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八十六节 男儿功名马上取

第二百八十六节 男儿功名马上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今日,发生在国子监的这场辩论也好,演说也罢,对大明士子的冲击无疑非常巨大,在今后引发了许多人的思考和关注。

    当然,也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和生活轨迹,士子颜蛰就是其中之一。

    “破虏今日之言,句句真知灼见,更有奇言妙语,令人振聋发聩,他日必是士林一段佳话?!?

    国子监大门集贤门外,张溥和杨廷枢二人在古槐树下,对着即将离去的秦浩明兴奋说道。

    他二人据是士林中的精英,自然明白今日的辩论演讲,必将随着时间传向大明的每个角落,引发众人探讨。

    不管褒贬如何,但注定会让秦浩明大名再次响彻江南江北士林。

    更何况,道理是站在他一边,无非是人心向背的问题而已!

    “唉!这国子监千百年来是读书的好地方,办学历史源远流长,华夏文脉经百折而不挠,历丧乱而不息。

    大明对士子如此优待,我等读书人不能辜负它??!”

    秦浩明答非所问,抚摸着国子监的粗壮古槐感慨万千。

    在国子监里,古槐成片。

    因自周代起,就有面三槐,三公位焉之说,即在皇宫大门外种植三棵槐树,分别代表太师、太傅、太保的官位。

    古人所谓:登槐鼎之任,即三公之位。所以历朝历代,人们就把国槐视为公卿大夫之树。

    而在国子监里广植槐树,喻示着监生们可以考中高官之意。

    在周代,国子监的内外就广植槐树,所以在我国历代的国子监内外就沿周礼之制,都广植槐树。

    每年七八月间,槐树开花时,满路芬芳,散发着淡淡幽香的槐花常?;崧涞叫腥松砩?。

    为了给士子一个最舒适的学习环境,大明对教育的投入是巨大的,即使是在这风雨飘零缺粮少饷之际。

    京师国子监规模宏大,延袤十里,人声鼎沸。

    校内建筑有射圃、仓库、疗养所、储藏室外,教室、藏书楼、学生宿舍、食堂等二千余间。

    教学和管理设有五厅,绳衍厅、博士厅、典籍厅、典簿厅和掌馔厅,六堂:率性、修道、诚心、正义、崇志、广业诸堂。

    每个学子每月还有禀食,用以保证寒门士子也可以心无旁骛完成学业。

    斗米养恩,担米养仇。

    张溥和杨廷枢长叹一声默然无语,思及过去种种,面有赫色。

    他们虽不是官员,但也享受着大明朝廷的各种福利,却没有帮大明尽过一份力,反而多有不满,甚至是拖后腿。

    “张兄,杨兄,小弟请了蕺山先生开办临浦书院,两位是不是要意思意思?”

    见他们有些难为情,秦浩明轻轻岔开话题,笑意盈盈的向他们问道。

    “蕺山先生在帮你创办临浦书院?”

    杨廷枢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问道。

    “然也!”

    秦浩明得意洋洋地眨眨眼睛,笑得及其下贱。

    人的名,树的影!

    有刘宗周这张名片,再有复社帮忙宣传,临浦书院必将扬名整个大明,天下学子将会趋之若鹜前往临浦,那自己的人才就有保障。

    作为投资人,自己接着在临浦书院增设一些学科,规定一些制度,不仅可以得到想要的人才,而且必然让科技树渐渐成长。

    “那吾等必竭尽全力,书院落成之日,一定带人去游学?!?

    张溥双手一拍,兴奋的说道。

    刘宗周可是大明有数的大儒,人品高洁,学问渊博,如今竟然心甘情愿为秦浩明办学,可谓异数。

    “甚是期待!临浦见!”

    秦浩明双手抱拳,就待离去。

    “秦督请稍等!

    国子监祭酒李元模从国子监大门内急匆匆出来,喊住秦浩明。

    后面跟着颜蛰,一袭青衣秀才袍被浆洗得有点褪色,依稀可以看见有补丁的模样,身上没有任何配件装饰。和其他国子监士子相比,无疑显得非常寒酸。

    可是颜蛰却没有觉得丝毫不妥,不高的身材挺得笔直,步履坚定,脸上始终洋溢着自信笑容。

    “秦督今日一番演讲,可把国子监最优秀的士子给拐跑喽?!?

    李元模指了指跟随在后的颜蛰,语气中颇有几分无奈。

    “参见秦督!学生想追随大人建功立业?!?

    颜蛰礼仪周到,稍显稚嫩的脸庞有着几分坚定。

    “哦,既然是国子监优秀士子,大比之年考取功名应该不难,缘何想要投身军旅?”

    秦浩明蹙着双眉,有些疑惑的问道。

    在大明,对士子来说,考取朝廷功名自然比什么书办、幕僚来得更有前途。

    虽然有人才投奔自己,无疑是一件非??牡氖虑?,但其中缘由,他却想知道。

    “实不相瞒秦督,学生和海陵伯玉交好。年前卢学长曾有提及让学生加入天雄军之事,然当时尚为思虑成熟。

    今日秦督一席话,彻底让学生茅塞顿开,千条万路,并非只有科考一途?

    况且,学子家中寒苦,今日为见秦督一面,竟然要向同窗借衣服方能出场。

    想来,即使学生中举,得授功名,依大明俸禄,学生若不贪腐怕也难以和同僚相处?

    竟如此,何不另谋他路?

    也省得家中父母为了筹措自己求学费用,百般操劳忧虑?!?

    颜蛰笑得有些苦涩,但目光清澈坦荡,看来是经过深思熟虑。

    “好!男儿功名马上取,无愧此生大丈夫!

    颜士子即刻到登州找伯玉,先跟随他一段时间,看能不能适应军旅生活?!?

    秦浩明哈哈大笑夸口赞道,随即找张溥借了一百两给他。

    如今,他贵为几省总督,身上基本都不带钱,俱在亲卫身上。今日倒是不凑巧,因为来国子监,没有让亲卫跟随。

    只是,如此不经意的一个贴心小动作,却让颜蛰泪流满面,凝语哽咽,“多谢秦督,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学生出身贫寒,吃得了苦,定不让秦督失望?!?

    秦浩明笑笑拍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励,接着拜别众人告辞离去。

    今日收获不错,不仅仅是颜蛰加入的问题,而是说明大明士子并非全是迂腐之人。

    过往,只不过是让东林党人控制了舆论,把握了科场,方有舆情一边倒的情况。

    想到舆论,秦浩明心里蓦然一动,嘴边掠过一丝笑意,看来是需要报业这个大杀器搞出来,用以控制喉舌。

    宣传的威力,他可是比任何人都明白意味着什么。

    “秦督,下官奉命带您面见天子?!?

    正当秦浩明低着头想着报业的事情,骆养性笑眯眯拦住他,一脸恭谨。

    “骆指挥使,好事还是坏事???被天子晾了几天,心里忐忑不安呐?”

    双方在宣府合作得不错,也算小有交情,因此秦浩明大大咧咧的问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