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八十九节 教崇祯用人

第二百八十九节 教崇祯用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哈哈……万万不可……无需堪忧!这就是堂堂大明首辅之言,可笑可叹!

    居庙堂之高,上不能为君王分忧,中不能统帅群臣,下不能为黎民谋福祉,谈何首辅?”

    秦浩明霍然站起,指着薛国观哈哈大笑,不顾他阴鸷的眼神,状若癫狂。

    去他妈的!

    实在无法忍受,一国之首辅,竟然说出如此幼稚的话,连忧国忧民都做不到,他还有什么好客气?

    西北拥有耕田达几十万顷之多,区区一百万两白银分摊下去,一亩地不过毫厘而已,不足挂齿。

    八百里秦川沃野只需一个丰收,便可得钱粮无数,无需堪忧!

    这是什么话?是人话吗?

    心哀莫过于死,大抵如此。

    在秦浩明看来,其实天灾也好,建奴也罢,西北流贼也无妨,大明上下若是凝聚一心,这些不过土崩瓦狗而已!

    如今看来,即使歌舞升平一片,大明朝廷迟早也要被衮衮诸公断送。

    道不同不相为谋!跟这些人也没有什么好虚与委蛇,平白玷污自己。

    崇祯目光复杂的盯着犹自癫狂的秦浩明,能感受到他愤怒和悲切,这是一种毫不做作的内心独白。

    回顾他为大明所做的一切,再看薛国观脸色泛白,一脸愤怒的神态,崇祯的心里百味陈杂。

    “皇上,微臣惶恐。这原本只是正常的朝廷决策,却无端遭此诘难,求皇上做主!”

    薛国观瞳孔血红,颤悠悠的离座跪地,悲愤的朝崇祯皇帝申诉。

    他实在想不清楚,和秦浩明平日无冤无仇,而且还多次释放善意,秦浩明这般是何意?

    “薛首辅暂且回去,待朕问清究竟?”

    崇祯温言劝慰。

    薛国观一脸木然站起身,行礼离去。他明白崇祯是在和稀泥,甚至可以说在拉偏架。

    可那又如何?大明朝廷以下犯上还少吗?

    充其量一个大不敬的罪名,可大可小,就看有没有靠山而已!

    “秦爱卿,你这暴烈性格,似乎不适合在官场,倒是在战场比较适合?!?

    崇祯喟然而叹,摇摇头,目视南方,仿佛看到福建和广州两地,血光四溅,人头滚滚。

    “皇上,您委实不容易?!?

    望着崇祯忧心忡忡的模样,千言万语涌在秦浩明心头,最终只是这短短几个字。

    “朕死,无面目见祖宗,自去冠冕,以发覆面,任贼分尸,勿伤百姓一人?!?

    崇祯在1644年三月十九日凌晨于煤山自缢前,留在衣服上的那份遗诏,或许是自己开始敬佩他的原因。

    其实,在最后的那段时间里,他完全可以将辽东的军队调进关内,镇压西北叛军。但他没有,誓死捍卫国门,不允许外族的侵入。

    崇祯,在最后时刻,用生命诠释了大明祖训——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便一如当时的秦始皇,蒙恬率领的三十万最精锐的边军,始终防范着匈奴,不曾入关平叛。

    因为他们都知道,异族的大刀会让华夏亡国灭种,断绝文明。

    而叛贼,或者说起义军,只是兄弟阋墙,虽国位易手,但华夏文明仍在,国祚犹存。

    崇祯微微一笑,望着秦浩明刚毅的脸庞,心中再次充满君臣相宜的感觉。

    “现在薛首辅已离开,有什么牢骚,说来听听,为何如此失态?竟然不顾君前失仪?”

    秦浩明惨然一笑,意态萧索,望着园内葱葱郁郁的美景,狂闷得想大声嘶吼。

    大明朝堂到处是充斥着温提仁、刘宇亮、周廷儒、薛国观之流的首辅大臣,纵使崇祯再勤政,也改变不了灭亡的局面。

    不要说他,即使是自己知道历史大势,假使坐上皇位,如果不能清除这些人渣,怕也是难以改变结局。

    因为,除了能力之外,崇祯已经尽力了。

    “皇上,薛首辅私心太重,能力不足,不是首辅人选。更何况,他在给您下套,这才是微臣不能容忍之事?!?

    秦浩明手抚双腿,坐在锦墩上,目视崇祯诚恳的说道。

    其实何止是薛国观不堪,接下来的起复的周廷儒、魏藻德等人,何不是都如此?

    这一方面说明崇祯识人不明,另一方是大明科举制度和坏境造成,因为这些首辅基本由状元担任。

    当然,更主要的还是崇祯看人有问题。

    其实,崇祯时期除了文人不行,而武人也是一个名将辈出的年代。

    孙承宗的睿智、毛文龙的诡诈、曹文诏的威猛、左良玉的骁勇、卢象升的坚定、孙传庭的谋略,以及杨嗣昌的士为知己者死,筑成明末最后一道坚固的城墙。

    但非??上?,崇祯都没有用好他们,包括投降建奴的祖大寿和洪承畴。

    微风拂面,园中静悄悄一片。

    崇祯轻按额头,心道此子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在他面前直言,还是年轻有冲劲,竟然真敢在帝王面前畅所欲言?

    “一件事一件事来,薛首辅不行,那有谁入得了你的眼?”

    崇祯眼里闪过一丝戏谑,朝他问道。

    至于薛国观给他下套之事,以他的政治智慧自然明白,但却不得不入彀,两难??!

    “微臣和朝臣很少接触,不知何人可为首辅?况且,如此大事必须圣心独裁为好。

    只是微臣认为,并不是学问高就可为首辅。

    在宣大边镇任职半年,微臣也有提拔了一些官员,对于用人有一些心得体会,请皇上雅正?!?

    秦浩明毫无顾忌,在崇祯略有笑意的眼光注视下继续说道:“宋代司马光讲: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

    微臣理解为德才兼备、以德为先,有德有才破格任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无德有才限制使用;无德无才坚决不用。

    德必须驭才,才必须从德。这是选人用人的根本所在,不能舍本逐末。

    薛国观乃大明首辅,心无君王百姓,便是无德。

    西北虽有八百里秦川沃野,可是这几年陕西已经多年大旱,并且年景一年不如一年,地里的收成,实在无法支撑如此多的赋税。

    作为首辅,他不可能不知晓。

    但他竟然说区区一点旱灾又算得什么?哪天老天爷下点雨不就完了吗?

    何其荒谬?

    岂不闻,民从贼,多起于饥寒。兵从贼,多缘于缺饷。剿匪的根本,还在于要让民众可以有活路。

    皇上可知,练饷的征收,正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地里干旱,田地颗粒无收,请问如何纳饷?

    左右是死,何不从贼?”

    这是最后解除三饷的机会,秦浩明不敢有丝毫遮掩,故而该说的不该说一概言之。

    PS:感谢书友汉王张云大赏,铭感盛情,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