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四十二节 入彀矣

第三百四十二节 入彀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府中人来人往,还有当地官员的宴请邀约不断,时不时有些亲卫拿不定注意,跑过来请示,不是谈话的好场所。

    郑芝龙得到秦浩明今晚痛饮的承诺,心里委实高兴,见此情况。兄弟几人辞别离去,安排今晚的宴席。

    应该说,这短短时间的交流,双方都各自达到目的,尤其对郑芝龙来说,更是超出预期。

    这让他对今后郑家的再次蓬勃发展,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总督府偏殿,被郑家的礼物塞得有些臃肿,苏木、香料、象牙、犀角、黄金等贵重物品,如大路货一样四处摊开,秦家族人正在整理,登记造册。

    秦浩明拿过礼单匆匆一览,暗自咋舌摇头不已。

    郑家的礼物不仅贵重,而且数额庞大,价值起码在数十万间。为了巴结自己,郑家可谓使出浑身解数,不惜血本。

    一切,都是为了安稳,保持现状,他好继续做富家翁。

    历史上,少年英雄的郑芝龙,中年却误判形势,投降建奴。结果晚年过得狼狈不堪,最终落得身死人笑的悲惨下场。

    他的儿子郑成功虽然也一直过得焦头烂额,但好歹还是自由自在的,后来其子孙还成为台湾的实际统治者,死后亦备极哀荣,流芳百世。

    其实,如果郑芝龙当时既不助明,也不降清,继续盘距台湾,纵横大洋,那缺乏水师的清军也根本奈何不了他,终不失为逍遥自在的海上霸主。

    若再进取一点,南下东南亚,也许后世的世界史,将会变得大不一样。

    可惜啊,终究眼界格局不够宽广,误国误己,徒然让建奴捡便宜。

    暮色降临,华灯初上,福州府再度迎来热闹的夜晚。

    于山酒楼五楼,手臂粗的几十根灯烛熊熊燃烧,把整个大堂照得纤毫毕现。

    外侧包房中,郑芝虎兄弟作陪,和秦浩明几个亲卫推杯换盏,其乐融融。

    十几个美丽的侍女犹如万花丛中的蝴蝶,不停的穿插在众人之间,为他们斟酒夹菜,极尽奢靡。

    相较于他们的狂放粗野,五十步开外的另一个包房,秦浩明和郑芝龙二人,穿着文人装束,仿佛多年未见的老友,举杯低声细谈。

    “是及,是及,末将一定鼎力支持秦督打造商船计划,石井船坊马不停蹄开工,两年内必完成两千料商船十艘的任务?!?

    接过俏丽侍女剥好的蟹脚,郑芝龙轻轻地舔噬着壳上的蟹黄,左手则持着一方锦帕,不时地擦拭着嘴上的膏黄。

    郑家在南安石井建立造船坊,营造军、商两用船只,年造三五艘,修数十艘,在福建可以说是首屈一指。

    “痛快,今日和郑将军可谓一见如故,本督敬一杯,感谢将军为大明所做一切?!?

    秦浩明举杯遥敬。

    郑家需要他帮忙稳定局势,避免和朝廷起龌龊。而自己需要郑家的财力物力,快速发展自身力量,尤其是海军所需的船只和水手。

    现在,就是他们的蜜月期。

    喝完杯中酒,二人哈哈一笑,颇有相见恨晚之意。

    徐徐的山风沿着窗户吹来,让人无比惬意。喝到后面,二人十指不沾,全部是身边侍女帮忙喂食。

    腐败,真他妈的腐败。

    秦浩明惬意的打了一下酒嗝,摇晃着脑袋,试图驱散微微上涌的酒意,让神志清醒一些。

    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按他的思路进行,高兴之余,未免喝得有些尽兴。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末将再敬秦督一杯?!?

    郑芝龙面如冠玉,五官精致,丹凤眼,剑眉长髯,黑须及胸,山风轻轻地吹拂着。

    与那些在习惯性地施粉涂面的小白脸们相比,尽管这位中年人不施粉黛,却仍然可称风华绝代,所谓的名士风流,大抵如此。

    “好!请!”

    秦浩明哈哈大笑,率先举杯一饮而尽。

    “郑将军,本督想知道,你一生所求为何?”

    放下酒杯,秦浩明借着酒意笑嘻嘻的问道。

    “唉,实不相瞒秦督,一官自小落魄,从小习海事,性情逸荡,不喜读书,有膂力,好拳棒,跅弛放纵,渐流荡逸,渐失父爱。

    后流浪于海上,一番打拼,机缘巧合下竟然有所作为。

    虽如此,但吾心中始终向往大明,之后幸有熊大人赏识,招安一官。

    如今,脚踏陆地,一官对现在的生活别无所求,只希望安安稳稳的传承下去。

    为了不让子孙因郑某曾经流浪海上而蒙羞,郑某已经让嫡子森儿拜大儒钱侍郎为师,他日科举高中,光宗耀祖?!?

    见秦浩明发问,郑芝龙先是蓦然长叹一声,方才把心中想法相告。

    没错,秦浩明听完点点头,了然于胸,这应该是他心中真实想法。至于说以后的变化,毕竟谁也想不到。

    现在大明上下所有人,怎么想得到大明江山会沦于建奴之手?

    所以,郑芝龙现在对大明朝廷还是臣服状态,没有异心。

    “郑将军,本督有一个想法,希望你能一起努力,让它变成现实?!?

    盘算一番后,秦浩明朝对面的郑芝龙说道。

    “请秦督直言,末将一定配合?!?

    二人聊到现在,郑芝龙对秦浩明基本没有戒备。

    “本督思来虑去,以将军平粤寇,征生黎,击退侵厦荷夷,消灭海上巨盗刘香之功劳,原本一个总兵官的位置是跑不掉的。

    可惜过往经历,许是朝廷有所顾忌,故而将军一直未有寸进。

    现福建有陈一山在,恐怕不好操作。然广东自从白都司致仕后,职位一直空缺,不知将军是否有心?”

    说到这里,秦浩明平静的举起酒杯目视郑芝龙。

    只是,微微颤抖的双手出卖了他,说明他的内心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

    “请秦督指教!”

    郑芝龙睁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秦浩明,想不到此等好事突然降临头上。

    喘着粗气沉默数息时间,他站起身,扑在地上朝秦浩明顿首。

    委实怪不得他如此反应,大明文贵武轻已经渗透到骨子里。虽然他手握重兵,可有什么用?

    因为海防游击将军官职太小,他虽用重金大力贿赂福建官场,可文官们骨子对他的蔑视还是时有发生。

    至于说手里兵力只是自保而已,没有逼迫或者走投无路时,他是真的不愿与大明朝廷翻脸。

    入彀矣!

    见此状况,秦浩明心中巨石轰然落地,接着狂喜。

    最怕郑芝龙对他有防备,或者如他讲的,无欲无求,对现在生活很满意,舍不得离开福建,那就让事情棘手。

    现如今,不仅试探到郑芝龙的心意,也让事情更加顺利。

    “万勿如此,将军请起,请听本督之言,看将军是否能够做到?!?

    秦浩明站起身走过去,扶起低着头的郑芝龙,微笑着说到。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