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零四节 一网打尽

第三百零四节 一网打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陈演身陷囹圄就罢了,薛国观去留两说,虽余势犹在,但毕竟走下坡路。

    而礼部左侍郎张四知身为帝师,在此情况下,是首辅的有力人选之一。

    可瞧他所为,竟然想要一网打尽,未免有些不自量力。

    难道不知他们即使出事,门生故吏依旧无数,平白为己树下众多潜在的敌人,殊为不智。

    一时之间,众人面色各异,目光集中在秦浩明、张四知和高高在上的崇祯皇帝之间打转,暗自揣测着接下来的事情走向。

    卢象升眉头微皱片刻,旋即立马松开,嘴角边还露出一抹微笑,自己瞎替他操心什么?

    纵观此子所为,何曾有过意气用事?

    这一幕落在有心眼里,更是增添几许神秘莫测。

    “无稽之言!秦爱卿切莫轻信,今日议事为主?!?

    出乎所有人意料,崇祯轻飘飘一句话就此揭过,仿佛秦浩明之前所说只是一个笑话。

    其实认真讲起来,若非时机地点不对,事出突然,崇祯确实心动。委实是朝臣所作所为,已经令他失望透顶。

    蹩脚的理由一捅就破,根本就站不住脚,奈何他们全体抵制,即使贵为天子又如何?

    照样对他们无可奈何,毕竟事情要他们去做。如今,秦浩明的出现,让他心里有了期许,试图改变格局。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

    诸位大臣皆是大明精英,承担着上以报国,下以抚民之重责,可谓是家国安危系于一身。

    然扪心自问,国家艰难至此,诸位可曾一心事国乎?”

    秦浩明痛心疾首环顾站得整整齐齐的两列朝臣,心里无限唏嘘。

    能站在朝堂之上的皆非无能之辈,都是经历多少明枪暗箭的胜者,方能有今日。

    若说他们连这些浅显的道理都不懂,那未免辱人辱己,小瞧他人高估自己。

    奈何他们一个个见小利而忘大义,委实气人。

    “居安尚且要思危,更何况是如今内忧外患之际?

    诸位应当知晓,大明稳固,我等犹衣服之有冠冕,木水之有本原。其荣华富贵也将世代传承,后人子孙无忧。

    若不然,怕是异族和叛贼杀至,诸位就是想委曲求全也不可得?!?

    秦浩明苦口婆心说完,朝堂上终于有了一些动静。

    先是卢象升站出来表示支持朝廷征收商税,继而像杨廷麟和其他一些无党无派的下品言官,也站出来表示支持。

    可几个党派的魁首依旧默不作声,不予表态。

    实在是涉及的利益太多,错综复杂,容不得他们轻易松口。

    站在一旁的秦浩明无奈的摇摇头,心里却升起一丝明悟。

    按照儒家思想的正统,士大夫都以经世济用为追求,孟子就曾经说过:“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

    士大夫与皇帝共治天下,传统的儒家士大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在政治上比较务实。

    危难时刻可以忍辱负重,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哪怕为国捐躯。

    但到了大明中叶以后,传统的儒家思想受到了心学、气学等冲击,士大夫的精神追求发生了很大的改变。

    转为追求心姓的感悟,追求道德修养的完善,更看重自己的名节,以自我为中心。

    务实济世不再提,大家更愿意谈空说玄。

    忍辱负重也不可能,最重要的是保证自己的名声没有污点。为国捐躯需要考虑考虑,仗义死节却没有任何问题。

    只是这里说的仗义死节,不是为国,而是为自己的名声殉节!

    这就不难解释,大明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御史言官,不惜廷杖之危,也要坚持自己所言所讲,哪怕是错?

    便如眼前这几位,不正是如此!

    哪怕是崇祯下令把他们当场杖毙,他们也不会妥协,反而成全他们的名声,崇祯成了暴君,何其可笑?

    “皇上,诸位大臣既然持重为国,不愿多生事端。

    微臣建议不如在福建、广州试行征收商税,成熟以后再推行大明全境,如何?”

    他们耗得起,秦浩明可耗不起。如果强行为之,没有尽职尽责的官员,再好的政策也只是一纸空文。

    不如快刀斩乱麻,先在自己的区域内开展起来再说。

    崇祯眼前一亮,暗赞秦浩明的急智。江南官员众多,根深蒂固,没有他们的支持配合,还真玩不转。

    这也是自己和他们妥协的原因所在。

    原本以为今日又是要不了了之,不意峰回路转,有这样的缓冲机会,再加上以后的筹谋,崇祯心里通透一片。

    “诸位爱卿,大家以为秦爱卿之言如何???”

    最后一个啊字,崇祯陡然提高声线,露出一丝杀意。

    若是这样他们还要阻止,不知死活,他也不介意让大家看看天家的威风。

    “臣等无异议!”

    终于,几人齐声答道。

    死道友不死贫道!

    只要不是在自己的家乡,对族人、乡亲有个交代,其他的关他们何事?

    崇祯十二年六月份的这场廷议意义深远,随着早朝结束,所有的消息不再是秘密,酒楼和一些风月场所,谈论的都是这次朝会的内容。

    当然,秦浩明是众人口中的主要对象。

    只是现在时日尚短,消息还没有扩散,目前局限在一些朝堂高官间。

    “皇上,他们无需朝廷俸禄,便可活得锦衣玉食。说得难听点,即使您作为帝王之尊,在生活上也颇有不如。

    如此,想要他们忠心国事,自然大不易?!?

    朝臣在私下谈论秦浩明,而他也在和崇祯谈论朝臣。

    下朝后,他尚为离开皇宫,便被王承恩叫到皇宫内。

    崇祯听完,阴沉着脸,过了片刻方才缓缓说道:“贤相难求,百官没有典范,自然百无禁忌,宵小丛生?!?

    “恐非贤相可以解决,而是人心败坏的问题?!鼻睾泼鬣叭欢?,“朝廷设言官,假之权势,本责以纠正诸司,举刺非法。

    然却变成结党逞威,挟制百官,排斥正义人士也?!?

    人心、制度都有问题,如何是一人可以扭转?

    PS:感谢书友在家窝囊在外雄、刨地的农民大赏,有心了,故土难离感激不??!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