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零五节 只身许国

第三百零五节 只身许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崇祯脸色愈发阴暗,吏治贪**坏于一国而言,不啻于亡国的先兆。

    崇祯执政多年,自然知之甚深!

    可天灾兵祸不断,偏偏朝廷缺银少饷,武备不振,根本让他无暇他顾。

    午时的炎热让人多了几分躁动,崇祯近几日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

    “秦爱卿以为现在根治贪腐的时机成熟吗?”

    内库中的白银为崇祯提供些许信心,也增添了甜头,他不由自主的问秦浩明。

    “无需大张旗鼓,引起百官骚动恐惧,则任何时候时机都成熟。

    皇上可让锦衣卫查清证据,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盯紧一些大老虎,时不时来一次,军费自然无虑?!?

    秦浩明惬意的伸伸懒腰,气定神闲的说道。

    这时代,真和某年代何其相似,随便拉出一个官员,绝对不会出错,问题是有没有必要和意义而已!

    同时,反腐也是剪除政敌调整官员的最好手段。

    崇祯的眼神渐渐亮起来,自己总是从全局考虑,希翼一口气解决所有问题,殊不知反而不如秦爱卿从实际出发来得奏效。

    自己以往接见薛国观,有谈到官员贪婪的话题。

    作为内阁首辅,薛国观本应主动承担责任或者提出意见,然而过于精明的他没有一点自我批评,反而埋怨东厂和锦衣卫。

    说什么假如厂卫监督得力,官员怎敢如此贪婪,却无一点实际性的建议?

    东厂太监王化民对这种嫁祸于人的指责,怀恨在心,专门派人侦查他的阴私劣迹报之于他。

    想到这里,崇祯深深的盯了秦浩明一眼,微笑着说道:

    “张四知曾经担任朕的讲读,勉强可以算是帝师,且没有劣迹在手,朕就不予处理,今后冷藏即可。

    首辅薛国观便依你之言,革职归里,只是在京的财物必须留下。

    首辅、次辅失职擒拿俱和你有关,秦爱卿怕是要威名大躁,扬名大明全境?”

    “微臣其实不想要声名之累,但它却悄然而至?!鼻睾泼魈玖艘豢谄?,潇洒的摊开双手继续说道:

    “如果可以,微臣多想学东晋狂生,来一句曾因酒醉鞭名马,唯恐情多累美人。那样的人生,想必更有意义?!?

    “哈哈哈……”秦浩明的顽惫样,让崇祯的心情莫名开朗起来,他手指点点,“那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一步,朕也很好奇,爱卿可否讲讲?”

    好奇只是很小一方面,其实崇祯是试探他的心迹。

    时至今日,秦浩明已经不是一个小小的指挥同知,而是手握两省军政大权的封疆大吏,人中的第一帅。

    特别是他的才能和处理事务的举重若轻,已在崇祯心里留下深深的烙印。

    若是他有不轨或者……,崇祯简直不敢想象。

    秦浩明蓦然站定,也不管是否失礼,抬头看了崇祯一眼,手抚胸膛目光坚定地说道:

    “皇上,微臣自小爱读史书,以汉人的璀璨明为骄傲。

    然每每读到五胡乱史、蒙元暴行,异族视汉人为两脚羊,明屠尽,总是心如刀割。

    恨生不逢时,不能为汉家天下稍尽绵薄之力,喷洒心中热血。

    十五岁那年,恰逢建奴寇边大胜离去,微臣不甚悲伤。自此,便立下终生目标,势必屠尽建奴,只身许国,护卫大明江山。

    去岁,建奴再次寇边,微臣想都没想,从临浦直奔北地,为的就是当初之志。

    从而,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好,好一个只身许国,护卫大明江山,壮哉!”

    听到这里,崇祯拍手大赞,心中无限欣慰,疑虑顿消。

    是??!

    秦爱卿单凭赤子之心,孤身北上抗虏,能走到今天,怕是他也未曾想到?

    大明之幸,大明之幸呐!

    此时,秦浩明肚子不争气的传来咕咕声,崇祯一愣,继而哈哈大笑高声叫道:

    “备宴,多几个菜,朕今日和秦爱卿小酌一二,权当为你送行?!?

    随侍的小黄门应声领命离去,同时,心里暗自心惊,皇上亲自为他送行,真是不多见。

    午后,登州卫。

    能容纳数万人的新建大校场,用宣府水泥铺设而成,一片平坦。即便是暴雨,校场也不会有丝毫的泥泞。

    但在酷热的暑天,在上面训练,却是一件要人命的事情。

    四周光秃秃的,没有一点点的荫凉,火辣辣的阳光直直地照射在校场之上。

    偶有一阵带着咸味的海风,也是湿热湿热。

    这样的天气,委实不适合户外运动,但在校场上,却黑压压的站着一个个的方阵,全副武装,顶盔带甲,手执长矛,大刀,肃然挺立。

    汗水如同雨线一般从头盔中,从脸颊中源源不绝地流下来,啪啪的滴在地上。

    瞬间化为一股股蒸腾的雾气,在炙热的阳光下顷刻之间无影无踪。

    不时有人直挺挺的倒下,场边立刻便有人跑过来,将昏倒的人拖到一边,一碗绿豆汤灌下去,再卸去衣甲,用冷水擦拭着身子。

    不论是谁,皆会称赞一声,这支部队军纪如铁。

    而这,就是张云从登州卫中挑选的三千海军陆战队。

    新来的守备是一个疯子,这在新组建海军陆战队中已经是公开的共识。

    现在,这个疯子正站在他们的面前,与这些将士们比起来,张云身上穿着更高级一点的锁子甲,那意味着更重。

    头盔的面罩拉了下来,无从看到他的表情,但从他身上流下来的汗,却并不比前面方阵之中的将士少。

    他不动,便没有一个人敢动。

    校场之上,安静得能听到所有人粗重的呼吸之声。

    透过面罩,看着这支已经焕然一新的军队,张云心里有着一种满足感。

    大明将士之烂,并不在普通的士兵,而是在那些基层军官。

    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颗老鼠坏了一锅汤。

    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歪,连军官都不能严格要求自己的时候,下头的将士又怎么可能是一支有战斗力的部队呢?

    通过在登州卫中挑选精锐将士,重新指定小旗、百户等基层军官,在严格的军纪和优渥的饷银之下,原来将士中的一些坏习惯,很快便消逝得无影无踪。

    “将军,卢郎中有事相商?!?

    张云深深的呼了一口气,抬起手来,缓缓地掀起自己的面罩。

    扫了一眼所有的士兵,举起右手,在空中用力一挥,然后转过身来,大踏步的离开了校场。

    随着张云的离开,校场之上传来了稀里哗啦的一阵阵甲叶相撞的声音,绝大多数将士在这一瞬间,全都瘫在地上。

    剩下的极少数,也是拄着长枪,弯腰不停地喘着粗气。

    今天他们运气不错,比平常的训练量足足少了三分之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