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三十六节 郑芝龙的根基

第三百三十六节 郑芝龙的根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此乃表明态度的问题,身为一省之督,自己的喜恶及其一举一动自然会落入有心人的眼中,从而影响福建的官场风气。

    至少,传扬出去,下面的官员不敢如此肆无忌惮。

    “诸位官爷请慢用,芸娘告退?!?

    领头的艳丽女子双手紧贴左腰,低眉垂睑,率众朝他们俯身缓缓退出。

    一切,皆显得训练有素。

    “来,诸位同僚请举杯,今日秦督履新,我等为秦督贺!”

    酒姬被秦总督赶走,巡抚张肯堂只能亲自动手斟酒,举杯朝左首的秦浩明敬酒。

    众人纷纷响应,露出笑容,并没有因为秦浩明的年纪有所轻视,一切都是中规中矩,官场秩序维护得极好。

    也是,在场之人能做到这个位置,谁不是宦海沉浮眼力活络之辈?

    不同于坊间传闻,他们得到的消息是多方位且不乏亲自体验者,自然知悉其中内情,如何敢小觑坐在上首笑眯眯的年轻人?

    他们自问比高起潜、薛国观、陈演等人颇有不如,只要没有涉及自家利益,官场中人谁不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真要排资论辈,那也要看对手是谁。

    柿子还是捡软的捏好,踢到铁板可不是愉悦不愉悦的事情。官场争斗,残酷异常,那关系到身家性命。

    “感谢诸位盛情,本督初来乍到,今后尚需各位同僚多多帮助才是,望诸位不吝赐教!”

    在一片和谐的气氛中,喝完杯中酒,秦浩明把手中晶莹剔透的小酒杯放下,眼光朝他们逐一扫去。

    “理应如此,责无旁贷!请秦督放心,末将必马首是瞻!”

    都指挥使陈一山,约莫四五十岁,长得一副憨厚老实的模样,一点都不像武将。反而有点像乡下老农,不等众人回答,抢先一步开口说道。

    陈一山这是表明态度,总督侧重军事,若是不能跟他保持步调一致,恐怕第一个要对付便是自己这个都指挥使。

    这跟什么人没关系,跟位置有关系。

    一个没有军权的总督,那还是总督吗?

    单从他一来就赶走陪酒的歌伎,不问大家意见,就知道此人颇为独断。

    虽是不经意的一个小动作,可流露出来的信息,陈一山还是读懂了。

    众人也纷纷抱拳称是,却没有陈一山如此急切赤裸裸。

    接下来自然是觥筹交错把盏言欢,除了张肯堂可以矜持一二,其他人无不多有奉承之举。

    “此楼是谁家的产业?本督看此楼地段便利,风景绝佳,且服务周到菜式有新意,便是京畿之地也略有不如。

    观其经营有方,必然赚得盆满钵满。

    今日巡抚衙门包场,怕是费用不菲?”

    酒过三巡,秦浩明见五楼足以容纳数百人的场所,装修得富丽堂皇,极近典雅,中间还有表演的舞台,可以想象过往日夜笙歌的情景。

    如今却只有他们六人就餐,显得有点空空荡荡,不经有点感兴趣的问道。

    “秦督,此乃海防游击郑芝龙将军的产业。

    泉州安海郑家家大业大,主要以海贸为主,这酒楼不过是附庸风雅,方便福州同僚有一个欢聚的场所,更兼有驿站的功效。

    实不相瞒,今日酒席不费公帑一分。早在秦督没来之前,郑将军就说要安排此次宴请。

    若不是秦督突然而至,郑将军肯定是要从安海安平小镇赶来,倒是有些不凑巧?!?

    右布政使吴之屏举杯遥敬秦浩明,一口饮尽杯中酒,利索的说道。

    看得出来,他对郑芝龙非常有好感。

    “哦,如此说来,本督今日倒是欠郑将军一个人情,他日见面要好好感谢才是。

    唔,不意此楼也有海鲜,是了,郑家的海船可是有千艘,海里的食物自然不缺。

    说起来,郑家水师替大明抵御红毛贼,善莫大焉??!”

    秦浩明不动声色,喝完杯里的酒,拿起一个肥胖的龙虾边吃边说。

    历史上这个吴之屏好像是福建最后一任巡抚,是张肯堂的继任者,郑芝龙就是在他手里由海防游击提为总兵,只是不知此人品德如何?

    “此等小事秦督何须致谢,郑家几兄弟都是豪爽之人,福建卫所营兵的粮食兵饷,多由郑芝龙调拨转运,很是帮了不少忙?!?

    左布政使李一平负责福建财政,这时也插话替郑芝龙说好话。

    “不错,崇祯六年十月,料罗湾海战之战损失最重当属郑芝龙,损失的人马既是部下又是绿林兄弟。

    因此,除了当时福建巡抚邹维琏安排的赏格外,郑芝龙本人动用了江湖令,用自己的私人金库对手下发出赏格:

    参战者每人给银二两,若战事延长,额外增给五两。每只火船十六人,若烧了荷兰船,给银二百两,十六人分,一个荷兰人头给银五十两。

    朝廷七品官员的月俸,也不过白银五两左右,所以这个赏格相当高。

    高赏格加上江湖义气激起的愤怒,使得郑芝龙的部下士气高涨,方有料罗湾海战胜利。

    从这点上说,秦督赞扬郑家水师替大明抵御红毛贼并不为过?!?

    巡抚张肯堂抚摸着颌下长须,也是不停称赞郑芝龙。

    “真乃国之干将!本督最喜欢此等英雄人物,请诸位痛饮一杯!”

    秦浩明听完张肯堂所言,兴奋的拍着自己的案桌,高举酒杯。

    看来,郑芝龙和福建官场上层人物利益往来极多,甚至形成整个利益集团也尤未可知。

    不过也不奇怪,郑芝龙与别的海盗不一样。

    自从天启五年,颜思齐在台湾染病身亡,郑芝龙顺理成章成为海盗集团新首脑。

    很快,他就充分地展示了精明强悍的领导才能,使海盗集团的势力得到了迅速的发展。

    遇诸生则馈以赆,遇贫民则给以钱,重赏以招接济,厚糈以饵间谍,使鬼神通,人人乐为之用。

    当时,福建连年大旱,饥民归之如潮水,很快他便聚船上千艘,郑芝龙趁机招徒数万,声名大振。

    他们屡次劫掠闽、粤沿海,其劫掠方式也和一般海盗有别,不许掳妇女、屠人民、纵火焚烧。

    而且,郑芝龙从不放弃任何向大明王朝表示好感的机会。

    他经常和明军作战,获胜后,又往往制止部下追击,尤其不使那些将官感到难堪。

    他曾舍都司洪先春不追,获游击卢毓英不杀,并且扬言说:“苟得一爵相加,当为效死力,东南半壁可高枕矣?!?

    郑芝龙千方百计向大明王朝示好终于有了效果,崇祯元年九月,在泉州知府王猷的建议下,福建巡抚熊文灿派卢毓英招抚郑芝龙。

    郑芝龙就抚后,任海防游击。

    就凭他豪爽大方的性格,又在福建经营十几年,基本可以说是无冕之王。

    依据秦浩明所知,郑芝龙不仅对福建官场官员大方,在对待家乡父老方面他也做得非常好。

    修桥、铺路、赈灾这种小事就罢了,郑芝龙每个月要捐出不少银子和粮食给孤寡老人,还资助了不少读书人考取功名。

    而且他也从不恃强凌弱横行乡里,是以郑芝龙在泉州乃至福建的名声都是很好的。

    至于他的老家,安平镇的人更是将他当成了万家生佛。

    “是及,是及,秦督是英雄识英雄,惺惺相惜??!”

    按察使王贵见秦督及诸位同僚都对郑芝龙赞不绝口,立马也锦上添花。

    作为掌管一省刑名的最高掌管,他自然也是郑芝龙巴结的对象。

    只不过他生性谨慎,注重隐蔽,在事情没有明朗前,一般不发表意见。

    琥珀色的酒液倒进杯中,立时便酒香四溢,秦浩明深深的嗅了一口,一饮而尽,闭着眼睛连声称赞好酒。

    只是心里却感苦涩,郑家深扎福建多年,细细耕耘,真是根深叶茂??!

    PS:感谢书友灯火见人家打赏,感谢诸君的每天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