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四十节 送礼

第三百四十节 送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朝廷经年未在福建设立总督,现骤然在闽粤两省设此职务,不知何意?

    新任总督少年英雄,鹊起军伍,其心性如何尚为知悉,为稳妥起见,暂缓迁徙计划?!?

    郑芝龙凝眉细思其中关键,始终不得要领。

    当然,他有考虑过此举是否朝廷想要对付他,但分析形势后,却又觉得完全不可能。

    天启年间朝廷就无力对付自己,更何况是现在?

    只是,闽南、粤东一带是郑家的势力范围,他考虑的未免多些。

    “也好,此事不急一时。

    不过听说新来的总督对我们郑家颇有好感,不知是否属实?可惜芸娘的人没有亲耳听见?!?

    郑芝虎向来对于大哥的决定无条件服从,这不仅是建立在亲情上,更是郑芝龙长久以来的算无遗策,方有今日郑家称霸海上。

    “不容易啊,这么多年,福建官场上这些假仁假义的大人们总算喂熟了,如今也能替郑家说说话?!?

    想起当初福建文官对郑家的鄙视,郑芝豹非常感慨。

    虽然郑家富可敌国,称霸海洋,可是大明文官的高傲简直渗透到骨子里。为此,大哥郑芝龙不知花费多少人力物力,方有今日。

    “二弟,你让人去准备重礼,明日咱们四兄弟一同拜见总督大人?!?

    郑芝龙对于拉拢福建官员可谓不留余力,更别说两省总督。

    郑芝虎点点头自顾去安排,也不问具体送多少。在郑家,对于重礼、厚礼等早已形成套路,他们对钱财无所谓,求的是安稳和方便。

    第二日,郑家兄弟四人带着几百人的兵马,押送部分特产,浩浩荡荡奔赴福州。

    而此时,秦浩明也正忙得不亦乐乎。

    作为刚履新的总督,按大明惯例,前三天秦浩明若没有叫下属商议事情,他们一般不会有公务来骚扰总督大人。

    毕竟初来乍到,府中有许多事务需要安排。只有解决日常生活,方能处理政务。

    可是,作为下属,领导的生活就是大事。

    上午辰时,福州知府李明义亲自带领书办、幕僚、差人,帮忙总督府处理一些生活的琐事。

    比如招募厨子、园丁、仆人及使唤丫鬟等,这些都要福州当地清白人家,而福州府衙就有他们的户籍,自然更方便。

    己时三刻,都指挥使陈一山亲自登门,给亲卫送来一万纹银和一万斤粮食及其铠甲,美名其曰劳军。

    可任谁都知道,亲卫属于私兵,由主帅负责,不领国家粮饷。

    稍后,左布政使李一平让幕僚送来几幅画,右布政使吴之屏送来几个花瓶,说是点缀总督府,略尽同僚情谊。

    可瞧他们幕僚家丁小心翼翼抱着的模样,秦浩明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不菲,并不比陈一山送得少。

    还有其他不认识的各级官员及当地乡绅,拿着拜帖写明礼品名称,用各种方式和借口恭贺秦督履新。

    这还是自问有资格或者有能力的人,才敢往总督府送东西。

    整整半天时间,来人始终络绎不绝,甚至需要排队等候。秦浩明从秦家村带出来族人,瞧着摆放满满的三间房屋,瞠目结舌说不出话来。

    下午申时一刻,郑芝龙的车队终于抵达总督府门口。

    “快快有请!”

    听到亲卫的禀告,正在寒暄的秦浩明没有丝毫怠慢,高声吩咐。

    “标下泉州海防游击郑芝龙携弟芝虎、芝豹、鸿逵参见秦督,略备薄礼,恭贺秦督履新,造福两省百姓?!?

    看得出来,郑芝龙兄弟肯定在途中有修整打理一番。否则,不可能在赶两百里路程后,全身甲胄尚能如此整洁。

    “客气,郑将军一路辛苦,都快请坐,只是有些简陋罢了?!?

    厅堂中,秦浩明让人上茶,双手虚抬,双方一起落座。

    郑家四兄弟皆相貌堂堂,尤其是郑芝龙,留着三缕长苒,风仪颇佳。

    秦浩明友好的态度让郑芝龙高悬的心稍稍落地,过往,在张肯堂、吴之屏面前,他可没少吃闭门羹。

    看来,还是带兵之人来得爽快些。抑或,真如情报所说,秦督对郑家有好感。

    让四弟郑鸿逵出去指挥把礼物搬进府中,郑芝龙从怀里掏出一沓银票,双手捧着恭敬的递给秦浩明说道:

    “秦督开府建衙,想必处处用钱。区区五十万,不成敬意,算是郑氏家族对秦督的支持,敬请笑纳!”

    什么是土豪?眼前这位便是。

    什么是大气?还是眼前这位。

    纵使秦浩明心里有些准备,知道郑家富可敌国,可还是被郑芝龙的大手笔震撼住。

    府外郑家送来的礼物,看浩子抽调几十号亲卫帮忙,想来价值至少几万货物是免不了。

    哪知,郑芝龙真正的杀手锏却是在这里?

    外边的那些货物,不过是他投石问路而已。这是要直接拍死自己,一次搞定的节奏??!

    其实秦浩明心里非常奇怪,郑芝龙是枭雄吗?

    答案是肯定的!

    纵观他崛起过程中,其实也并非一帆风顺。

    前期打拼的过程就不提了,在他崛起后,荷兰人联合其他海盗,趁他不备阴了他一次,打得他主力舰队近乎覆灭。

    荷兰人以为这样就可以控制海路了,没想到郑芝龙调整的速度实在惊人,没多久就卷土重来。

    与当时在世界上横行无忌的荷兰东印度公司硬碰硬干了一仗,硬是把荷兰人在东亚这边的旗舰给敲掉,荷兰人被迫签城下之盟。

    答应以后东亚的所有交易,只能跟他做。

    然后转过头来又把当年的海盗兄弟们一个个剿灭,成为不但是中国沿海,而且是整个东亚最强大的水上势力。

    扫除一切障碍后,他自筑城于安平,利用泉州安平镇的航海和经商基地,打破大明的海禁,繁荣海市。

    其武装船队旗帜鲜明,戈甲坚利,航行于中国沿海。台湾、澳门和日本、菲律宾等东南亚各地之间。

    充分利用自己的权势和财力,扩大海上贸易,几乎垄断了中国与海外诸国的贸易。

    郑芝龙就抚后,凡海舶不得郑氏令旗者,不能往来。

    当时东亚所有货船必须打郑芝龙的旗号才能做生意,每艘大船三千两银子?;し迅挪簧耷?,郑芝龙是时下名副其实的世界首富。

    可就是这样的人物,手腕魄力皆不缺,却为何低声下气讨好行贿大明地方官员,难道只是力求郑家安稳?

    因为据秦浩明所知,郑芝龙自从被熊文灿招安后,对大明的要求几乎是有求必应,基本没有拒绝或者有其他异心。

    甚至可以说,用忍辱负重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