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一十八节 秦家族人

第三百一十八节 秦家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一秒记住【67♂书÷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督大人,知县王元年求见?!?

    二人情欲正如汹涌潮水,走向一发不可收拾地步,门口外,传来柔儿清脆的禀告声。

    “让他候着?!?

    精虫上头,秦浩明显得有些气急败坏,语气中的懊恼让门外的柔儿暗自心惊,悄然退下。

    “秦郎,毕竟是当地的父母官,平常对秦家多有照顾,不可太失礼。

    如是早晚是秦郎的人,不必……不必急于……”

    柳如是双眸如饧,俏脸红扑,方才那强烈的欢乐让她现在感到有些娇羞,双手无力的抗拒着想继续对其骚扰的秦大总督。

    “唉,这个害人精!”

    秦浩明借势坐在床榻上,用以平复小兄弟高昂的斗志,一脸的无奈。

    柳如是言之有理,现在一般的县令想求见他这个两省总督,想都不要想,可唯独王元年作为家乡父母官是个例外。

    一定是族中子弟召集在临浦当值的族人,进而向他请假,才借此机会拜访,想拉近距离,哪知却破坏了自己的性福。

    “对了,云弟喜欢柔儿,娘子去问问她的心意。若是彼此情投意合,正好和我们一起择日大婚!”

    有了肌肤之亲之后,秦浩明立马对柳如是改变称呼。

    从实际情况出发,结婚势在必行,这身体反应一天强过一天,真等到奉子成婚,对柳如是的名声就不好了。

    “真的?那柔儿一定开心死了,妾身立马去跟她说?!?

    柳如是听完欢呼雀跃匆匆离去,柔儿和她虽为主仆,然这么多年相依为命,跟姐妹没什么两样。

    现在能嫁给张云,不管为其为妾,那都是她的福气。

    索性让人通知戚纲把婉儿接来,一次性将婚礼举办完,这样简单点,秦浩明心里计较着。

    接下来和王元年的见面很简单,双方过往并无交集,无非是秦浩明感谢他帮忙照看秦家族人。

    而王元年则对秦督甚为仰慕之类毫无营养和意义的话,关键是临走前留在土特产中的五千两银票,才是王元年此次过来的目的。

    于他而言,先试探结好,继而深入发展寻找机会,使其成为自己的?;ど』蛘咄惶醮系娜?,这才是老官油子最正确的做法。

    “没关系的,小钱,出不了事,收下吧!”

    福伯在秦浩明轻描淡写的语气中,双手颤动老泪纵横。不是他没见过钱,现在的秦家也是日进斗金,他早习以为常。

    而是这钱是王县尊亲自送的,具有不同意义,那意味着秦浩明出息大发了,这才是老人激动的真正原因。

    是晚,整个秦家村熊熊火光欢声笑语,秦家族人举办一百多桌流水席欢庆秦家族长的回归。

    “一百一十桌吗?好像容不下全部人呀?”

    听到典吏秦老三的汇报,走在赴宴路上的秦浩明眉头一皱,淡然问道。

    “秦族长有所不知,近半年来陆陆续续有流民来投靠,现在秦家村老老少少总共有三千余人,全部都请的话耗费不菲。

    故而经过商议,秦家本族五百多人全上,加上族长亲卫三百人五十,我们再从护卫队和流民中邀请一百多人参加,凑成一千一百人。

    至于其他人吗?

    等到明天再每人分发一斤米面,让他们也沾沾秦族长贵气和喜气?!?

    秦老三笑呵呵的回答。

    现在的秦老三早已今非昔比,不在是一套半新发白的直裰。全新上下江苏产的高档绸缎,身上的饰品也足以说明其富贵身份。

    不说秦浩明的关系,单是临浦典吏的职位,也算是上层人士。

    “什么流民?哪里的流民?王元年不是已经帮他们办理临浦户籍了吗?”

    秦浩明转过头,看着渐渐发福起来的肖老三诧异的问道。

    “户籍是办理了,可毕竟不是咱们秦家族人,大家也叫习惯了,一时难以改口?!?

    秦老三挥挥手,眼中闪过不屑,大大咧咧的回答。

    “既然有户籍,如何是流民?”

    秦浩明脸色不豫,语气低沉,明显有些怒意。

    “是,是,我明日便严告族人,一律改口?!?

    秦浩明不怒自威让肖老三倍感压力,现在整个秦家族人的一切都是依托在他一人身上,根本没有人可以抗衡。

    “三叔,咱们原来也是普通百姓,若是一场天灾下来,逃难可就是我们了。

    老天给了既然给了我们机会,要知足惜福。他们已经在秦家村落户生根,那就是我们秦家村人。

    我们就要做到公平,一视同仁,方能融洽相处,跟家人一样?!?

    秦浩明这番话语重心长。

    现在看来,秦家族人和后来加入的流民之间,融合不深,存在本地人和外地人之说,张云和卢欣荣原来在这方面忽略了。

    不过想到张云原本对秦家族人也没有什么好感,自己又没有特意交代,倒是他忽视了。

    好在亡羊补牢,尤未晚矣!

    “是呢,秦典吏,云哥儿临走前交代,要让他们的孩子免费参加族学,可是先生不肯,非要五两束脩。

    你跟先生通融一二,后来的人还没赚这么多钱,以后补不可以吗?”

    听完秦浩明的话,手挽着柳如是胳膊的柔儿娇憨的说道。

    许是听到柳如是的好消息,今日的柔儿神采飞扬特别漂亮。

    她也是穷孩子出生,父母映象都很模糊,就被卖为女婢,特别同情穷人,心地最是善良。

    “好你个秦老三,到底怎么回事?”

    终至此刻,秦浩明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脸一寒,高声怒喝。

    不同于柔儿小姑娘家单纯,以为是族学先生爱财所致。

    秦浩明知道,先生受雇于秦家族学,每年的束脩是固定的,秦家早已付清,并不存在按人收费的现象。

    “族长,不是我一个人的意思,是大家讨论后决定的。

    大家主要是因为二点,一则先生有教我秦家族训,不便外传。二则……”

    感受到秦浩明的强大气场,秦老三满头大汗,居然当中跪下,说道这里,竟然不敢说下去。

    “说啊……”

    秦浩明毫不留情,高声怒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