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二十八节 军事会议

第三百二十八节 军事会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吴副将和王郎中说得不错,现在登州卫蒸蒸日上,事务比过往繁忙何止百倍,急需大量人手补充。

    但你们对人员的要求不高,不像海军陆战队,实行精兵原则,精挑细选下尚有许多人达不到要求。

    故而,本将建议由军方先挑选后,再由两位大人分配如何?”

    张云斟酌着语句,尽量避免刺激他们,以免被人说他嚣张跋扈。

    因为自己把海军陆战队强力掌控在手里,作为副手的沈寿崇私底下已经颇有微词。

    可惜军无二将,只有日后时机成熟,再和他多沟通,希望他能理解。

    “只是……”

    工部都水司郎中王森峰明白张云讲得俱是事实,可心里还是有点不甘。

    登州卫自从秦督来了之后,其发展速度可谓一日千里,一日一变。

    谁都明白,按此情形发展下去,登州卫必然大放光彩,而政绩,就是在场每个人的追求。

    况且,秦督对造船厂分外关心,这也是他有心里底气的缘故。

    “王郎中请放心,这万余流民能有三五百人合格,本将就已经心满意足,绝不会拖造船厂后腿?!?

    兄长对船厂的重视,张云自然知晓。

    “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诸位大人眼光缘何盯在这万余流民上?

    现在还不是流民高峰期,九月份后,当粮食歉收或者绝收,百姓吃完种粮,有当地官府宣扬登州卫有赈灾,人自然会络绎不绝而来。

    到时,诸位大人想要多少人就有多少人。

    故而,本郎中的意见优先保证兵员,其次是造船厂,最后才是吴副将的辎重保障中心,大家以为如何?”

    坐在上首主持会议的卢欣荣洒然一笑,各地官府对流民避之如虎,深恐流入他们的境内,拖累当地,引起骚乱。

    何曾想到,流民在登州卫却如此受欢迎,几位主官居然互相争夺?

    说穿了,还是手中有粮??!

    秦督真是卓绝远见,提前布局。

    这事要说出去简直骇人听闻,谁敢相信,当年秦督还是一介秀才时,便对存储粮食之事不遗余力?

    好像他可以未卜先知般预料到天灾将至,如今配合海里丰富的渔业资源,不仅活人无数,更是把人力转化为生产力,形成良性循环,威力彰显。

    “卢郎中所言甚是!”

    虽然卢欣荣是以咨询的形势问大家,可作为登州卫最高行政长官,他说的话可谓一锤定音,不容置疑。

    更何况,他说的确实有道理。

    这就是卢欣荣行事的风格特点,总是和风细雨讲道理,让人信服。

    接下来是军事部分内容,曹胜鑫把海防图高高悬挂在墙体中间。

    “这一仗的目的不仅仅是剿灭刀疤六,而是要把舟山群岛的海盗全部清除。如此,我们才能把它变成一个类似于登州卫的基地。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战斗变得有可能将持续比较长的时间,希望大家要有心理准备。

    而吴副将负责筹措大军五千人月旬的粮草,并且依据形式发展,务必保证直到成功为止?!?

    卢欣荣踌躇满志,拿着棍棒指着舟山群岛位置,仿佛已经全面掌控此地。

    “诺!末将得令!”

    吴继水站起身,挺胸抬首,慷然应道。

    粮食现在对登州卫不是问题,即便是军用战略物资,上次就从宣大运过来不少,可以说是堆积如山。

    在他看来,趁机消耗一部分也好,减少看管压力。

    “舟山群岛平定后,张守备回临浦,海军陆战队交给沈同知管理。

    但这不算是大功告成,沈同知在舟山补充粮草后,还需一路南下,抵达鸡笼,扩大港口。

    至于……后续行动,等待秦督同知,有问题吗?”

    卢欣荣举着指挥棒,沿着海图一路南下,直指鸡笼,也就是后世的台湾基隆市。

    “没问题,末将得令!启禀卢郎中,末将家中有这一带的水路图,非常详细,是吾父遗留下来?!?

    沈寿崇微微动容,眼中有些泪痕,不意此生竟然有机会到父亲战斗过的地方,真是天意。

    在其父沈有容一生四十余载的军旅生涯中,有数十年是镇守在福建沿海。

    正是在这期间,他曾率军三次进入台湾、澎湖列岛,歼倭寇,驱荷兰入侵者,成功地保卫了台湾。

    第一次是在万历三十年冬,倭寇侵占东番(台湾),四处残害大明百姓和东番土著。

    父亲冒台风之险,率二十艘战舰拼死渡海,前往东番,全歼了这股倭寇,解救大明百姓和东番土著。

    第二次是在万历三十二年,荷兰东印度公司韦麻郎等拥三艘巨舰,趁大明海军换防之际,占领了马公岛(澎湖岛)。

    他们以互市为名,企图向葡萄牙占领澳门一样永远占领澎湖列岛。

    父亲在福建八闽军心思遁的危殆情势下,经过严密部署,不顾自身安危,单舟驰往荷兰舰船,指陈利害,严正晓谕,不费一枪一弹便迫使韦麻郎退兵。

    第三次是在万历四十五年,倭国幕府将军德川家康,命令长崎代官村山等安占领台湾。

    父亲先以威名制服明石道友一军,然后率水师在东沙岛合璧围困,采取以倭制倭的办法,迫使在该岛顽抗的倭人弃械投降。

    也正因为父亲三次保卫台湾,其功于国于台,成就一生赫赫威名。

    “卢郎中,听说东番只是孤悬海外的一个岛屿,尚为开发,岛上生番野蛮残忍,朝廷一向不重视,只是让福州府代为管辖。

    为何我们今日要大张旗鼓,在基隆建港,有意义吗?

    这样一来,岂不是兵力分散,登州卫、舟山群岛、基隆港只能驻兵千余人?”

    把海军陆战队交给沈寿崇代管,张云多少有些抵触。另外,他觉得大明目前港口众多,兵力有些不够用,还是稳妥为好。

    “这是秦督的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

    卢欣荣眉头微皱,看来云哥儿对兵权太在意,长久以往,恐非好事。

    这是秦督的战略布局,他一贯走一步看三步,肯定不会无的放矢,有些话,会后必须和他说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