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二十节 负荆请罪

第三百二十节 负荆请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星空浩瀚,月色晴朗,照耀着秦家村的众生百态。

    紧邻着秦家族人的西北角,是一幢幢大小不一新盖的安置房。

    此处,便是随着卢欣荣入闽的新秦家村人的栖身之地。因为有一个儿子的缘故,来自河北的王阳强得到二房一院的待遇。

    半夜,他十三岁的儿子王斐被一阵很轻的说话声惊醒,并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迷迷糊糊睁开眼,只见院子里忽明忽暗有一点光亮,他听出了说话的声音,是他父亲在自言自语。

    可是院子里什么都没有,父亲在那里做什么?

    少年的好奇心战胜了困意,他从床上爬起身,贴着墙边蹑手蹑脚走过去,悄悄探头朝院子外望去。

    地上点了一支蜡烛,一只小香炉里插了三支香,青烟袅袅,他刚才闻到的就是这个烟味。

    在香炉前面放着一块灵牌,不用看王斐便知道是他母亲的牌位。

    只是他对自己母亲没有一点印象,似乎在他两岁时病死了,在父亲每天絮絮叨叨中,他知道母亲是天底下最贤惠最美丽的女人。

    父亲就坐在灵牌前,唠唠叨叨地说着什么,他惊讶地发现,在父亲身旁竟然有一小堆散碎的纹银。

    旁边有一个空陶罐,横放在地上,屋角还有个大坑,原来父亲把这几个月的工钱埋藏在那里。

    只是父亲如此拼命节俭,攒这么多钱做什么?

    “他娘,原本此生以为要辜负对你的诺言,斐儿一生科举无望。

    所以我打算攒够钱,为儿子说一门亲事,就下去陪你,我知道你一个人在下面很孤单。

    谁知道秦督,嗯,就是上次跟你讲的秦大人,救了我和儿子的秦恩人,竟然承诺让儿子读书科举。

    这样,我恐怕不能很快下去陪你。一则要看着斐儿科举成名,建功立业。

    二则,秦督如此大的恩情,我这条命是他的了。

    这些钱取出来,用来买笔墨砚台,斐儿自小聪慧懂事,是科举的料子。

    希望今后他能以秦督为榜样,光宗耀祖。我希望你保佑咱们的儿子,一生平平安安?!?

    王斐只觉鼻子一酸,泪水瞬间模糊了双眼。

    他抹了一把脸,悄悄转身回到床上,看着父亲晾在绳子上那件破破烂烂的凉衫,再也忍不住,捂着被子无声地哭泣。

    父爱如山,厚重而坚实。

    此生定要奋力拼搏,报父恩于万一,达成他的心愿。

    月光下的西北角,这一幕并非王阳强家所独有。

    今晚秦浩明的话,不知给了多少人希望。

    华夏民族之所以能传承数千年而不衰竭,一直兴旺发达,正是先辈们有一个念想,我没出息没关系,子孙有出息就行。

    为此,他们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隐忍负重,勇于承担责任,尽量为后代提供上进的任何机会。

    翌日凌晨寅时末刻,正是夜与日的交替之际,秦府在黑白之间逐渐展露庞大身形。

    门房童山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开门,准备清扫前院及府门前的落叶。

    可是,眼前的一幕,让这个逃离战火纷飞寄人篱下的北地之人不知所措,秦家族人居然有十几个人背负荆条直挺挺跪在地上。

    负荆请罪?

    被叫醒的秦浩明听到此事,揉着有些发昏的脑袋,足足想了好几分钟,方在柳如是的帮助下,洗漱完毕。

    “都是一家人,也没有什么过分的事情,无非头脑一时发热,有些膨胀而已。

    秦郎切勿太让他们过于难堪?!?

    柳如是一边替秦浩明打理发型,一边替秦家族人说好话。

    诚如柳如是所言,秦家族人除了在族学一事让人诟病外,其他还好,对柳如是也甚尊重。

    “防微杜渐,忧在未萌。

    短短半年间,秦家子弟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子弟有十二人在临浦县衙为吏,可以预见,今后将会更多。

    同时,也意味着秦家势力将会越来越大。

    而人一旦有了权势以后,如果没有监管,他们就会变得肆无忌惮,逐而变本加厉。

    现在他们用族学的名义剥夺别人上进,偶尔奴役新秦家村民,就是渐渐在发酵。

    若真等他们有恶行时,那所有的骂名,可都是为夫一力承担??!”

    秦浩明并不同意柳如是的看法,抚摸着佳人如绸缎的发丝,发表自己担忧的原因。

    毫不夸张的说,秦氏家族有今天,一切都是托庇于自己。

    其实认真来讲,秦家族人和他并没有什么关系。

    之所以让秦家平白得此好处,秦浩明是有自己的考虑。

    在真实社会中,一个人不可能没有过去,没有家人,那未免过于怪异。

    再说,无论任何年代,利益阶层永远存在。

    今日的秦家,追随的左右亲卫,以及以后依附他的文武将领,都是新的利益集团。

    而他想得明白,有利益集团没关系,世上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但要保持有序,要有约束。

    “秦郎所言总是那么有深意,如是甘拜下风。算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一个小女子应该掺和,秦郎自己定夺?!?

    柳如是说完,嫣然一笑,转动着秦浩明的头,左右欣赏自己第一次为爱郎梳的发型。

    秦浩明洒然一笑,站起身,温柔的吻了柳如是额头,摆摆手,告别她离去。

    他可不敢耽搁时间,外头跪着的虽说都是同辈,没有年长者,可也不能落下一个跋扈的名声。

    说起来,他们还是挺有分寸,没有让年长者参与。否则,那无异于逼宫,传扬出去,对秦浩明名声不利。

    “都起来,大家到宗祠去,好好商议一番?!?

    秦府外,十几个族中年轻人跪着,旁边是负责监督的五叔公和秦老三。

    秦浩明用手虚抬说着,然后当仁不让的率先朝宗祠方向走去。

    今时今日,他的身份有点特殊。

    就是在秦家中,众人和他地位相差太大,连一个稍微接近的都没有,变成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一言九鼎。

    不像其他家族,还有那么两三个人,可以相互抗衡一下。

    PS:感谢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感谢了,感谢诸位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