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二百九十二节 临别前夕

第二百九十二节 临别前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皇上若是宅心仁厚心存不忍,反而是害了他们。有大明在,他们终究还能继续享受荣华富贵,若是……”

    秦浩明长叹一声,没有往下说,可意思已经表述非常清楚,无需赘言。

    同时,他的眼中悠然向往。说起来,大明并不是没有明白人,孙传庭绝对要算一位。

    孙传庭,字伯雅,山西代县人。崇祯八年,孙传庭得到启用,先调为顺天知府,次年又擢升为陕西巡抚。

    卢象升早期练兵,崇祯尚能保障物资军饷。到孙传庭这里,却穷的叮当,最多只给十万两白银,其他要啥都没有。

    但孙传庭很淡定,只给朝廷提一个要求:不给钱我认了,但我要干什么,朝廷也别管。孙传庭要干的,其实就是俩事:筹饷,练兵。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支凶悍的秦兵,从饷银到粮食,大多都依托孙传庭开发出的军屯以及陕西当地富户的供应,极少让朝廷买单,性价比甚高。

    只是崇祯委实坑人,

    最为悲壮的当属大明后期,崇祯屡屡催缺粮少饷的他出潼关与五十万闯王大军决战。

    无奈之下,他又找当地土豪们筹款,可土豪们有朝廷人罩着,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随便给几个钱,跟打发叫花子一样。

    临行前,他宴请以顾老爷为代表的土豪们,后者认为可以送瘟神了,一个个都很开心。

    孙传庭喝完一杯酒,兀自狂笑,众人面面相觑,不懂孙传庭为何如此失态。

    然后他指责顾老爷私占军田、骗抵赋税,“该当何罪?”

    顾老爷很牛,自恃朝中有人,很横地对孙传庭说:“你想怎么样?你能怎么样?”

    孙传庭一挥手:“问得好!”旋即一个军士上来,一刀划断了顾老爷的颈动脉,顿时鲜血狂喷。

    顾老爷倒地身亡,财产充作军饷。

    他已经豁出去,反正也快要战死沙场,先杀几个劣绅。他深知这些权贵的无耻,让你捐,你不捐?要放血才能捐,真当他是吃素的不成?

    相形之下,崇祯太温柔,其实温柔也害了这些权贵,他们在窃喜中,却等来了一个极其粗暴的刘宗敏。

    那些在崇祯面前哭穷的铁公鸡们,在闯军的酷刑前,纷纷交出了惊人的财富。

    当时京城之间,棍杖狂飞,炮烙挑筋,挖眼割肠,北京城内四处响起大明官员的惨嚎之声。

    同时,城中富民不少人也被加以拷掠,平民的薪米尽被农民军抢掠以供军用,城内饿尸遍地。

    史料记载:经过残酷拷掠,李自成军共得银七千多万两,均让工人重新熔铸成巨大的中间有孔窍的方板状银板,后来运往西安。

    而像崇祯这样低声下气找下臣要钱的皇帝,在中国历史上恐怕找不出第二个。

    同理,像明末这帮丝毫不给皇帝面子的权贵们,其奇葩程度,也极其少见。

    “那秦爱卿以为具体应如何操作?”

    许是秦浩明的坚毅悲苦感染了崇祯,让他心中蓦然一动,顺势问道。

    诚如秦浩明所言,朝局要变动,自然要选一个方向作为突破口。

    作为一国之君,崇祯对于政务处理得心应手,可是阴谋诡计之类的,却是甚少涉及。

    这也是崇祯的软肋,手段方法不多,不能让群臣听命于他。

    “杀鸡骇猴!”

    秦浩明口里徐徐吐出四个字,便不再多言。

    崇祯缓缓点头,顿时明悟。甚至,他心中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接下来,在临别之际,秦浩明一共向崇祯汇报了三件事情。第一,请求崇祯皇帝授予福建总督全权处理琉球和倭国之事。

    第二,登州卫要在京城开海鲜酒楼,请崇祯题词。

    第三,免除宣大五省三饷征收,同时宣大五省也不费朝廷一分粮饷。

    出于对秦浩明的信任,崇祯一一给予准奏。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京城上空如镶金边的落日,此时光芒四射,刺人眼膜如梦似幻,好不真实。

    一抹殷红色的夕阳照在西山上,湛蓝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块大块的白色云朵,撒在热烈交谈的君臣二人身上。

    远处,王承恩如木桩一样站在宫内苑门口,挡住任何想要接近的宫女宦官,不让他们打扰君臣间的交谈。

    “爱卿想法独特,然行之有效,实乃治国良才。

    可惜朝中党派丛生,多是人浮于事,不是以事情对错为准,而是以党派利益为先,着实可恼可恨!”

    一阵清爽的夜风扑面而来,崇祯仿佛一切烦恼与疲惫都置之度外,与秦浩明一席话,身体每一根紧张的神经也渐渐舒缓下来。

    即使在谈及他最为厌恶党争之事,也有些风轻云淡。

    “皇上天资英武,立志振兴国家,可是事实上祸乱更加严重。

    这是由于政策宽大、严厉二者的运用双方面都偏轻偏重,听取意见的方式太过偏颇。

    治大国,若烹小鲜固然不错,但亦分轻重缓急。

    皇上当初惩治不法宦官专权,任用群臣百官权力宽大,大臣们习惯于此,只争论意见的异同,忽略了防患措施的准备。

    建奴都打到京城门口,可国库却空空如也,谁之过?当然是首辅和朝中每位大臣之过!

    然而他们都束手无策,把问题全部甩给皇上,这岂是臣子所为?

    为了一己之私,反对朝廷收商税,却对地方百姓增派练饷,使得地方官员救过不暇,下边百姓无复聊生。

    说起来朝廷好像有钱了,但建奴还是一样的强大,盗贼的祸害更加扩大。

    其实微臣以为,首辅不一定非要名望高,而是有权谋且勇于任事之人为佳?!?

    夕阳吻地的轻响,划分了白天与黑夜。于是池鱼归渊,倦鸟投林,崇祯和秦浩明边走边谈,载着夕阳的殷殷血焰归去。

    风儿吹皱的河面,泛起了层层涟漪,折射着殷红的霞光,像撒下一河红色的玛瑙,熠熠生辉。

    远处的小竹林闪着绿幽幽的光,在微风中轻轻摇响竹叶,风儿吹动树叶那飒飒作响的声音,一如此刻崇祯的心情,忧愁顿解,信心满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