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九十节 朕不相信

第二百九十节 朕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说来容易做起来难??!”

    听完秦浩明的话,作为帝王之尊,崇祯长叹一声,疲惫的靠在椅后,无尽心酸。

    朝中种种弊端,他不说洞若观火,但基本的大抵知悉。

    就说这首辅之争,哪一次不是闹得轰轰烈烈,最后以妥协平衡收场。

    作为他来讲,能力倒是求次,重要的是要能贯彻他的旨意,可偏偏总是不能如愿。

    “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如今国家内外交患,皇上要用的是和您上下一心之人,而不是一味的妥协,和文官纠缠不清。

    更何况,朝廷上的大臣早已经不算大明臣子,和皇上早已离心离德?!?

    阳光照耀着崇祯鬓角间丝丝白发,晃得秦浩明的心里更加难受。

    说实话,讲这两句话的时候,秦浩明的心里也相当矛盾。

    他明知崇祯未必听他的话,可能也没能力和魄力处理朝堂大臣关系。但想到崇祯的所作所为,又忍不住想指点一二。

    即位的崇祯,才仅仅是一位十七岁的少年。在执政的十七年风雨中,为了延续大明的国祚,始终兢兢业业。

    节俭自不必说,没有花费一分民脂民膏。

    主要还是勤政,白天上朝,晚上加班,每天要工作七八个时辰以上,那可是后世十四至十六小时??!

    但他很坚定,即使到了后期,知道自己的结局,却依然尽心尽力、任劳任怨,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

    十七年间,曾六次下罪己诏。

    终于,在黑夜的笼罩下,崇祯于神武门出,向煤山走去,离开了让他难以割舍的紫禁城。

    那时的煤山,早已失去了往日的葱郁与秀丽,成为他最后的归宿。陪他走到最后的,只有一直忠心耿耿的司礼太监王承恩。

    他的离去,无声无息。

    仅留下那棵“罪槐”,几百年来默默地诉说着他的刚毅,他的无畏,他的不妥协。

    而朝中大臣知道李自成的闯王大军即将兵临城下,他们也做好了改朝换代的准备。

    反正咱有治理才能,熟悉政治,谁当皇帝没关系,还得用我吧?

    尤其以明朝最后一任首辅魏藻德最为典型,状元出身,在危难之际走马上任,崇祯对他寄予厚望,但他让皇帝很失望。

    城破前三天,崇祯问他有何对策,并说:你只要开口,我立刻下旨照办。

    魏藻德跪在地上,屁股撅得老高,一声不吭。崇祯气疯了,一脚踢翻了龙椅。魏藻德还是保持着跪姿,屁股撅得老高,一声不吭。

    城破,崇祯自尽,魏藻德投降。

    李自成问他:你为什么不去殉死?

    这个无耻的人回答说:“方求效用,那敢死?”

    李自成手下大将刘宗敏指责其身为首辅而误国,魏藻德为自己辩解:“我本是书生一个,根本不懂得政事,加上崇祯无道,所以才亡了国?!?

    刘宗敏听了大怒说:“你从一介书生到状元,不到3年就做了宰相,崇祯哪点对不起你,你竟诋毁他?!?

    说罢,命人掌其嘴数十下。但打耳光,只是魏藻德噩运的开始。

    他被刘宗敏抓捕入狱,在被夹棍夹断十指的威逼下交出白银数万两,然而刘宗敏绝不相信一个内阁首辅仅有几万两白银,继续用刑。

    五天五夜的酷刑后,魏藻德因脑裂死于狱中。

    “秦爱卿此言何意?如何说朝中大臣和朕离心离德?切勿侍宠生骄,胡言乱语?”

    秦浩明的话太刺耳,崇祯黑着脸,不豫的问道。

    整个大明,也就是秦浩明敢讲这种话。也就是基于这段时间的了解,崇祯才没有大怒。

    “皇上,微臣从不诳语。要证明此事也非常简单,刚好薛国观不是要您负责皇亲国戚捐助吗?

    国家有难,有钱出钱,有力出力。这就是试验他们是否忠诚的最好方案?!?

    秦浩明的眼神坦然对上崇祯皇帝,沉声回答。

    崇祯微闭着眼睛,细心的思考着。

    他是一个高傲的人,极为爱面子,一时间,难以抉择。

    “若是微臣所料不差,即使贵为天子,怕是皇上向大明的文武勋贵要求区区五十万两捐助,难于上青天?!?

    话已经说到如此程度,秦浩明决心让崇祯见证现实,了解朝堂官员的丑恶嘴脸。

    或许,大明江山还可挽救?

    毕竟历史已经证明,在最后的日子里,崇祯这个极爱面子的皇帝,曾为挽救江山社稷做了最后的努力,放下帝王之尊,去哀求大臣和勋贵们捐款,给防守北京城的士兵发军饷。

    结果皇亲国戚一毛不拔,满朝文武装疯卖傻。

    崇祯发出捐款号召后,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来到户部,热泪长流,捐出了自己毕生积攒的四百两银子。

    崇祯得知后,马上给他赏了一个锦衣千户之职。

    相比这个捐出全部身家的老人,那些文武百官、皇亲国戚就非常不堪了。

    内阁首辅魏藻德,捐了五百两。太监首富王之心,捐了一万两……

    崇祯的意思是以三万为上等,但没有一笔达到此数,最高一笔只二万。大多数不过几百几十而已,纯属敷衍。

    更多的权贵在哭穷、耍赖、逃避,一时间什么奇葩事都出来。

    有的把自家锅碗瓢盆拿到大街上练摊,有的在豪宅门上贴出此房急售……这一切都是在告诉崇祯,咱真的没钱,看你怎么着?

    在这次崇祯哀求权贵们捐款救国的运动中,总计募捐二十万两。

    劝京城权贵们捐款的同时,崇祯还同时让每一个大臣从自己故乡举出一位有能力捐款的富商。

    但只有南直隶和浙江各举一人,余省皆未及举也。

    崇祯明明知道这帮人贪污受贿,有的是钱,也曾屡屡以国家民族大义来晓喻他们。但权贵们就是不愿意放血,他虽贵为天子,却一点辙都没有。

    经过此事,令他彻底绝望。

    这是发生在三月十日,距离北京城陷落,崇祯自杀只有八天。

    “朕不相信朝臣会如此不堪?就依秦爱卿之言,试探一下也好?!?

    秦浩明如此笃定的表态,反而激起崇祯的决心,若真如此,大明无救尔!

    “此事若真,求皇上答应微臣改革朝堂三件事?!?

    秦浩明一脸沉重,缓缓说道。

    这将是自己为崇祯个人的皇位,所做的也是最后一次努力。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