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零八节 有情有义

第三百零八节 有情有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德州府,依旧繁华如昔,南来北往的商户络绎不绝的涌入,让小城增添无限活力。

    尤其是德州守备董大人迎娶怡月楼怜月姑娘,更是使无数德州人津津乐道。

    前途无限的守备将军,居然娶欢场女子为正妻,委实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若是真喜欢到骨子里,大不了收为侍妾便是,何须如此?

    也正因为这样,德州府里吃饱饭闲着无聊的商户、士子说什么的都有。

    只不过,他们皆是私下议论,无人胆敢高谈阔论。毕竟,董守备以手段狠辣、冷血无情著称。

    民间的议论丝毫不影响德州官府众人的心态,时至今日,不说董将军本身的实力惊人,便是他的后台秦督那里,更是令人胆战心惊。

    大明三位内阁大学士,获罪、贬黜、闲置,听说都和他有关系。

    虽不知真假,但无风不起浪,想来总有它的依据。

    没看见原来有恃无恐的韩知府,现如今也低调许多,跟何况他们这些小吏,在人家眼里算什么?

    耳边传来隆隆的马蹄之声,韩悦收慑心神,整理官服官帽,让自己的仪态显得更端庄一些。

    同时不忘回头扫了一眼身后的属下,果然,他们也一个个都站直了身子。

    地平线上,先是出现了一面大旗,紧接着,数百匹战马依次从地平线上跃出,在这些战马的正中间,还有数辆马车。

    “秦督有令,荒郊野岭多有不便,尔等各自回到官署府衙。

    此次过来是私事非公事,不便接待诸位,多谢大家的热情迎接?!?

    亲卫念完秦浩明的吩咐,便策马而去。

    “回去!”

    韩悦脸色灰败跺跺脚,率先入轿离去。烈日酷暑之下苦候几个时辰,却连面都吝惜一见,委实脸面无光。

    德州守备府,怜月穿着自己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嫁衣,坐在梳妆台前,听着房门外传来喜庆的锣鼓声,已是哭成了泪人一般。

    她的幸运,在于碰到了一个叫董长青的男人。他的亲密战友叫他董疯子。

    仅仅一次的邂逅偶遇,从此她便过上了梦寐以及的日子,倚门望郎归。

    男人在外边应该是很凶的,这从偶有出门的时候听过那些商贾的闲言碎语可以得知。

    可那有什么关系?

    男人在外凶,可在家却对她极好,虽说有点沉默寡言。

    她能做的,便是曲尽温柔,让这个男人过得更舒服一些。

    她本是青楼从小培养出来,棋琴书画样样精通,基本没有沾过粗活。

    但跟了这个男人之后,她挽裙下厨房,洗手从羹汤,男人不在家的日子,她连梳妆打扮都懒得去做。

    唯有处心积虑地琢磨着如何拴住这个男人的心?

    她从来没指望过能风风光光、堂堂正正的嫁给这个男人,只因为自己名声不暇,可她已经非常满足。

    原本以为,自己最后的命运就是做他的侍妾或者外室,毕竟他是德州府的守备,位高而权重。

    这样的人,正妻必然是名门闺秀,怎么也轮不到她?

    当自己怀孕时,思虑许久,最终忐忑不安的告诉他时,不意竟然听到三个字,我娶你!

    男人说话,永远都是这样简洁有力。

    巨大的幸福和喜悦涌上心头,遇到这样有情有义的男子,此生无憾矣。

    男人从来不说那些情啊爱啊的话,对她的关心和喜爱,更多的体现在行动上。

    锣鼓之声已经到了门前,屋里的女人用红盖头蒙住了怜月的头,将她扶了起来。

    “乐起!”

    看到一对新人手牵红绸向着前堂走去,德州府专业司仪高声大叫。

    “一拜天地!”牵着红绸的一对新人望天而拜。

    “二拜高堂!”董母笑得合不拢嘴。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三拜完后,结婚仪式便算结束,简洁明快的婚礼,颇符军人之风。

    不过董长青却没有带着新娘子进洞房,而是径直将新娘子揽了过来,牵着她来到观礼的秦浩明跟前行礼。

    “谢过秦督再造之恩!”

    终至此刻,这个一向坚强的男人眼泛泪花,朝秦浩明拜谢。

    “矫情,一刻值千金!你竟然还有闲工夫耗费在这里,赶紧洞房去?!?

    怜月裣裙弯腰行礼,秦浩明微笑着侧身相让,口里打趣。

    “董大哥小心点,嫂子有身孕?!?

    张云挤眉弄眼,怪笑连连。

    “摆酒,开席!”

    来的都是军中袍泽,德州府的人董长青一概没请,所以众人都是活络至极,自然大呼小叫。

    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不适合谈工作,适合聊天增进感情。

    “说起来你们现在一个一个都双宿双飞,只有我形影孤单,孑然一身?!?

    卢欣荣酒场纵横,几无敌手,白皙的脸上抹过一许潮红,高声哀叹。

    “小卢子开始思春了,兄长……兄长上次不是……不是说哪里有美女介绍给你吗?”

    酒桌无大小,张云大着舌头,扯着卢欣荣的袖口,醉态憨厚,差不多已经进入状态。

    “是及,是及,我明日就是寻找?!?

    卢欣荣对此非常有经验,永远不要跟喝高的人辩论,顺着他的意思即可。

    秦浩明见此莞尔一笑,众人天南地北许久未见,喝得太快。

    “我给大家讲个小笑话以助酒性,如何?”

    众人轰然叫好,气分高昂。

    “这个笑话是关于倭人姓氏的由来,和倭人和服小枕头的作用。

    大家可知道,倭人的姓氏达十万个之多,但他们的文化本身偷师于华夏,学艺不精,哪有那么博大精深的文化功底造出这么多姓氏呢?

    好办,首先,日本人好喜苟合。

    小枕头的作用就是方便女的使用,和服就是床单,大家明白吧,这个就不解释了。

    其次他们基本上姓氏就以苟合的地点和周围环境为主,像跟田有关的叫:田边,田中。

    跟河有关:河上,河中,河边。其他的如:松下、渡边、山口、竹下、近藤……大家立马明白他们出生的缘由?!?

    众人笑得东倒西歪,泪涕横流。

    旁边的卢欣荣更是趴在他肩膀上抽搐不止,不停的叫道:“太逗了,太逗了,真是这样……”

    是晚,德州守备府灯火通明,通宵达旦彻夜狂欢。

    :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大赏,故土难离感激不尽。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