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四十三节 阳谋

第三百四十三节 阳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郑芝龙飘飘然站起身,强行让自己镇定,听听眼前这位年轻的秦督如何为自己谋划总兵官一职。

    “此事可分为两个步骤,其一,虑天子所忧,郑将军不妨从南洋地区筹措五百万斤粮食,解救大明目前粮食?;?,天子必然大喜。

    如此,本督也有理由向天子举荐将军。

    想来此事对将军而言,易如反掌,不过数十万两纹银之事。实在不行,大军开过去劫掠一番,不仅不费一文,甚至还可收获一笔。

    其二,获得军功。

    本督如何坐上这个位置,将军知之甚祥。既然如此,郑将军何不照葫芦画瓢,大军北上沿着建奴的海岸,狠狠的干他们一下。

    以有心算无心,建奴又没有水师,本督话不说满,在蓦然突袭的情况,斩首几千上万级应不是什么难事。

    更何况,不一定非要建奴将士首级,只要是建奴就可,难道不是吗?

    如此搞他们几次,建奴必然要抽调兵力防守海岸线。

    这样一来,前线边关将领压力肯定大减,天子龙颜大悦下,将军这广州总兵官之位岂不顺理成章手到擒来?

    而且,若是将军手下儿郎争气,斩首几万级,那么朝野上下,天下士子也必然对将军赞誉有加,安平郑家岂不是如戚少保般,威名赫赫?

    等过经年,陈都司致仕后,若本督尚在这个位置,或者郑将军再运作一番,想来调任福建总兵官当非难事?!?

    望着呼吸越来越急促的郑芝龙,秦浩明嘴边略过一丝苦笑,颇为感慨。

    大明长期的崇文抑武,加上文恬武嬉,整个朝廷上下没有一人忠于国事,也没有一人能站在全局高度,利用各项资源对付建奴。

    否则,区区几十万建奴算得了什么?

    大明有多少好牌可打,可惜时人再无大明建国之初的良臣猛将,遂被建奴夺了汉人江山,委实让人痛心。

    “感谢秦督提携指点,郑家没齿不忘?!?

    随着秦浩明最后一句话说完,郑芝龙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惊涛骇浪,再次叩首。

    不是他自贱,腿骨发软,而是不服不行??!

    长期困扰自己的身份问题,三言两语人家就剖析得透透彻彻,为何自己就想不到这些?

    这两件事情对他而言,简直易如反掌,可收获却如此巨大。

    可叹自己为了巴结福建这些文官,每年投入的金钱何止百万,却从来不知道堂堂正正,只知道剑走偏锋,以至于常年未有寸进,被文官呼来唤去。

    要是早知道如此,把每年贿赂的钱用于这上面,相信崇祯皇帝肯定把他倚为长城干将,而自己也早就是总兵官或者更上一层楼。

    至于说劫掠建奴,那不过他的看家本领,海盗可不就是干这些的吗?

    即使有防备也没用,漫长的海岸线,如何可能防卫周全,不过收获多寡而已。

    成功无侥幸,眼前的年轻人能做到这个位置,绝不是凭着一两仗的胜利,凭着军功,而用眼光和谋略打动天家??!

    一言兴邦,大抵如此。

    若自己从正四品的海防游击升为正二品的总兵官,则直属于督抚管辖,郑家则从此跨入武将世家的行列,子孙后代受益无穷。

    这叫他如何不感谢秦督?

    “郑将军万勿如此,一切还需努力!”

    秦浩明扶起他,心头盘算着,从郑芝龙的反应来看,郑家对大明说不上忠心耿耿,但没有异心是肯定的。

    既然如此,不妨再试探一二。

    挥挥手让负责伺候他们的四个艳丽女子离开,秦浩明索性坐到郑芝龙对面,诚恳的说道:

    “有所得必有所失!

    郑将军一定要知道,若将军没有其他企图,朝廷对郑家拥有如此庞大的水师始终是有顾忌之心的。

    毕竟,他们不领朝廷俸禄粮饷,属郑家私军。

    现在朝廷因为建奴和西北叛军腾不出手,可等国内安定下来,郑将军应如何自处?”

    “请秦督赐教?”

    这个问题正是困扰郑芝龙整个家族的事情,拥兵自重,短期时间尚可,长久怎么办?

    可真要把军权交给朝廷,他们同样做不到,那岂不是任人宰割?

    毕竟他们曾经是海盗,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花费大量金钱物力,开发台湾的原因。

    可台湾毕竟是一个小岛,四面临海,人口匮乏,没有到那一步,他们是真的不愿意离开大明土地。

    如今,听秦督的意思,竟然可以找到两全的办法,他如何不激动?

    “平衡!

    大明陆军几百万人,为何没有如此烦恼?

    那是因为军队掌握在不同将领手中,可大明海军一支独大,这就是朝廷忌惮的地方。

    本督明白大明朝廷的顾忌,同时也明白将军的苦楚。解决此事的办法,就是朝廷再造一支或者几支水师,相互制衡。

    如此,双方才能放开心结,无需彼此提防对方?!?

    秦浩明敲着桌面,抛开遮遮掩掩的东西,直接把事情本质说清楚。

    “理是这个理,只是……”

    郑芝龙蹙着眉头,神情有些困惑,蓦然间不知如何决定。

    “将军糊涂!

    大明幅员万里,人口千万兆,如何是二十万人能够抵挡?

    他日风调雨顺,西北叛贼、北方建奴皆是土崩瓦狗尔!

    到时,难道将军真要把郑家几百口人拖入到无底深渊不成?

    反观朝廷,即使有将军的帮助,可在财力匮乏之下,没有三五年难以成军。

    即使成军,退一万步来讲,也绝没有将军如此规模。何去何从,望将军细细思量,本督言尽于此!”

    秦浩明语气笃定得很,他用的是堂堂正正的阳谋,不怕郑芝龙不上道。

    别说是郑芝龙,北方的建奴,西北李自成、张献忠之流,包括朝廷的衮衮诸公,无不这样认为。

    大明是庞大的古老帝国,敲敲打打分些汤水可以,谁也没有想占领这片土地,取而代之!

    “不错,秦督所言极是!末将一定全力配合朝廷,组建新的水师,为大明朝廷鞠躬尽瘁?!?

    秦浩明一句三五年成军的话让郑芝龙眼前一亮,心里通透。

    秦督虽有大智慧,但还是太年轻,没有接触过海事。

    水师想要三五年成军,根本不可能。尤其是在朝廷财力匮乏的基础上,没有十年八年从何谈起。

    既然如此,何不故作大方,十年八年是何情况,再作计较。

    “好,郑将军忠心国事,本督一定禀明天子,来人,倒酒,为将军贺!”

    秦浩明拍着桌案,大声叫道。诚如他的动作,他的心里委实快意无比,有郑家的帮忙,大明海军何止是日益千里?

    至于郑芝龙的算盘,有些事情他是掌控不了的。

    “秦督且慢,末将有一件礼物想送给秦督?!?

    心结尽解的郑芝龙满脸谄笑,双手拍了几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