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二十五节 红袖添香

第三百二十五节 红袖添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皓月当空,四处蛙声虫鸣一片,这便是正宗的田野生活。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

    用在秦浩明身上,也颇有几分相似。

    转眼间到了夜晚亥时,可秦府书房内,依旧灯火通明。

    上好的梨花木书桌,漆成红彤彤颜色,秦浩明伏在桌案上运笔如飞,正在书写一些奇怪的符号。

    当然,奇怪二字是对身旁的柳如是而言。

    红烛卷帘,佳人研磨。

    柳如是宛如一朵宁静的白莲,俏生生的侍立在秦浩明身边,纤细雪白的玉手正捏着一块墨锭在砚台上慢慢研磨。

    研磨的同时,轻拂低垂的发丝,继续欣赏着爱郎的著书。

    律学以议刑制,算学以穷九九。

    听说秦郎的著作是算学,作为才女,她多少也有涉及。像什么《周髀算经》、《九章算术》、《海岛算经》……

    其实也算不得稀奇,国子监就有教授算学。

    可秦郎所著的跟这些不一样,他说要让孩童都可以学习,并且上手很快,并且要让识字的人都能学习这本数学。

    “数学,是万学之基础,是一门必须要学的学问,是大明不断进步的源泉,牵扯到各行各业……”

    许是写得差不多了,爱郎又翻到首页,写下这一行序章。

    “这些奇怪的数字是秦郎自创吗?”

    看见秦浩明伸懒腰,柳如是这才抓住空档开口问道。

    “不是,是大食数字,为夫只不过是翻译过来。去年的时候就开始做了,现在只是扫尾而已?!?

    窗外,月光如水,偶尔有一两声遥远的犬吠,给这夜增添了几许神秘的色彩。

    屋内,檀香化作缕缕青烟,散发出淡淡的香味。

    柳如是上身穿淡红对领上襦,露着玉腕的袖口,下身是一袭素雅的长可及地的长裙,柔美的秀发向脑后梳一个发髻。

    脸部轮廓分明,活鲜生动,闪动着灵异的光彩。

    千古文人佳客梦,却是红袖添香夜读书。素腕秉烛,灯如红豆,一缕暗香,若有若无,流淌浮动,中人欲醉。

    此情此景,不正如此?

    “文字直白,还有断句,配以表格,怪不得秦郎说孩童也可以学习?”

    柳如是匆匆浏览几页,浅笑着说道。

    “知识的传播原本就不能往晦涩的方向展,要如三字经般朗朗上口。这只是初学者的教材,不过学会了这本之后,当个账房绰绰有余?!?

    秦浩明撇撇嘴,有些不屑。

    用标点符号断句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早就有人这么干了,只是绝大多数文人都不乐意而已。

    把文章都断句了,那还让我等怎么活?

    其实不断句也含有知识垄断的意思,想想,就算是你识字,可要是没有老师教导的话,你怎么能从那延绵不断的文字中知晓意思?

    这时,门轴“吱呀”一声,先是闪进来一只红灯笼,亮着迷蒙的光,接着是柔儿端着宵夜,迈着轻盈的身影翩然而至。

    “娘子,柔儿现在身份不适合端茶送水,看来要去挑选几个丫鬟,大婚之时也用得上。

    不然,家里太冷清?!?

    等柔儿走后,秦浩明拿起送来糕点,咬了一口,觉得不错,三两口便吃光,又继续拿了一片。

    柳如是善于制作糖点,用芝麻、饴糖、松子、桃仁和麻油作为原料制成酥糖,切成长五分、宽三分、厚一分的方块,这种酥糖外黄内酥,甜而不腻。

    “秦郎慢点,先喝口茶?!?

    柳如是温柔的递上茶水,心中充满愉悦。

    昔日曾对叶绍梅言,恨不能早日认识秦郎,为他研磨添香,不意今日里全部实现,怎不叫人欢喜?

    想到叶绍梅,她心里不禁一叹,秦郎心意已决,他日不知开口对叶绍梅说。

    接过茶水,秦浩明抬头朝柳如是微微一笑,感受到水温不凉不热刚刚好,便知道佳人用心至极,心中感动。

    她能知热知冷,知心知肺,甘苦以沫;她能共和诗画,共弹琴瑟,共剪西窗。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夜色澄明。天街如水,庭院里,窗户前,习习晚风,微送凉意。

    两人相思酷深,一旦重逢,此刻纵有万语千言,也欲说未说,唯有对坐相看而已。

    终至此时,秦浩明心头升起一丝明悟,自己已经完全融入大明生活。

    今后,戚婉如、柳如是将是自己最亲密的之人,当然,不久后还有他们的孩子。而这一切,都是他要誓死捍卫的东西。

    究其本意,男人卫国的核心是为了守家!

    “看得出秦郎原来很用功,写了好几本书籍,《格物》妾身知晓一些,只是这《化学》是什么东西?

    还有秦郎生而知之吗?否则怎么还有《兵书》?那时秦郎只是一个秀才???”

    柳如是被秦浩明看得有些娇羞,站起身,化身为好奇宝宝,纤手拿起一沓文稿,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都是一些杂学,各方便均有涉猎一点,只是非常不全。为夫是无能为力了,希望将来有人能把它补充完全?!?

    秦浩明站起身,走到柳如是身后,双手怀抱着她柔暖的腰身,脑袋倚靠在肩头。

    秦浩明如此亲密之举,立马让柳如是脸蛋通红,从脖颈瞬间红到了耳根,好似要滴出血来。

    她有些慌乱,胸中小鹿乱撞,感觉周围的环境都愈发的燥热起来,“时下文士皆学习儒学,这些杂学恐怕……”

    柳如是没话找话之举,让秦浩明心里暗自窃笑。

    转过身,左手搭在柳如是腰上,趁她怔愣着忘记挣扎的时候,抓着她的手勾住他的脖子。

    然后迅疾地吻上她的双唇,灵巧地撬开她的牙关,深深吻了起来,炽热缠绵。

    她被他吻得全身发麻,脑袋晕乎乎的,渐渐忘记了抵抗,条件反射般地回吻着他。

    郎有情,妾有意,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水乳相融。

    皓月当空,淡淡地挂在西边天际,广袤无垠的星空下,秦府后院静谧一片。

    翻云暮雨,一夜缠绵,其间香艳旖旎,情浓水润,不堪细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