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零六节 张云的心志

第三百零六节 张云的心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海军陆战队营房建在校场东侧,两者距离百丈。作为守备,张云有一个带着小院的独立单间,算是为数不多的特权之一。

    李惊蛰和卢欣荣二人在屋檐下,就着一张小桌子,泡着产自武夷山的上好岩茶,品着浓郁的茶香,纵使酷暑难耐,但还是不亦乐乎。

    张云全身湿漉推开院门进来,见到李惊蛰,高兴的叫了一声:“李胖子,你怎么来了?稍坐片刻,等我冲洗一番?!?

    随即解开盔甲,快步走到屋内沐浴更衣。

    “卢郎中,如今尔等都是朝廷命官,却还能对李某相待以诚,殊为难得?!?

    张云一声李胖子,让李惊蛰暖心。明末商人地位虽然有所提升,但只是在普通的小吏中。

    对大明朝廷的真正品官而言,商人还是不入流的身份。

    卢欣荣和张云现在分别是五品的武官员,就已经是令他仰望的存在。但他深深知道,这只是他们的开始,而不是终点。

    “肩吾说什么呢?既相交于微末,断无眼睛长在屁股上,只认官位不认人之理?!?

    卢欣荣轻轻的吹拂茶盏,眯着眼睛惬意的一饮而尽,岩茶独有的浓醇清活,生津回甘在口腔中久久回味。

    “那是,李某言辞不当,以世俗人心妄加揣测,实在不该!”

    李惊蛰拿出新茶,娴熟的把茶叶泡好,给自己斟了一杯,做赔罪饮尽。

    之后,把卢欣荣的茶杯斟到八分满,再为梳洗完毕的张云烫洗茶杯斟茶。

    酒满敬人,茶满欺人。

    茶一定要热,所以满杯客人无法饮用,用手端水有可能溢出杯子而烫到手。

    而用嘴直接喝则有点象是牲畜饮水,所以倒满杯的茶是对客人不敬。

    故而就有了酒要满,茶要浅的说法。

    “嗯,好茶!”

    张云口渴难耐,一连喝了几杯方才咂咂舌放下茶杯,转而端着茶盏的岩茶开口细细说道:

    “武夷岩茶品质独特,未经窨花,茶汤却有浓郁的鲜花香,饮时甘馨可口,回味无穷。

    茶条形壮结、匀整,色泽绿褐鲜润,冲泡后茶汤呈深橙黄色,清澈艳丽叶底软亮,叶缘朱红,叶心淡绿带黄

    兼有红茶的甘醇、绿茶的清香,茶性和而不寒,久藏不坏,香久益清,味久益醇。

    平日里,乃兄长的最爱?!?

    “哦,下次我搜集一些极品,给秦督带去?!?

    李惊蛰眼睛一亮,欣喜的说道。

    “那敢情好!你现在可是日进斗金,赚得盘满钵满,正是敲竹杠的好对象,哈哈哈……”

    张云爽朗的哈哈大笑,夸大的手掌搭在李惊蛰肩上,继而恶趣味的揉捏。

    日进斗金还真没说错,随着秦浩明官职火箭式的上升,再也无暇处理肥皂作坊的布局。

    而李惊蛰依靠着垄断大明肥皂的销售,早已让财富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

    现在,更是以他出资管理,秦浩明提供技术,双方各占百分之五十的方式在济南府和福州设立水泥厂。

    其在济南府建造的第一座海鲜酒楼和护城河桥梁,让人看到它的便捷性和速度。特别是它可以将房子修建成任意形状,且坚固无比。

    其不怕水、不怕火的特性,无论是用来修路、修桥还是建造房子,实乃首选之物。

    尤其是一百斤三百钱的价格,更是让人趋之若鹜,堪称物美价廉。

    可以预见,今后其庞大的市场和源源不断的金钱,必将如流水般涌来。

    “张守备、张将军、云哥儿、你……你倒是轻点。卢郎中……”

    李惊蛰龇牙咧嘴,大呼小叫。并不是说他钱赚多了,身子骨愈发显得娇嫩。

    而是今非昔比,张云身材原本就高大,现在又经过多时的苦练,整个人更是壮了一圈,肘部一屈,上臂的肌肉块便隆了起来。

    李惊蛰区区一个商人士,哪里扛得住他的力道?

    “杯小如胡桃,壶小如香掾,每斟无一两,上口不忍遂咽,先嗅其香,再试其味,徐徐咀嚼而体贴之?!?

    卢欣荣笑嘻嘻的端着茶盏至鼻尖,茶汤的香气自口吸入,从咽喉经鼻孔呼出,连续三次,方才微闭着眼睛摇晃着脑袋赞叹。

    李惊蛰情急之下有呼唤卢欣荣管教张云的意思,作为登州卫的负责人,再加上大明贵武贱的传统,卢欣荣无疑比张云清贵许多。

    可那都是在表面上。

    自从在渤海湾效忠秦浩明后,卢欣荣明白张云作为秦督的唯一兄弟,若是……必定贵不可言。

    因此,在跟张云相处时,他分寸拿捏得非常好。事无巨细,他私底下都会和张云通通气,可谓相当谨慎。

    “身体太虚,要不要来军中待一段时间?!?

    见李惊蛰高叫卢欣荣,虽然是玩笑,但张云还是讪笑几声松手,自找台阶说了一句。

    不管如何说,卢欣荣毕竟是他的上司,尊重是相互的。

    并且,对于卢欣荣的才能,张云非常钦佩,自愧不如。

    只有到了登州卫,张云才知道之前在临浦,卢欣荣不过牛刀小试尔。

    他觉得卢欣荣是有涵养、有智慧的人。待人、接物、处事非常灵活,举重若轻,但又有原则。

    正如那句话,君子如水,随方就圆,无处不自在。

    当然,张云也不会就此妄自菲薄,虽然事或许不如,但他可以在军事发展。

    如今乱世已至,正是热血男儿逞威杀敌之时。他张云,誓要用手中的刀,杀出赫赫威名,成为兄长左膀右臂。

    “董守备要大婚,肩吾是来和你们汇合,一起去德州府庆贺?!?

    李惊蛰揉着吃痛的肩膀,向他们说明来意。

    “咦,事出突然啊,居然是那个木头一样家伙先成婚,莫不是奉子成婚?新娘是谁?”

    卢欣荣差点被呛到,抹了抹士须上的茶水,一脸诧异的问道。

    “肯定是怜月姑娘,董长青那个家伙面冷心热重感情,又疾世愤俗,他才不会在意什么门当户对之类?!?

    张云坐在矮凳上,一边说一边仔细地将葛藤一圈一圈地缠在刀柄之上,格外的小心,每绕一圈,都要用力地拉紧。

    这种葛藤是山东泰山山脉之中一种独特的藤类植物,要在沸水中煮上几个时辰,取出来晾干之后,便柔软如麻绳,但强韧却坚逾钢铁。

    其上有无数小颗粒凸起,使之握在手上又充满着质感。

    若是在海战上,握在手中,既不会因为海水也不会因染上了鲜血而打滑。

    这是登州水军老兵才知道的事情,被张云在全军推广。只是葛藤不多,他优先装备。

    &bsp;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李玉龙d的打赏,铭感盛情,感谢诸位每日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