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二十一节 承包到户

第三百二十一节 承包到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秦家宗祠不靠官道,孤零零地修建在山脚下,四周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松柏林。

    在炎热的夏季,松柏苍劲翠绿,既能防酷暑,又能给祠堂添了几分庄严肃穆。

    众人怀着无比虔诚地在宗祠外的小溪里洗净了手和脸,方才依次进入。

    自汉唐以来,宗祠便是各大家族的政治、文化和精神中心,也是凝聚整个家族的纽带,甚至君临天下的皇族也不例外。

    即使是最贫寒的人家,也会在草屋一角辟出空地,放张供桌拜祭自己的先祖,尽管只是方寸之地,一炷香,一块灵牌,但那也是无比神圣的精神世界。

    “秦族长,此事是我们想得狭隘,族学自今始免费开放?!?

    众人在宗祠左边议事堂坐下,五叔公就一脸沉重的检讨。

    “对对对,我们商量过了,他们既然来到村里,那就理应享受秦家村的各项福利?!?

    柱首秦向东接着说道。

    “你们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

    秦浩明点点头,手指敲打着椅背,斟酌着下面要说的话。

    “时至今时今日,依照秦家的发展,应该很少有人敢无故对付秦家。

    在场叔伯过去都是苦哈哈,知道生活不易,相信应该不会去欺辱穷苦百姓。

    可就怕小辈们年幼不懂事,今后却是要诸位多监督,万勿欺凌百姓。

    坏崖破岩之水,来源于涓涓的小泉;干云蔽日的大树,起于葱青的小苗。

    禁微容易,救末就难。我们不要忽略于微细,以致成为大祸。恩不忍诲,又不忍割,真等大事发生,悔之晚矣!

    若是秦家族人有恶名,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当然,上述话是指对普通百姓而言,若是有其他大家族想打我们的注意,百倍还之!”

    秦浩明这番话既有道理又霸气,众人总算听明白秦族长的意思,原来是怕他们欺凌穷人。

    “秦族长请放心,今后老朽会组建宗法堂,维护秦家家族权威,定不让小辈玷污您的名声?!?

    大明皇权不下乡,家族宗法才是王道。

    五叔公有这样的想法不足为奇。

    “那就这样,今后就麻烦五叔公多费心?!?

    该说的都说了,想来他们也明白自己的意思。相信经过这样一闹,又有族规制衡,以后会安静许多。

    “秦族长,去年开荒的时候,我们也跟着云哥儿开垦了八百亩良田,不知可否算入族产?”

    柱首秦向东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秦浩明的脸色,低声问道。

    此事张云原来有答应,不过,他还是想确认一遍。毕竟,当家作主的是秦浩明。

    “可以,我今天还想说一件事情,我想把名下的所有良田承包,秦家族人可以承包五千亩。

    剩下的一万亩,则由秦家村民承包,你们以为如何?”

    经过去年冬天和今年春天的开垦,秦浩明名下已经有一万五千亩的水田和旱田。

    现随着卢欣荣和张云离开,福伯年岁已高,这管理就成了一件麻烦事。

    故而,秦浩明就想承包出去,当一个甩手掌柜。

    “那敢情好啊,这可是我们的福气?!?

    秦向东一拍大腿,兴奋的高声叫道。

    五千亩土地,意味两百多户人的秦家族人,每户可以分到二十亩,加上自家土地,基本每户有几十亩土地。

    他们完全可以请几个佃户,尝尝做地主的滋味。尤其重要的是,秦浩明的土地可是大部分不用交税的。

    “这件事情就由你和福伯来具体负责?!?

    秦向东赶紧表态:“多谢秦族长看重,我不会说漂亮话,但保证干好这差事?!?

    “你从村里挑几个人,带着田契先把所有的地方都跑一圈,顺带把规矩交代下去?!?

    秦浩明理了理一下思路,一字一句说道:“一,不管别人定的租子是多少,一律每亩每年交一石,只交粮食,不需换成现银。

    二,有多余的粮食,不能卖给众人,一律由我按市场价买回。

    三,凡有偷奸?;蛘呖咕懿唤徽?,交到族里枷号示众三天,然后收回租田,全家卷铺盖滚蛋?!?

    这三条规矩可以说颠覆了以往的传统,大家吃惊地看着秦浩明,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因为按这条规矩,秦浩明吃亏大发了。要知道,临浦其他家族跟佃户可是四六或者无误,哪里有这么低的。

    “秦族长,老朽这里也有三个问题。

    其一,是不是定得太低了?

    其二,万亩良田中,地形水土均有不同,田亩所产肯定多寡不均,为什么不按照实际收成来定租呢?

    统一定为一石,必然土地肥沃者占便宜,而土地贫瘠者心怀不满。

    其三,惩戒不交租者无可厚非,押至族里枷号示众也能杀鸡儆猴,可是为什么一定要收回租田呢?”

    五叔公替秦浩明着想,缓缓的问了这三个问题,意在提点。

    “据我所知,朝廷每年摊派下来的例行税赋,都被地主摊给了佃户,州县官吏还要层层加码。

    万历年起加征辽饷,到现在还在收,已经加到了九厘。缴纳官府折色银还要加上卖粮的差价损耗,缴完这些还要缴租子。

    这么一算,佃户们劳作一年,连全家的口粮都不能保证。

    这些佃户之所以还能忍受,是因为近几年临浦风调雨顺,没有大的天灾,收成还算稳定,缴了租子和税赋就算吃不饱还不至于饿死。

    若是在陕西、甘肃等地,土地贫瘠,产出甚低,缴不上会被逼死,全缴了就会饿死,就只能杀官造反了。

    所以,杀鸡取卵的事情我们不能做?!?

    秦浩明目光忧虑,向五叔公解释。

    秦老三听到这里,连连点头:“族长所言甚是,陕西甘肃之地连年遭遇旱灾,田亩荒废,赤地千里。

    听说有吃观音土的,到后来连土没得吃,开始人吃人?!?

    “第二个问题,租子如果定为四成或者五成,势必就要核实产量,杜绝隐瞒,我没有这么多人手和时间耗费在这上面。

    田亩之间收成差别顶多也就三五斗,统一收一石,余下不管多少都归他们自己,还能提高他们的积极性,我们也不用一亩亩去核实了?!?

    秦浩明说到这里暗自感概,家庭联产承包责任的方法,已经得到历史验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