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八十节 你方唱罢我登场

第二百八十节 你方唱罢我登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进得京城,李春江拜别秦浩明,带着琉球众人前往鸿胪寺报道,而秦浩明他们则依旧是去兵部驿站。

    新任兵部尚书陈新甲为人活络,早已得知他们到来的消息,亲临驿站为他们接风洗尘。

    许是立场不同的缘故,席间众人只是谈些风花雪月之事,具体有价值的东西皆未涉及。

    不过,秦浩明和卢象升也未在意,彼此从未有交集,对方能够有此心态,已经不必苛求。

    而晚间赶来的杨廷麟,则把他所了解的京城态势一一告知。

    说起来很有意思,卢象升和东林党人亲近,杨廷麟向来更是以清流自称。

    可其它党派无声无息,反而是东林党人在谢三宾的带领下,闹腾最凶,一副不把秦浩明拉下马,誓不甘休的模样。

    说到后面,杨廷麟有些着恼,愤恨地说道:“那个谢三宾跟疯狗一样,和嘉定伯府眉来眼去。

    以秦督蔑视皇权为由,非要问罪秦督,怎么劝说都没用,不知是何居心?”

    “这狗日的仰慕柳大家,认为在下横刀夺爱,故而迁怒?!?

    秦浩明眉头一扬,嘴角泛起一丝冷笑,语气及其不屑。

    赖蛤蟆想吃天鹅肉!

    这家伙虽然对自己造不成什么危险,但跟一个苍蝇似的,着实让人呕心??蠢?,要找机会敲打一番。

    “无耻之尤,卑鄙小人!竟然拿国家大事泄私人之愤,何其可恨也?

    不行,吾要向众人揭发此僚丑恶嘴脸?!?

    杨廷麟嫉恶如仇,当场勃然色变,转身就待离去。

    “伯祥且慢!”卢象升叫住杨廷麟,“此事理不清,反而有碍破虏声誉。他谢三宾左右不过是一个太仆少卿,无需理会即可!”

    杨廷麟恨恨跺脚,第一次对东林党产生怨恨。

    接下来的两天内,局势变得很有意思。

    崇祯皇帝既未召见秦浩明,也没有下旨呵斥,仿佛当他不存在一样。

    卢象升进宫一趟后,回来后则四处接见同僚故旧,忙得不亦乐乎。

    于是,秦浩明变得被人遗忘一样,除了崇祯派出宫内的小黄门,接回嘉定伯府世子周作福之外,概无其他人拜访接见。

    直至第三日凌晨,方有复社巨子张溥和杨廷枢联袂拜访,请他到国子监和士子讲学辩论。

    “张乾度,你可不要瞎掺和,莫非还嫌不够乱不成?还是说你们现在跟东林党人是一家,想要帮他们对付我?”

    双方寒暄一番落座,听他们说明来意,秦浩明毫不客气说道。

    在金陵的那段时间,秦浩明和他们可谓相交莫逆,纵使多日未见,话语间还是相当随意。

    “秦督,何出此言?复社成员都是学子,东林党人是朝堂高官,别把我们想得跟他们一样肮脏?”

    杨廷枢故作不满的说道。

    以今时今日秦浩明的地位,文官的第一帅,犹能把他们当成朋友,纵使他们结交的据是高官,但还是让人心暖。

    “少来,还不都是一丘之貉?你们中举为官,不就是跟他们沆瀣一气,搅和在一起吗?”

    秦浩明撇撇嘴,半真半假的说道。

    复社和东林党人都自诩为清流,基本理念相似,唯一区别在于复社成员基本都是学生,而东林党人已经走上朝堂。

    学生是单纯热血的,但等到踏入官场中,也被被染黑了。

    “破虏切莫一棒子打死,大多数人还是能够洁身自好的。

    只是朝中没有正直能够领军的人物,方有今日诸多烦恼?!?

    张溥双手一摊,有点无奈。

    之所以这么说,他现在正谋划让周廷儒起复为首辅,取代薛国观。

    “哦,正直的,有这样的人吗?”

    秦浩明斜视一眼张溥,意有所指。

    眼前这位,可不是一般人物,秦浩明对他可不敢大意。

    虽然张溥和杨廷枢都是复社成员,表面上都跟他交好,但老实讲,他心中还是分别对待的。

    杨廷枢为人实诚,能脚踏实地,不会好高骛远。

    可张溥不同,他不仅在政治上极度狂热,而且还很有野心和手腕。

    在成名之后,他不肯按部就班地出仕熬资历升官,而是企图一步登天。

    借广收门徒以控制知识界、把持科场,最终达到左右政权之目的,并且一度真的让他成功!

    利用天下士子的宣传,帮助周延儒重新上位首辅,并捏住周延儒的把柄,让其不得不惟命是从。

    有一次,张溥甚至直接给了周延儒一个册子,上面写满了人名,有的要大用,有的要罢官,而周延儒居然也尽数照办,丝毫不敢违抗。

    想想吧,区区一介没有任何实际职务的“民间意见领袖”,居然能够在家??夭僮莩镁霾?,决定官员任免,把大明天下视为掌中玩物……

    这份泼天的狂傲和能耐,在后世有哪个学生干部做得到?

    在乡野之中??爻?,以闲人之身执掌天下……能把“学生运动”搞到这等地步,委实是空前绝后。

    当然,张溥最后也是因为太过嚣张,才被忍无可忍的周延儒或者其他某位大佬派人暗杀了……

    很显然,对于东林党官宦来说,张溥这个被他们花钱资助和造势捧起来的小字辈,就差不多相当于一条养不熟的疯狗。

    让他咬起阉党、勋贵之类的政敌,固然是所向披靡,屡战屡胜,可一旦倒戈反噬起来,也是让人深感痛心彻骨。

    “现时局动荡,首辅却更替频繁,当今薛首辅不过一个混吃等死之辈,难有作为?!?

    张溥自然不知秦浩明心中的想法,还在一面唏嘘,一面偷偷观察秦浩明的脸色,看他有什么反应。

    如果此事能得到他的帮助,那么卢象升自然跟他在一起,事情无疑更有把握。

    “你方唱罢我登场,犹如梨园戏子在唱戏。这大明首辅犹如走马观花,让人眼花缭乱??汕?,这十二年来,可有一个让人满意的吗?”

    终至此时,秦浩明总算明白张溥的来意。去国子监讲学是假,寻求帮助是真。

    可问题是,周廷儒是什么人,难道天下人还不知道吗?

    ps:感谢书友病已惊秋的打赏,感谢诸君的月票,今天争取多更,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