抄没有银两共九百八十七万,田地十二万亩,粮食一千五百万余斤。

    山西、河北大小豪宅五十一处,尚不包括江南地区。商铺、脚行、仓库分别……这是具体清单,请过目?!?

    在秦浩明的示意下,洪迪新把此次缴获晋商成果一一报出。

    三人听完,不要说卢象升和张云瞪眼咋舌不已,便是秦浩明有些心理准备,还是被震得一愣一愣的。

    在这年代,纹银什么的都是浮云,唯有物资,才是最关键也是最主要的,尤其是粮食。

    “吁……”

    卢象升缓缓的吐了口浊气,尚为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只是下意识的看着秦浩明,想听他如何说?

    “卢督,破虏觉得纹银可以全部交给朝廷,但粮食和物资我们必须留下大部分。

    甚至,不能经由朝廷户部,而是上交给天子私库,卢督以为如何?”

    秦浩明看着卢象升,缓缓说出自己的意见。

    这就是此时大明的悲哀,秦浩明有理由相信,如果把这些缴获上交国库,十有**会被百官瓜分一空,到最终,又是入不敷出。

    这些人的贪婪和手段,他深感佩服。

    反而是有些吝啬的崇祯,抠抠搜搜,但自身无欲无求,更让秦浩明信任。

    “恐怕朝臣不会答应,毕竟于理不合。何况此事动静委实太大,想有所遮掩都不行,难以堵住悠悠之口?!?

    卢象升苦笑,接着摇摇头,不知如何抉择。

    “云弟,你和洪赞画去书房抄录一份清单,我和卢督聊聊?!?

    下面都是重点和机密,秦浩明故意把他们支开。

    “卢督,破虏知道,不管是户部还是陛下,都盯着我们,都想吃这块肥肉?!?

    秦浩明站起身,左右转了一圈,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但是,分赃也成,但必须听我的。

    谁能让三饷取消或者免除西北的三饷,破虏就配合谁吃这块肥肉?”

    想想委实可笑,朝臣和天子争权,特别是财权,这就是大明现状。

    以至于双方各施手段,仿佛斗法一样,苦的,只是大明百姓,让朝政愈加败坏。

    “怕都不容易,破虏可是有何妙计?”

    卢象升先是惊讶于秦浩明的异想天开,随即又是苦笑。

    此子从认识开始,可不正是妙招迭起,许多自己看起来不可能的事情,最后不都实现吗?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