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七十五节 试探

第二百七十五节 试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是很难,说不定,即使朝廷取消,下面的地方官员依旧我行我素,照收不误!

    毕竟于他们而言,这是发财的好机会。更何况,朝廷大佬们也未必肯答应。

    只不过,为了大明百姓,破虏想尽力试试。终究,还是不想留下什么遗憾?”

    夜空下,秦浩明仰望繁星点点,开口幽幽说道。

    虽然心中早有决断,但是作为汉人,他对大明感情颇深,心里时常挣扎。

    查抄晋商,建言杀张献忠,阻止征收三饷,都是想让大明安安稳稳渡过浩劫,躲避灭顶之灾。

    同时,他又明白这一切根本是妄想。现在的大明谈不上君明臣贤,又如何有能力挽大厦于将倾?

    现如今,自己所做的事情,不过是求个心安,更或许,只是证明自己曾经努力过而已。

    卢象升蓦然无言,怔怔望着秦浩明年轻俊朗的脸庞,心中涌起奇怪的感觉。

    此子所思所想老道稳健,根本不似弱冠初入官场之人,反而更像久经宦海的官场老油子,偏偏有着强烈的忧国忧民之心,令多少人汗颜?

    便是自己,也无法像他一样,义无反顾的为了百姓利益,社稷安危而无所畏惧,敢于跟整个文官集团做对?

    只是,瞧他胸有成竹的模样,他心中的底气究竟从何而来?

    难道他就不怕身败名裂,被整个大明官场排斥?

    “卢督,在破虏看来,大明不缺银两物资,粮食你也看到,是有办法解决的。

    现在缺少的无非是民心,还有朝堂大人们的几许公心和为国之心?”

    今晚,秦浩明似乎有无限的感慨,背对着卢象升,自顾仰望着浩瀚星辰,语气中的惆怅浓烈得让人悲伤。

    卢象升站起来,低着头踱着方步,走到他身边,思索着要如何劝慰。

    “读书原本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可现在朝廷官员沦落至此,事情不论对错,心中没有良知,为了功名利禄,像苍蝇一样到处乱飞,四处钻营

    文人的气节操守全无,为了追逐名利,不择手段,像狗一样不知羞耻。

    卢督,您知道吗?

    破虏心中恨不能杀光这些满口仁义道德,私底下却无比贪婪肮脏之徒,还大明郎朗日月?!?

    秦浩明指着天空中的明月,无边的恨意不再有丝毫掩盖,蓬勃而出。

    卢象升不知今晚秦浩明的戾气为何如此重?皱着眉头徐徐说道:“破虏缘何如此说,现在时局可谓坦途一片,正是宜将剩勇追穷寇之际?

    朝中各位大人虽有暇瑜,但大体还是忠心国事,哪有你讲得这般不堪?”

    秦浩明眼角一扫,喟然而叹!那是你不知道李自成进京时他们的丑态,只是这些话没法说而已。

    “卢督有所不知,前路哪有坦途?”

    秦浩明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嘴里露出嘲笑,“练饷征收是压垮大明的最后一根稻草,西北叛贼必将成燎原之势。

    若是破虏猜测不错,杨本兵大人怕是要焦头烂额,再无朝廷上羽扇纶巾的模样喽?!?

    在卢象升将信将疑的目光中,秦浩明不欲多说。

    毕竟是没有发生的事情,成神棍可就不好了,今天只是试探卢象升的心意,可惜效果不佳。

    把张云和洪迪新叫出来,四人商议对晋商物资的使用和分配。

    “银两暂时瞒报两百万,粮饷瞒报三百万斤再让朝廷分配,硝石全部留下,不用上报。

    田地房宅全部给朝廷,商铺可以考虑留一些……”

    秦浩明拿着毛笔,一项一项的勾画修改物资数量,再让洪迪新重新誉写,明日亲自带给崇祯。

    他已经想清楚,还是和崇祯合作来得更加稳妥可靠。

    卢象升默不作声,毕竟这些东西都是秦浩明冒着风险得来,他自问无此魄力和手段向晋商开刀。

    “卢督,破虏卸任后,舍弟这里的政策请多倾斜,有些事情也多担待一些。

    他这里的局势和发展,关系到今后对付郑芝龙的成败?!?

    这就是他让张云见卢象升的意义,以他两之间的关系,自然无需客气。

    所以,他明目张胆要求倾斜,而不是关照。

    卢象升捻须微笑不语,只是拍打着有些拘谨的张云肩膀。但很快,他就明白秦浩明所说要对担待一点的意思。

    “云弟,南方的郑芝龙不是你们目前所能对付的,暂时不要招惹。所以,你们的练兵方向是建奴、倭国和朝鲜。

    但要注意,可以成假扮海盗,朝他们薄弱地区劫掠一番,特别是粮食之类,带不走,就毁掉。人就不要留了,麻烦!

    宝剑锋从磨砺出!不要怕流血,不要怕牺牲,给我带出一支强军来?!?

    秦浩明拿着海防图,指着几个方位几个岛屿一一反复交代张云练兵的场地。

    “那岂不是变成真的是强盗?”

    张云穿着短裤短衫,几天的训练就把他晒黑,听到兄长的话,快活的像一个海边的棒小伙。

    “你小子懂个屁,军队原本就是最大的强盗,对内?;ぐ傩瞻参?,对外就是用来杀人劫掠。否则,军队有何用处?”

    秦浩明轻轻拍打张云脑袋,笑骂道。

    “再说,就粮于敌这是有效削弱敌人实力的好办法,能和强盗相提并论么?”

    张云爽朗哈哈大笑,洪迪新亦是嘿嘿的笑,只有卢象升的笑得有些勉强,尴尬的抹把脸,“唉!破虏可真是无法无天!

    本督也不知如此纵容是否对错,希望不要引起纠纷才好?”

    “大明国朝到底需要什么?是那些价值高昂,却不能给朝廷带来半点好处的宝贝?

    不,大明需要的是铜钱。银子,金子,粮食,铁锭,铜锭,丝绢。麻布,盐……

    官员需要银子发俸禄,将士们需要银子来犒赏,大军远征需要军械、粮草。

    而这些,破虏以为还需要劫掠才是。

    至于说纷争,卢督可见郑芝龙的海盗集体有过什么纷争?

    说到底,实力尔!”

    秦浩明不以为然的说道。

    实力?

    卢象升似有所悟,隐隐知道秦浩明的底气从何而来。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