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七十六节 风暴

第二百七十六节 风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次日凌晨,留下卸空了的漕船五艘,剩下的全部从黄河口溯流而上,进入运河,赶回德州府。

    而卢象升和秦浩明二人带着亲卫,拉了一船的海产品和嘉定伯府的私盐,沿着海岸线,直奔天津,再转入通州运河,直插北京。

    与此同时,一场针对秦浩明的风暴也正在开始酝酿。

    太岁头上动土!

    新贵总督秦浩明扣押嘉定伯府士子周作福,而且还用大炮朝福船轰击,如此劲爆的消息瞬间传遍京城。

    首先是地方上的御史言官上报朝廷,弹劾的文书就雪片般的飞向了京城,奏章里没有偏向谁,也不论谁是谁非,据实而报。

    快马传递要比船快得多,秦浩明和卢象升还没进京,京城里已经知道此事。

    可相比于辽东宁远祖大寿传来建奴的书信,此事好像又不值一提了。

    崇祯十二年五月二十日,宁远城祖大寿接到建奴要求再次议和的提议。

    总的来说,建奴此次诚意颇大,语气卑谦不说,也没有让大明承认辽东所占土地,甚至愿意割让宁远周边的几座小城,并后退二十公里。

    其只要求两点,一,奉还岳托、阿巴泰等战死将士首级。二,把罪魁祸首秦浩明交由他们处置即可。

    祖大寿不敢怠慢,当日便派出快马回报京城。

    二十三日,兵部衙门接到消息,上陈首辅薛国观,由他交给崇祯皇帝。

    此事,赞同者有之,反对者有之,整个京城议论纷纷,酒肆茶楼到处谈论。

    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崇祯皇帝的态度,接到信件,他不置一词,只是让首辅薛国观和群臣探讨章程方略。

    一时间,京城上下车马不停,各个大臣门庭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时有快马进进出出,到处传递消息。

    二十五日,兵部尚书陈新甲让亲卫把此消息快马传递襄阳杨嗣昌处。

    襄阳因地处襄水之阳而得名,汉水穿城而过,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朝晖夕阴,气象万千。

    不过,此等美景杨嗣昌已经无从顾及欣赏,他已经被张献忠和手下将领搞得焦头烂额。

    杨嗣昌抵达湖广襄阳行营以后,便积极展开部署,以围剿张献忠。

    初期,杨嗣昌麾下的总兵左良玉在川东夔州府太平县玛瑙山大败张献忠,杨嗣昌报捷战果斩敌三千六百二十,坠岩谷死者无算。

    张献忠的妻妾高氏等和军师潘独鳌都被俘虏,押往襄阳。

    崇祯帝闻讯大喜,不仅加封左良玉为太子少保,还亲笔慰谕杨嗣昌。

    但是,由于杨嗣昌没能处理好诸将关系,导致左良玉和贺人龙两员骁将都不肯听命,陕西总督郑崇俭也对他阳奉阴违。

    之后,官军在夔州府大昌县土地岭吃了败仗,局面再度恶化。

    因为四川巡抚邵捷春无能,杨嗣昌亲自来到重庆主持围剿。

    张献忠流窜四川,杨嗣昌尾随追击,疲于奔命,张献忠曾作顺口溜挖苦道:“前有邵巡抚,常来团转舞;好个杨阁部,离我三天路”。

    当时杨嗣昌曾贴出告示说:有能擒斩张献忠者,赏银万两。

    不久后他的行营衙门惊现张献忠的传单,上面写道:“有斩阁部者,赏银三钱?!?

    杨嗣昌瞠目结舌,对周围疑神疑鬼,身心更加痛苦。

    更让他难受的是,张献忠又在开县黄陵城大破猛如虎所部,出川直趋襄阳。

    而且,随着他亲自征收练饷,西北各地百姓对他也是恨之入骨。

    故而,接到陈新甲的书信,他只是回复七个字:莫逞强,静观其变!

    崇祯二十九日,秦浩明和卢象升刚抵达通州,一场有关于他的会议正在薛府讨论。

    只不过这是薛府的内部会议,据是薛国观的心腹之人,没有其他朝廷大员。

    薛国观爱奢靡,整个薛府建得美轮美奂,书房外建有一个议事厅,平常用于和他的朋党进行讨论。

    议事厅与其说是厅,不如说是殿,奇大无比。

    正中间有一个宽大的太师椅,那是薛国观的座位,下首有六个锦墩,分布在两侧的四根大柱子边上。

    左右两柱间摆放着一条紫檀木长案,上面堆满了账册文书、空简和纸砚笔墨。

    “说说吧,还是老规矩,先从胡给事中开始?!?

    薛国观腰不好,即使是大热天,还是倚靠在厚厚的软垫上。

    “首辅大人,下官以为,在讨论此事之前,我们需要摸清东林党人的态度。

    然后再想出对策,如此既能让天子满意,又让东林党人吃瘪?!?

    下首第一位乃户部给事中胡乃龙,天启三年进士,一路迁升右都御史,后投靠薛国观,上月被安排到户部,也算是薛国观的首席谋士。

    “唔,有道理,继续!”

    薛国观素来仇视东林党人,胡乃龙投其所好的话语立马让他感到欣慰,稍微换了姿势,微笑着说道。

    “下官以为,天子让首辅大人和众位大臣商议建奴议和之事,不论议和与否,重点在第二个条件,把宣大总督秦浩明交给建奴处置。

    然此事乃万万不能答应的条件,否则,传扬出去大明国威何在?

    可既然如此,建奴也不是傻瓜,那他们为何提出此点呢?

    此外,天子的意思如何,也需要加以揣摩?”

    胡乃龙作为首席谋士,先把事情的重点一一点出,还是有几分见地。

    “不错,胡给事中言之有理!

    据本官所知,虽然不能把秦浩明交给建奴,可东林党人正准备利用嘉定伯府之事,把水搅浑,弹劾秦浩明,让其不能担任福建、广东总督。

    毕竟,上次他们就已经反对?!?

    都御史熊明遇站起来,把自己了解的情况全盘托出。

    薛国观点点头,他现在也不明白崇祯的意思。

    按理,秦浩明简在帝心,崇祯第一个理应把风波压制下去,为秦浩明出任福建、广东总督扫清障碍。

    可是这小子委实能搞事,山西晋商一网打尽不算,连长据宣大多年的高起潜也被他端掉,现在又惹上嘉定伯周奎,那可是皇亲国舅,周皇后的父亲??!

    难道是因为此事,惹起皇上的不快,故而有意换将不成?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