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一十四节 有罪当罚

第三百一十四节 有罪当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钱敏仪若只是罚没两成,自己虽然不满意,但按目前大明惯例,说起来算是好的。

    而一个守备若是有胆贪墨三成,那无疑是死罪。文贵武轻,两省总督莅临,酒宴上竟无一席之地,这是最具体的表现方式。

    只是,事情却不能如此简单解决。

    时机不对!

    概因此事只不过是适逢其会让自己碰到,可以想象,福建八府肯定全部存在此类问题,这也是整个大明的弊病。

    不同于宣大,自己挟对付建奴不败之赫赫战功,军中高级将领也大多交好,自然畅通无阻。

    现在自己尚未正式赴任,连立足都谈不上,强行为之恐打草惊蛇?

    前厅,一众文官看向匆匆而至的邵武守备关立忠脸色不善,怪他打搅了和秦督深入交往的机会,更有许多人存着落井下石的心态。

    毋庸讳言,在座的都是有眼力的聪慧之人,明白秦督离席前愤怒的原因。

    一个小小的地方守备,在两省总督心中留下不好的印象,后果可以预见。

    故而,对于关立忠的到来,众人自然表现出敌意。

    钱敏仪淡然的叫上一头雾水的关立忠和心中忐忑的李富贵,朝沈宅内院走去。

    “说说吧,究竟喝了几成的兵血?李千户纵兵劫掠是不是你授意?”

    宽敞的书房内,秦浩明高据案首,见三人进来,连姓名都不问,风轻云淡的朝钱敏仪左边的汉子问道。

    之所以这样问,说实话,这些人虽然贪鄙成性,喝兵血吃空饷拼命搜刮财富,在整个国家俱是如此的情况下,尚属情有可原。

    总不成别人都可以,就我不能吧。

    但同时又有许多人,假惺惺的纵容下属劫掠,并美名其曰希望能给麾下兵众争取一点糊口之资。

    若是此种情况,简直罪该万死,秦浩明断然不能容忍。

    “秦督大人,卑职绝没有拾掇李千户劫掠民众,一切都是他自己恣意妄为?!?

    秦浩明轻轻的一句话,落在关立忠耳里不啻于惊雷滚滚,吓得他魂飞魄散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说道。

    至于喝兵血一事,却是无可辩驳,事实俱在,唯有希翼秦督手下留情。

    堂堂两省总督真要对付自己,他没有一点抵抗的能力。

    “吃几成兵血?起来吧!”

    见李富贵摇头证明不是关立忠授意,秦浩明的脸色愈发柔和,朝下跪的关立忠抬抬手。

    “三成,其中一成归李新建总兵?!?

    大难临头各自飞!

    关键时刻,关立忠不敢有丝毫隐瞒,唯恐激怒总督大人,惹祸上身。

    故而,他毫不犹豫把福建三大总兵之一的李建新出卖。

    “补足邵武路缺饷,并且保证今后不可有缺,二位可能做到?”

    熊熊烛光下,秦浩明锐利的眼神紧盯二人,凝声说道。

    机会已经给了他们,相信只要不是有恃无恐或者视财如命,问题不大。

    “下官愿意!”

    “卑职愿意!”

    在官位和性命前,二人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秦浩明点点头,站起身缓走到李富贵跟前,凝声说道:“人已杀,错已犯。虽有苦衷,然有罪当罚!

    你为首恶,杖五十,余者三十,望引以为戒!若再犯,定斩不饶!”

    “谢秦督恩典!”

    李富贵趴在地上,无语哽咽。

    “伤好利索后,带三百精锐来总督报到?!?

    “谢秦督仁慈!”

    李富贵再也忍不住涕泪横流,谁能想到,竟然因祸得福?

    秦督大恩,无以为报,唯死命尔!

    翌日凌晨,秦浩明辞别众人,赶往就近的临浦老家。

    他可不想上演什么过家门而不入的戏码,太矫情。

    几十里的距离,沿着邵浦官道,转瞬即至。

    上午时分,微风轻拂,江南的夏天没有北方那般暴虐,正是劳作的好时段。

    李三福光着脚丫踩在农田中间,和同组的的队员在拔草。

    作为最早投靠秦浩明的流民,如今李三福已经是秦府的管事之一,带领三队负责管理庄园。

    按理,他大可不必亲自劳作,主母秦夫人已经多次交代。

    奈何一则他劳作习惯,骤然间根本停不下了。

    二则他珍惜现在的日子,从一个将死之人,不知到何处的流民,到现在不愁吃穿,一切都是托秦家的福。

    他没有别的本事,不会识文断字,年纪也大,拎不动刀枪,唯有一颗感恩的心,尽兴为秦家服务。

    蓦然,耳边传来阵阵马蹄声,举目望去,黄土飞扬,前面出现一名全身甲胄举着旗帜的大明将士。

    “是秦督,秦督回来了?!?

    李三福激动的高声喊叫,跑到村道边上,挥舞着双手,兴奋得像一个小孩。

    他别的字不认识,唯独对这个秦字熟悉无比,概因每天都要见几遍,甚至亲自擦拭高挂在门口的秦府二字。

    “秦督?”

    田里劳作的农民一愣,接着很快反应过来,跟着李三福涌上乡道,那是秦府的家主,也是他们素未谋面的主人。

    “吁……”

    跑在前面的亲卫见有人高叫秦督,勒住缰绳,缓缓的停下来。现在已经到了秦督的家乡,这里的人都跟他有关系,自然不容放肆。

    片刻功夫,紧随其后的大队人马也逐渐慢下来,几十号笑容满面的人中,秦浩明只认识浑身泥浆的李三福。

    “真的是秦督大人,真的是秦督大人……”

    李三福眼含热泪喃喃自语,有心走进说两句,可瞧自己劳作后的汗臭,实在不敢唐突。

    “过得习惯吗?想不想随本督去外面看一看?”

    秦浩明翻身下马,走到一身狼狈的李三福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和蔼问道。

    此次归家,除了想看看家里的发展情况,也有挑选一部分人跟随他到福州的原因。

    李三福憨厚一笑:“习惯,习惯。外间兵荒马乱,人命如草,哪比庄子里过得安逸舒服?”

    其他人也是心有戚戚表情,秦浩明不禁哑然一笑。

    他觉得一生困居一地,不知天地之大,不闻世事变迁,是人生少有的悲惨之事?

    故而,他想提拔一些追随他的老人,委以重任。

    然而在这些人看来,庄子能给他们提供衣食生存保障,免于兵灾饥馑戕害,子孙繁衍血脉昌盛,实在是一方安详净土!

    子非桃源翁,安知桃源乐?

    想当然尔!

    秦浩明哈哈大笑,朝着众人大声说道:“本督过几日就要到福建赴任,有愿意同去的请到李三福这里报名。

    原则上一家同行,包食宿,愿去者从速?!?

    还好问了李三福一下,才明白每个人的想法不同,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雄心壮志。

    否则,按照自己的性格,肯定是用指定的方式进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