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八十四节 空话、套话、屁话!

第二百八十四节 空话、套话、屁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六月,亦称季夏,指农历六月,正是一年中最热的季节。

    晨练完毕的秦浩明,望着深蓝天空叹了口气,天气是不错,可惜短期内休想老天爷下雨,今年北地的干旱无可避免。

    提起冰凉的井水迎头浇下,透体的清冷让人无比惬意。

    穿上亲卫新买的秀才服饰,秦浩明在杨廷枢的陪同下,说说笑笑朝国子监走去。

    六月,骄阳似火,暑气留恋,但这风风火火却远不能掩盖季节的丰富内涵。

    大街上,京师涌动的人流,以五颜六色的衣妆,汇成横亘天地间的七色彩虹,描绘着乱世生活凄惨的诗情画意。

    一路前行,秦浩明指指点点,以难得休闲的心情,融入大明平常生活。

    国子监坐落在京师东城区安定门内成贤街,与孔庙和雍和宫相邻。

    整个建筑坐北朝南,中轴线依序为集贤门、太学门、琉璃牌坊、辟雍、彝伦堂、敬一亭。

    主体建筑两侧有二厅六堂、御碑亭、钟鼓楼等,形成传统的对称格局。前院东侧有敬持门与孔庙相通,构成左庙右学,依山而建。

    沿袭金陵国子监风格,采用南方将军门式结构,建于十二级台阶之上。

    前立方形柱一对,白墙青瓦,置琉璃沟头滴水及空花屋脊,枋梁绘游龙戏太极,间杂卷草云纹,整体风格威仪大方。

    中轴对称、层层递进的院落,除了营造一种庄严、神妙、幽远的纵深感和视觉效应之外,还体现了儒家文化尊卑有序、等级有别、主次鲜明的社会伦理关系。

    国子监对于秦浩明的到来早有准备,二人才抵达院门,国子监祭酒李元模带着众人来迎接。

    时至今日,秦浩明之名早已闻名大明全境。更何况,昨日里崇祯已经有过吩咐。

    若不是碍于身份,今天的这场讲学他也想亲自听听。

    国子监有祭酒一人,从三品,相当于校长。

    司业二人,从四品。掌儒学训导之政,负责国子、太学、广文、四门、律、书、算凡七学的考核。

    至于下面的太宰、博士、助教等人,则没有资格参与迎接。加上张溥和杨廷枢,六人在祭酒李元模的提议下,先拜孔庙。

    在大明,每一州、府和县治所在都有孔庙,孔子被广为推崇。

    因此,官办教育机构也叫做文庙或孔庙,有时也称作庙学。

    而将官办教育机构称为文庙的情况更为普遍,同时这里也是每年祭祀孔子的机构。

    因为孔家后人不争气,秦浩明心里多少不以为然,但入乡随俗,他还是装作颇为兴致盎然的样子,上了一炷香。

    及后,便开始今天的主要内容,向国子监士子讲学。

    因为人太多的缘故,主讲之人必须站在外殿,其他学子则分布在讲堂、斋舍、祭祀专祠内。

    让秦浩明非常意外的是,负责主持的竟然是著名的水太凉头皮痒——钱谦益。

    祭酒李元?;耙舾章?,四周学子热烈的掌声顿时如潮水般响起。

    钱谦益双手朝四周作辑行礼,风度翩翩。虽然因为此人风骨原因,秦浩明有点不喜欢,但在学子士林中,他却是名望非常高。

    此时钱谦益作为东林魁首,现在还没有发生剃发降清的变节行为。

    作为明万历三十八年一甲三名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出任浙江主考官,转右春坊中允,参与修《神宗实录》。

    他在学界文坛的宗主地位,因此丝毫没有动摇。

    不得不说,他的卖相不错,四十多岁的人了,依旧保持纤瘦身材,几缕山羊胡须反而增添几许文人气质。

    想想也是,大明取士有以貌取人的习惯,不然他也不可能起复成为礼部侍郎、翰林侍读学士。

    要知道礼部代表一国的脸面,地位尊崇,负责礼仪、接待、祭祖等重要工作。

    钱谦益跟秦浩明也是初次见面,同时这也是崇祯的交待。

    作为翰林侍读学士,东林魁首之一,崇祯有意让他和秦浩明过过嘴仗,看他如何辩驳?

    钱谦益显然也明白崇祯的意思,并且通过张溥了解秦浩明昨日的言论。

    故而,在说完一番欢迎之后的礼仪用词后,他便亦有所指的说道:“耶呼?想吾东林党人向来弘扬圣人之言。

    遵循君子应该谨慎地修养德行,具备了德行才能获得民众,有了民众才会有国土,有了国土才会有财富,有了财富才能享用。

    德行为根本,财富为末端。如若本末倒置,民众就会互相争斗、抢夺。

    因此,财富聚集在国君手中,就可以使百姓离散,财富疏散给百姓,百姓就会聚在国君身边。

    不意今日听闻,有人想要增收商税。

    若此,岂不是重蹈万历皇帝当年矿监税使横行,岂不是令天下黎明百姓无活路耶?

    试问在场诸君,此等情况吾等读圣贤书人应如何予以解决?”

    钱谦益借用《大学》中的轶事典故,满脸悲愤之色朝在场学子问道。

    秦浩明撇撇嘴默不作声,又是来这一套,历史证明东林党人也就这点难耐了。

    明明掌握大义名分,在乡野中也略有薄名。

    可惜没有一个心胸开广的人作为领袖,自诩为清流,但其已背离宗旨,热衷党争,并借京察等名义互为倾轧。

    今天,看来他准备借着在士子当中的名望,让自己栽个跟头。

    下面士子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多有愤慨。

    而张溥和杨廷枢则脸上红一阵绿一阵,他们想不到钱谦益一上来就如此犀利,这哪里是讲学,分明是想来一场辩论???

    正当稍微有些冷场之际,一个颇为英俊的少年走入场中,向四周团团行完礼后大声说道:

    “各位学长,小生桐庐颜蛰,今日就虞山先生所问抛砖引玉一番,请各位师长指点?!?

    初生牛犊不怕虎!

    年轻的颜蛰站在场中,神采激扬,锋芒毕露,目光清澈,面如冠玉,嘴角略带绒毛,一身崭新的士子服装服服帖帖。

    他朝四周看看,方才意气风发说道:

    “小生以为,我辈读书之人,要秉承顾山长: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对内提高自己的德性修养,对外关心国事,志在社会民生?!?

    颜蛰先引用东林书院顾宪成山长的话语,抬眼看了一下众人,开口继续说道。

    “现在民生调零疲敝,朝政运转艰难,我们应呼吁天下有识之士,共同献策建言。

    振兴吏治,开放言路,革除朝野积弊,反对权贵贪纵枉法,惠商恤民,如此天下自然可得清平矣……”

    颜蛰洋洋洒洒一口气说了十几分钟,概括起来大致是:主张政事归于六部,公论付之言官,使天下欣欣望治。

    主张既重视农业,也重视工商业,要求惠商恤民、减轻赋税、垦荒屯田、兴修水利。

    反对屡见不鲜的科举舞弊行为,主张取士不分等级贵贱,按照个人才智,予以破格录用。

    加强在辽东的军事力量,积极防御建奴的进攻。

    这番话就是东林党人的主张,可在秦浩明耳里不过是陈腔滥调而已,讲了几十年了也没有什么新意,还是停留在嘴上。

    可是这却引来其他学子一片叫好,皆言有理。

    “不错,颜蛰学子深得我国子监精髓,言之凿凿。希望今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有所作为?!?

    钱谦益点点头,抚须赞道,对于颜蛰的表现显然是满意至极。

    “谨遵教诲!”

    颜蛰面有得色行礼退下。

    “不知秦督对于东林党人的主张有何看法?”

    钱谦益转过头来,朝秦浩明施礼,有些得意的问道。

    其实认真来讲,这些东林党人的政治主张完全没有错。正是这些针砭时政的主张要求,得到时下社会的广泛赞同与支持,故谓之以清流。

    “说的好像不错?”

    秦浩明高大挺拔的身材欣然站起,走到外殿正中间,朝四周士子行礼。

    “哇,好年轻啊,恐怕还没我年长!”

    “果然长得一表人才,怪不得柳大家委身与他?!?

    “端得是英雄人物,吾辈男儿应如是!”

    ……

    顿时,国子监士子的眼光齐涮涮的聚集到秦浩明身上,嘈杂声四起,目光多带崇敬。

    要知道,秦浩明的事迹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发酵成熟??梢运?,大明士子都以他为奋斗的目标,励志的榜样。

    如今有缘一见,自然是欣喜若狂。

    负责主持的钱谦益立马让众人安静下来,朝秦浩明问道:“秦督好像有不同的见解?”

    “在本督看来,东林党人的这些主张,只是思想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

    秦浩明嘴边泛起一丝微笑,又仿如是讥讽。

    “何解?”

    钱谦益从未听过这句话,虽然字意不难理解,可出于谨慎,还是朝他问道。

    秦浩明环顾四周,在国子监士子们伸长脖子的等待中,方才缓缓说道:“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话说得很漂亮,可若要本督通俗点说,你们这些只是空话、套话、屁话。归之为一句话,空谈误国!”

    一石激起千层浪!

    此言一出,现场一片哗然!

    PS:近两天有事情,只能一更,不好意思。从明天起,有可以恢复两更了,厚颜恳请诸君帮忙投票,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