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八十二节 振聋发聩

第二百八十二节 振聋发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惭愧,惭愧……”

    每当秦浩明言及一句张溥往昔盛事,他便苦笑着说一句。到最后,已是泪流满面而不自知。

    杨廷枢则失神的看着脸带哀伤的秦浩明,心里空荡荡的,一层纸被捅破,竟然不知这些年都在干些什么,有何意义?

    周廷儒私德有亏,天下人皆知,可现在他们干的叫什么事?助纣为虐?

    “破虏,那吾等学子应如何才能匡扶大明,解民众于水火兵戈?”

    半饷,杨廷枢语带悲切凄声问道。

    “杨兄自幼生于官宦之家,想来应是衣食无忧,可知民间疾苦乎?”

    秦浩明背负双手,目光炯炯,直视二人。

    杨廷枢是南京兵部尚书庄简公杨成之孙、诸生杨大溁之子,何须为一日三餐发愁?

    张溥虽幼年穷苦,可成名之后,哪有饥饿之虞?

    “破虏此言何意?吾等岂不是因深知民间疾苦,方要朝廷减免税赋,不与民争利,可有错乎?”

    杨廷枢原本有些颓废的心情陡然高涨,这些问题平时和复社学子讨论最多,大家观点一致,最有心得。

    此刻,既然秦浩明说到这个问题,他又斗志昂扬,恢复信心。

    便是旁边的张溥,也暂时压抑内心的悲苦,把目光投向秦浩明,听听他有什么新的见解。

    二人的状况让秦浩明感到欣慰,终究不是官场老油子,还有自己的原则和良知。

    东林党就算了,复社士子他还是要努力争取。

    其实,不管是朝廷还是自己,今后和东林党反脸是势不可免。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利益之争。

    一方面要重整河山,势必要集权和军国化,要把国家全面动员,充分利用大明庞大的国力。

    而不是如现在这样,一团散沙。

    国家实际上有过亿人口,却被一个几十万人的建奴灭国,并且剃发易服,文明陨灭,这是何等之耻?

    “既知民间疾苦,可不知为何屡屡向百姓征收税赋,而官绅士子却丝毫不出?

    以至于穷者愈穷,富者愈富!

    还是说你们只是觉得官绅士子是民,普通百姓则是蝼蚁?”

    秦浩明越说越气愤,声音逐渐增大,隐隐有斥责之意。

    这些话自从来到大明,他没有向其他人说过,今日却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复社和东林,代表的却是新兴资产阶级,代表的是本阶层的利益。

    万历年间,税监和矿监确实侵害了大地主和大商人的利益,同时也损害了大量的普通百姓。

    从这一点来说,东林党的一些攻讦似乎有些道理。

    但更多的时候,就是纯粹的为了本阶层的利益而撒泼打滚……

    “征收农税,士子减赋乃大明国策,两百多年来据是如此。

    而万历年间征收商税、税监和矿监,乃是祸国殃民开始,人心松散,方有今日之危?!?

    张溥犹自辩解,这也是大明目前社会的主流说法。

    “哈哈哈……”

    这不是笑话的笑话,却让秦浩明笑得涕泪交加。

    过后,他满脸无奈摇头,嘴角带着讥讽朝二人说道:“不知大明士子是否有人读史乎?难道竟然不知有国才有家,国破则家亡乎?

    国破家亡,人财皆失!

    时人短视,疯狂逃税数十年,自以为占了大便宜,却不知实乃地地道道的自杀之举,可悲可叹!

    尔等不妨想想,若不是万历皇帝四处征收税赋,可有三大征胜利?若是三大征失败,大明又会如何?”

    说到后面,秦浩明疾言厉色,不留丝毫情面。

    想到建奴朝廷评价明史,竟然说是万历留下隐患,才导致灭国之灾。

    而后世的一些所谓史学家,更是极力鼓吹,不顾历史事实,委实让人无语至极。

    殊不知,大明的财政在万历之前确实是以农业税为主,但万历皇帝心知继续征收微薄的农业税,不但国库不够用,而且农民也无法忍受。

    所以,万历想方设法从江南的资本家中征收税收。

    由于管理外库的的户部不接受工商税,只收农业税,万历便把工商税收到内库,这就是所谓的万历贪财之迷。

    而实际上,万历三大征所用的钱,正是内库的工商税。

    通过廷击红丸移宫三案的精彩演出,东林党终于在万历死后第一次把持了朝政。

    他们马上逼迫泰昌皇帝废除了各项工商税收,充分暴露了东林党作为资本家代言人的角色。

    当时大明各地的发展及不平衡,江南工商发达,而几乎不用交什么税。

    北方各省的农民则难以忍受高额的税收,一遇到天灾更是食不果腹。

    辽东战事吃紧,国库空虚,怎么办?

    正是这种背景下,魏忠贤出现了。怎么做,当然是找东林党人交税。

    经过几年时间,国库开始又逐渐充足起来。

    天启的死是好机会。崇祯站在了东林党一边。东林党欲杀魏忠贤而后快,然而崇祯只免除了他的职务,令其守陵。

    后魏忠贤被赐死,崇祯临死前厚葬之。

    只有当崇祯上吊歪脖子树时,才想起大哥天启临终之言,要依靠魏忠贤。

    可惜年轻气盛的崇祯皇帝,只看到阉党的负面,却忽略了他们办实事的能力,遂有天下文人皆可杀之语!

    张溥和杨廷枢二人面面相觑,脸色难看,想不到平日春风和煦的秦浩明,今日竟然大发雷霆。

    杨廷枢有心分辨两句,却发觉无从说起。

    今日秦浩明之言,对他触动很大,说是振聋发聩也不为过,让他对过往所做之事产生怀疑。

    “江南富绅士子有多富有,相信无需秦某赘言。

    象东林的钱谦益,复社的冒襄,都不算大富之家??啥加腥宕υ白?,几十万两的身家,破虏应该没有说错吧?”

    秦浩明拍着杨廷枢的肩膀,冷笑这问道,不等他回答,又踱着方步走到张溥跟前说道:

    “大明人口众多,赋税一家再加,却是无兵可用,无饷可出,为何?

    明明白银多的都通涨了?民间的士绅阔佬们钱多得烧手?明明地大物博,北方灾,南方富有,怎么还会如此?

    二位自诩为国为民的大明精英,可曾想过?问什么?

    那是因为大明官绅不交工商税就算了,还有田产隐户、投充、献田,花样繁多,变着法儿的吸国家的血。

    更有东林党人,明明有庞大的政府,却为了利益,故意抵制,让大明行政效率十分低下。

    究其实里,是大明权威已经荡然无存,本朝的士绅阶层,已经自成格局,不再为大明效力了?!?

    秦浩明自问自答,类似于咆哮,所言所有,不要说大厅中的二人,便是远远的都能听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