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八十八节 首辅之言

第二百八十八节 首辅之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脸色一沉,犀利的眼神扫向薛国观。作为首辅,让各省自救,说穿了就是毫无作为。

    而把注意打到皇家内库中,更是他所不能容忍,那意味着皇权将被内阁完全架空。

    “薛首辅难道就没有一点应对措施,满朝大臣也束手无策?”

    薛国观脸色发苦,心里暗自腹诽,自己又变不出粮食和纹银??蠢聪胍蚰诳獾淖⒁獠幌质?,那是天家的禁脔。

    不违背崇祯的意思是他的为首辅的一贯法宝,他硬着头皮说道:“微臣倒是有一个应急之策,却是要天家帮忙?”

    崇祯脸色缓和下来,有方法变成,至于帮忙什么的,责无旁贷,毕竟天下都是自己的。

    “薛首辅请说,朕自当尽力为之!”

    “皇上,国库虽然空虚,但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府库中有粮有财,何不暂时借助,以解燃眉之急?

    外廷朝臣可以包在微臣身上,至于皇亲国戚,却非得皇上亲自出马不可?”

    薛国观咬牙沉声说道。

    他这这也是被崇祯逼得没有办法,方出如此下策??梢韵胂?,随着计划实行,朝野上下必然是骂声一片。

    故而,他也存了一点小心眼,让崇祯先向皇亲国戚开刀,那他的阻力无疑会小了许多。天子坚持如此,群臣也不敢对他进行太大的攻讦。

    历史就这么真实的展现在眼前,秦浩明有一种恍然的感觉。

    由于内阁理财无方,导致中央财政入不敷出,薛国观为了摆脱困境,出了一个馊主意,向皇亲国戚、达官贵人借助。

    崇祯皇帝无可奈何地同意照办,于是他以皇帝圣旨的名义,首先在武清侯李国瑞身上开刀,要他以“借助”名义捐献白银四十万两。

    此时的皇亲国戚都凭借特权发财致富,却毫无忧国忧民之心,李国瑞也不例外,犹如铁公鸡——一毛不拔。

    可他又不敢公然违抗圣旨,只得故意装穷,拆毁自家房屋,把家中杂物摆到大街上出卖,闹得满城风雨。

    这简直有损皇家体面,崇祯皇帝大为恼怒,下令剥夺李国瑞的爵禄,李国瑞惶惶然惊吓而死。

    然而“借助”之风愈刮愈烈,弄得皇亲国戚人人自危,破财消灾又心有不甘,于是乎造谣惑众。

    孝定太后,崇祯皇帝的曾祖母在天上指责皇帝对外戚过于刻薄,要遭受天谴,崇祯的儿子行将夭折。

    这当然是谣言,但是蹊跷得是,崇祯皇帝的第五个儿子朱慈焕果然死去。

    这种意想不到的打击,使崇祯皇帝追悔莫及,为了向孝定太后有所交代,立即追封李国瑞七岁的儿子为武清侯,悉数退还李家上缴的金银。

    经过这一挫折,崇祯对薛国观恨之入骨,只是不便发作。

    秦浩明眼观鼻鼻观心,默不作声,如今内库充实,看崇祯会如何选择?

    崇祯犹豫盘算良久,半饷方才缓缓说道:“薛首辅有几成把握?”

    “当有八成!只要说明年成好的时候再归还,想来勋贵大臣应该会同意?!?

    薛国观急于解决烫手山芋,此时已经顾不得太多,竟然口称有八成之多。

    他就不想想,先不说这些勋贵大臣的反应如何?

    大明国库这些年来,一直是寅吃卯粮,欠的债不知有多少,按目前的农业税制度,有能力偿还吗?

    这些精明的勋贵大臣,岂能不知国库情况?

    秦浩明见崇祯颇为意动的模样,好像在计较着得失,他心里有些着急。若是让崇祯答应下来,那可就是金口玉言,不方便更改。

    可自己毕竟不是朝臣,会不会有些失礼,还是事后再献言为好?

    一时间,他有点患得患失,坐卧不安。

    “秦爱卿可是有什么好的建议?”

    秦浩明的表现崇祯看在眼里,想到他一贯计谋多端,便抱着试试的态度问道。

    “皇上,薛首辅,下官观察到白银已经成为社会财富,商业税低在这种情况下就成为了严重的问题。

    大量的白银在市场上流通,但是朝廷却无法抽税,无法把繁荣的社会经济转化为强大的国力。

    更严重的是,赋役折银征收之后,粮价的波动加剧,其中大量的好处都落到了富商手中,国家与百姓陷入交困的境地。

    难道征收商税如此困难吗?这大明王朝真要被些蛀虫掏空不成?”

    秦浩明也是死马当活马医,既然有机会让他发言,若是言辞不够犀利,怕起不了什么效果。

    故而,他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把这些朝堂大臣呼之为蛀虫。

    大明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境地,不知崇祯和朝堂重臣怎还有如此好的心态,居然不懂变通,委实让人无语?

    对于这些东林党人或者说大明所有的利益阶层,包括崇祯,说实话,秦浩明内心还真非常佩服这些人,这是一批道德理想主义的殉道者。

    他们身体力行,鞠躬尽瘁,为大明王朝的整体利益献身亡命。

    然而他们又滞留在理想化的境界,在实践中表现为无能又无奈,软弱,退缩,麻木不仁,直至遭受灭顶之灾。

    可纵使如此,他们依旧无怨无悔,真是让人又气又恨。

    “秦督慎言!”

    见秦浩明把朝堂大臣比喻为蛀虫,薛国观低喝一声,作为百官之首,那他又成什么?

    崇祯则站起身,背负双手,蹙着眉头,眺望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时至今日,他已经非常后悔当初重用东林党人,以至于现在成尾大不掉之势。

    故而,近几任首辅,他都是选择非东林党人担任。

    奈何他们也对付不了东林党人,每日里只是喋喋不休的争吵,委实让他不厌其烦。

    现在,秦浩明的话无疑让他心里蠢蠢欲动,或许,这是一个改变时局的好办法?

    薛国观责怪的看了一眼秦浩明,怪他不该多嘴,他不是一个锐意进取的首辅,不想跟东林党和勋贵集体争斗。

    “此事容后再议,秦爱卿还是和薛首辅说说减免宣大五省三饷的事情?”

    征收工商税的事情,委实太过渺茫,崇祯左思右想也不知要如何才能得以实行?

    加之薛国观的事情他也没有完全想好,索性放过这些杂事,转而解决秦浩明的提议。毕竟宣府有粮他清楚,有可操作性。

    秦浩明跟薛国观把宣大情况稍微介绍,并说明天气大旱对时局的影响,看能否减免西北和宣大的三饷。

    其实在他看来,最应该要减免的税赋之地正是西北,宣大情况要好上许多。

    奈何他知道,说了也是白说,户部没有粮饷拨付,西北下面的官员肯定照收不误。

    更何况西北是杨嗣昌亲自坐镇,他是三饷征收的倡导者,想叫他放弃,殊为不易。

    反不如宣府是卢象升坐镇,命令可以得到执行来得实在。

    “万万不可,朝廷已经捉襟见肘,实在无能力减免任何地方的税赋。若是宣府有余粮,不妨可以接济朝廷一部分。

    至于西北拥有耕田达几十万顷之多,区区一百万两白银分摊下去,一亩地不过毫厘而已,不足挂齿。

    再说,想那八百里秦川沃野只需一个丰收,便可得钱粮无数,无需堪忧!”

    薛国观一脸惶恐之色,再无半分首辅沉着冷静的模样。要是三饷取消,他都不知道这个首辅如何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