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三十节 志存高远

第三百三十节 志存高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沈将军家学渊源,自身就是海战高手,啸龙不胜钦佩!过往有不是之处,恳请沈将军当小子无知,一笑而过?!?

    张云目光清澈,态度诚恳,朝沈寿崇双拳作辑,自然而又庄重。

    “当不得,张守备切勿如此?!?

    沈寿崇先是怔然一愣,一时摸不清张云意图。

    继而有些感动,不管是什么情况,作为秦督之弟前途远大,远非自己没有任何背景之人可比。

    就冲他这番表现,天大的不满也不翼而飞。更何况,二人并没有什么明面上的摩擦。

    “好好好……将相和!”

    卢欣荣一连串叫好,走到二人中间,牵着双方的大手紧紧握在一起,心中无限畅快。

    远处,一路小跑过来的曹胜鑫见到三人谈笑甚欢,咧嘴一笑,“末将参见三位大人!”

    “什么时候出海南下?”

    卢欣荣心情大好,朝他问道。

    “这几天恐怕有风雨要来,可能伴随着风暴,我们常年行走在海上倒是无惧,就怕卢郎中和张守备的亲卫们骤然不适应。

    不如等风雨过后,可否?”

    曹胜鑫躬身回禀。

    “怎么会,前段时间出海训练,不见他们有什么异样???”

    张云瞪大眼睛,有些不服气。

    “张守备,那是天气好,风浪小的缘故。

    你的亲卫纵然熟悉水性,恐怕这一辈子最多就在大江大河里游一游,更多的只怕在小水塘里练习过游泳吧,大海的威力,他们怎能想象?”

    说到大海,曹胜鑫不禁有些自负。

    “那就正好见识见识,要在船上作战,需得让亲卫们进行一些适应性训练,至少要不昏船。

    否则,要是上了船,一个个上吐下泻,站都站不稳,拔刀的力气都没有,那怎么战斗?

    还有,三千海军陆战队员虽说是登州卫的老底子,但不见得每个人都遭遇过风暴,正好也让他们适应一下极端天气,为将来做准备。

    毕竟,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大海变化莫测,行走海上,不可能可以做到准确预测,与其到时手忙脚乱,不如先强化训练?!?

    初生牛犊不怕虎!张云此时颇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那好,末将去准备?!?

    主将怎么说,他就怎么做,曹胜鑫并未有丝毫推脱,毫不犹豫应承。

    只有沈寿崇皱着眉头欲言又止,初上海船的人,又遇上风暴的话,那个糗样子,又有谁会比他更清楚?

    不过,他还真是有些佩服张云的决断,或者说这股拼劲。

    二天过后,风雨如期而至,沉寂了几天的码头,突然热闹起来。

    三十四名士子,三千一百名陆战队和一百亲卫,充当水兵,准备上船接受大海的强化训练。

    曹胜鑫抬头看了看天色,风暴必将在午后如期而至,他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别看现在这些雄纠纠气昂昂的海军陆战队员挺威风,到时候肯定有部分人等即将变成软脚虾。

    可惜卢郎中甚是自知之明,不参加强化训练,不能看到一向沉着冷静的他出丑,让他略微有些遗憾。

    不过,有张守备在也不错,听说没有出过海。心中得意,脸上便显得极其轻松。

    “弟兄们,上船,起锚!”

    他大声吆喝着。

    水兵们快活地应答着,也不上跳板,一个个猴子一般的攀着粗大的缆绳灵活地攀爬而上。

    片刻之间,已是各就各位。

    “张将军,请上船!”

    曹胜鑫躬身相让,张云一笑,一脚跨上跳板,一百护卫队充当亲兵紧随其后,雄赳赳走上甲板。

    阵阵悠长的号角声响起,巨大的铁锚离水而出,一面副帆升起一半,五艘福船缓缓地离开码头,向着远海驶去。

    卢欣荣和颜蛰站在凉亭上,听着外边呼啸的风声,望着海上掀起的涛天的巨浪,幽幽的说道:

    “若不是你身体疲惫,本郎中也要让你领略一番大海的威力,便可知道秦督为什么叫海军将士为弄潮儿?”

    颜蛰躬身低声说道:“还有机会,此次暂且让剑豪走在学生前头,他日再追回不迟?!?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冲天一搏气如虹,踏浪凌波入海中。

    你们二人也算是一时瑜亮,希望能经得起摔打,当志存高远,切莫辜负秦督栽培。

    万不可如朝堂尸位素餐的大人们,碌碌无为?!?

    适当的竞争有利于团队凝聚,那代表着集团蒸蒸日上。对此,卢欣荣持鼓励态度。

    “学生谨遵教诲!”

    颜蛰锐利的眼神如划破长空利刃,所有的操劳辛苦都是过往云烟,不复存在。

    今日亲耳听到卢郎中所言,果然是秦督有意栽培他们这些士子,不再是猜测揣摩,证明当初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一瞬间,颜蛰恨不能展翅飞向渐渐远去的福船,接受大海的摔打。

    就在颜蛰恨意难平,有些嫉妒吴锋比他先一步接受考验时,吴锋正脸色苍白,在大海之上经历着他人生中的第一次摔打。

    站在福船的最顶层,吴锋两手紧紧扶着前面的栏杆,平日里他看到温顺平静的大海,此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正在向他展示着大自然的威力。

    滔滔白浪从天际滚滚而来,银白皎亮的波涛推涌追逐,渐渐由远而近,越近越高,越高越响,宛如千军万马挟着雷鸣一般的轰然巨响奔腾而至。

    一层层的浪涛向远处扩展延伸,慢慢平息下去,像是喘一口气似的,留下一片转瞬即逝的泡沫。

    五百料的福船,平??雌鹄春芸嗟难?,此时就像是在不断摇摆的一片小小的树叶,任由巨浪摆布。

    随着风浪摆来摆去的,巨浪猛地拍打着船舷,发出的阵阵轰鸣声,宛如无数人正在敲响战鼓,又像千万头暴怒的雄狮发出的吼叫声。

    巨浪一个一个地接连不断地撞向战舰,溅起三四丈的水花,自空中散落而下,哗啦啦的落在福船甲板上。

    平常自诩胆大包天的他,此时脸色灰白,胆战心惊。

    突然,胃部传来不适感,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