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三十四节 全套班子

第三百三十四节 全套班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当夜,福州一府三司衙门主官皆得到秦浩明夜宿闽清消息,心里顿时琢磨开来,今后应如何与这位新晋总督相处?

    毫不讳言,这是一位带有传奇色彩且强势至极的上司。

    时至今时今日,秦浩明早已非当初籍籍无名之辈。恰恰相反,现在的他不仅在街头小巷、茶楼酒肆平民、士子、富商中热议。

    更是官场各派人物研究,甚至制定用何种对策相处的对象。

    观其自从如彗星般鹊起后所为,铲除晋商、斗倒高起潜、薛国观、陈演、张四知等人,手段老练活络,既有年轻人的激情,又有官场老油子的稳健。

    尤其是借力打力,或者说借用天子之力,更是让人津津乐道且毛骨悚然。

    若是真的有一天,自己跟他对上,又应该如此处理?

    这是盘旋在少数人脑海中的一个问题。

    “通知左、右布政使,按察使、都指挥使司主官参加明日迎接,另外当地士绅邀请部分,人数不宜太多?!?

    福州巡抚衙门内灯火通明,巡抚张肯堂穿着常服,放下手中的茶盏,淡然的对幕僚?;苑愿?。

    他字冀猷,东莞麻涌人。

    大明天启元年乡试中举,翌年中进士,被授为福建省长汀县令。

    因其为官清廉,当县令时,母亲死于官署,竟无钱治丧,由长汀绅士发动士民帮他料理,才把棺柩运回乡。

    守孝期满后,他被起用为河南省叶县县官。以后,他曾历任广西道御史、太仆寺少卿、佥都御史、直至福建巡抚。

    在福建任职期间,有陈虎、关日奎、陈佳等起兵作乱。

    他出奇兵擒获关日奎,迫使陈虎接受招安,杀了陈佳,又平定了陈倍赞、吴救贫的部属,使福建的局势安定下来,因功被加官进爵。

    “东翁,要不要扩大到左右参政、各地总兵、分守道、经历司等一众主事级别?此子会不会年轻气盛,对排场面子颇为讲究?”

    官场迎来送往是必要的礼节,也是下属讨好上官的一种最重要而直接的方式之一。

    如今张肯堂只是安排三司主官及部分士绅相迎,未免有些不够隆重。作为幕僚,?;宰匀灰ㄒ橐欢?。

    “若是你这样认为,未免小觑他的格局。能做出如此大事之人,又岂是如此浅薄之辈?就这样吧,你去安排?!?

    张肯堂挥挥手,不以为意说道。

    在福建,张肯堂不同于其他人。名义上,总督虽有节制巡抚之意,但是,巡抚却非总督下属。

    甚至总督对于巡抚,都不能像对布政使、按察使和提督那样行使监察权。

    如果非要这么做的话,巡抚同样可以监察总督。两边都可以单独上奏,尽可以互相打小报告。

    虽然一般来说,总督要比巡抚稍微强势一点。但如果真的冲突起来,而巡抚后台又很硬,一样可以搞掉总督。

    更多的时候,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说起来,前程要紧,有一方能忍也就罢了。除非你抓住了对方切实的把柄,而且天子也在乎这种把柄。

    否则,大多数人还是相互尊敬,相安无事为妥。

    秦浩明是一个狠人,但不是一个难以相处之人,张肯堂已经通过宣大巡抚宋贤和山东巡抚颜继祖了解清楚。

    二者对他评价都很高,尤其是宋贤曾和他共事半年,赞誉有加。

    有底线,有分寸,不弄权,嫉恶如仇,当和冀猷兄能够和平相处,这是宋贤来信中的原话。

    “诺!”

    看见东翁胸有成竹的模样,?;孕欣窕夯和顺?。

    次日凌晨,整个福州城便忙碌起来。

    清理总督府衙,邀请当地有名望的士绅,安排当日的接风宴席,派出探马了解秦督的具体行程等等,都是应有之意。

    当然,这些事情只要吩咐下去,自然有人做得妥妥当当。

    待听到探马回报秦督尚有半个时辰的路程,早已齐聚在巡抚衙门的众人各自走向精美的官轿,出城迎接新任总督大人。

    时至饷午,阳光愈发的炙热,一众人等汗流浃背,但看到站在最前头的张肯堂身形笔直,一动不动,再难受便也只能忍着。

    突然,一面大旗从官道拐角处上跃然而出,紧跟着一队全副武装的甲士骑着战马出现在众人眼眸之中,大家不约而同的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来了。

    要不然在这大太阳底下晒着,对这些养尊处优的大人们,可真是一件遭大罪的事情。不说别的,众人的衣服,此时已经基本都湿透。

    远方的队伍愈走愈近,看着那杆火红色写着秦字的大旗,福州的官员们心中凛然,这就是今后他们的上官??!

    显然是看到了城门口迎接的人群,马队骤然加速,奔腾的战马顷刻之间便到了城门口。

    距离他们百步开外,随着一人猛勒战马,数百骑战马几乎在同一时间,整齐划一的停了下来。

    训练之有素,让迎接的官员士绅和看热闹的百姓们齐齐喝彩。

    对于这些承平已久的人来说,见到这种军容军姿,委实难得。

    分成几列的骑兵,簇拥着前面的年轻将领,缓缓行来,除了马嘶之声,竟不闻余声。

    而更让这些人有些怵的是,这些骑兵们居然一个个身披重甲。

    他们穿着轻薄的衣物尚且热得受不了,这些士兵在日头之下全身着甲是个什么滋味,恐怕也只有他们自己才能明白。

    “恭迎秦督!”

    在看过官、印腰牌及吏部文书后,张肯堂率领众人朝秦浩明行礼作辑。

    “见过各位同僚!”

    秦浩明远远地跃身下马,大步朝他们走去。

    “秦督,此乃左布政使李一平、右布政使吴之屏、按察使王贵、都指挥使陈一山,那些是福州当地有名士绅,待酒宴上再为介绍?!?

    张肯堂按官职高低,逐一向秦浩明介绍福建各级官员。

    左右布政使,从二品,掌一省之政。按察使,正三品掌一省刑狱之事,与管军事之都指挥使司,从三品,合称一省三司。

    加上他自己和秦浩明,构成福建全套班子,总督、巡抚、三司。

    因不是边关战地,故而没有设立镇守中官。

    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感谢诸君每日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