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四十七节 蓄势待发

第三百四十七节 蓄势待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已经动起来了,这些兔崽子好福气?!?

    李想眼中闪过一丝向往,摸着满脸的络腮胡,右脸的伤疤抽搐着,紧紧瞪着墙上行军图的某一处位置,一动不动。

    “想去?”

    “嗯……来不及了呀?!?

    李想不假思索应到,可看见秦督扫过来戏谑的目光,又一脸哭丧说道。

    “邵武路过来的三百人马,好好训练他们,底子不错,和李富贵好好配合。

    兵练好了,还怕没仗打!否则,你一人有什么用?!?

    秦浩明把已经干透的信件装好,用火漆封好袋口,递给李想。

    “诺!”

    李想挺直身体转身离去,整个人陡然精神起来?;蛐?,带兵也不错。

    占地几十顷的德州秦府别院,原来是范家的产业,如今被董长青征辟为守备府的独立斥候营,从宣大借调三百骑在此驻守。

    每天进进出出的骑士无疑显示出这里相当忙碌,但却无人知晓具体忙些什么,而这也成为德州人最神秘的场所。

    按理说,德州府不是边关重镇,没有大量的军情需要四处传递,怎会如此忙碌?

    外人不知道的是,这里连接着宣大、登州、福州三地的情报沟通,是秦浩明能够异地指挥的枢纽所在地,可谓相当关键。

    同时,这里还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暗卫秘密训练营地。培训好的暗卫人员从这里分赴大明各地,再把情报源源不断的传递回来。

    董长青呆在此处的时间,远比在守备府的时间还要多。

    天色阴翳,然而空气中却没有一丝风,让人倍感沉闷。

    董长青从妻子怜月手中接过整理好的行囊,说了声好好照顾母亲和自己便朝府外走去。今天,又有一批训练完毕的暗卫成员即将远行。

    “夫君……”

    怜月素颜倚在门口,手抚着肚子,一脸不舍。

    “娘子,有事?”

    董长青转过头,疑惑的问道。

    “没,早点回来?!?

    怜月话到嘴边,千言万语化作一声叮嘱,秀目中腾起氤氲。

    “嗯!”

    董长青展齿一笑,挥挥手示意佳人不必担心,转身时表情稍显凝重,因为这是第一次向建奴区域派遣暗卫人员。

    而且……

    秦府别院地下密室,三个商人打扮的男子沉默的坐着,其中一人赫然是范海亮。

    昔日风光无限的介休范家被秦督以霹雳手段连根拔出,并且牵连部分担任掌柜的旁系子弟精英,范家可谓一蹶不振,让他深感悲哀。

    同时他又有一丝庆幸,毕竟自己的小家在这次动荡中保全下来?;蛐?,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

    范家圩堡被攻陷后,他的才能得到秦督赏识,改名龚子晴,协助董守备负责德州府店面的管理。

    像什么药铺、脚行、仓库、码头上的事情,他均有涉及并且尽心尽力。

    这次扮成商人,进入建奴区域负责勘察情况,就是他自动请缨。

    富贵险中求,更有风险与利益并存之说,以秦督为首的新利益集团正在冉冉升起,要想融入他们当中,就必须拼搏,方有立身之地。

    沉重的脚步声传来,门口被打开,董长青高大的身影遮住烛光,光线瞬间黯淡下来,他的两名亲卫按住刀柄,一左一右把守着门口。

    “这是你们新的身份,户籍官牒俱是真实存在,有据可查,路上把资料背熟。

    具体安排是你们随本将到京畿,那里有一个五十人的小商队归你们管理,李九负责贴身?;すㄗ忧绨踩?,刘金虎自由活动,明白吗?”

    “明白,有功必赏,有过必罚!”

    三人低沉的声音在密室中响起。

    “出发!”

    柔和的微风拂过草尖,黄色的涟漪在草海中绽放荡开去了远方,西边的云层透出彤红的颜色,红霞里传来阵阵鹰唳声。

    纵使已经多次出入漠南草原,林虎还是被九月草原美景陶醉。

    “草原美景真是一月一变,上次过来放眼望去还是绿油油一片,现在却到了收获的季节?!?

    面对浩瀚无际的草海,他对身边的殷雨昂说道。

    “风景虽好,可不是大明的草场?!?

    风拂在脸上,殷雨昂解开头盔,凌乱披散的头发扬起来,他搓搓脸,忍不住再次叹了一口气。

    一路前行,已经记不清是他多少次说这种话,心里的欲望仿佛烈火般熊熊燃起,有生之年,一定要让广阔的草原成为大明的牧场。

    作为天雄军中精锐的骑兵教官,自然明白一个天然的草场对骑兵意味着什么。

    今天,他是来踩点的。

    “来了,走在前面的就是那仁朝克图?!?

    林虎跳下马,跺跺脚,牵着马匹迎上去。

    草原上的风几乎不会停下片刻,脏乱的绒毛在皮领子上抚动,到了晚上风会变得更寒冷起来。

    殷雨昂扬起双手,一前一后,随后一个跨步,纵身下马。前排的五十骑紧随他,后排的五十骑却是一动不动。

    “尊贵的朋友,欢迎您来到大草原,那仁朝克图向您问好?!?

    远远的,前面穿着狐皮坎肩的老人哈哈大笑,张开双手朝林虎走来。

    他自然就是杜尔伯特部的族长那仁朝克图,这句话他已经说了几十遍,熟络无比。

    身旁是一个光头的大汉,歪鼻眼斜满脸横肉,瞧他粗横的身体,估计充当保镖角色。

    另一个身子单薄却穿着褪色补丁的宽袖长袍,头上裹了头巾,一副穷酸书生的模样。

    身上粗糙破烂的皮袄,两只脚都还露在外面,沾满泥泞和草屑,明显是汉人的书生,这就是他的翻译,并且还是奴隶。

    那仁朝克图普通汉语还行,说深了就不利索。

    风大了,吹得帐篷簌簌声响,里面熊熊火光映着众人的脸明明灭灭,心思重重。

    外边,一头羊窜在树枝上烘烤着,散发膻腥味。三道身影围坐火堆旁,殷雨昂拿下肩上的草絮扔进火里。

    “殷千户,你说他们会答应让我们借道吗?”

    他的副手曹方低声问道。

    殷雨昂懒洋洋的看了他一眼,有些无所谓的说道:“若不是需要向导,加上秦督要求我们分别对待,早就一路杀过来。

    你以为他们是什么好鸟,手上没有沾满汉人的鲜血?不然,这些汉人奴隶哪里来?”

    “不急,漠南蒙古草原除了科尔沁外,其它的分散成几十个小部落,可别因小失大,让他们团结起来。

    那仁朝克图会答应的,他早已……”

    林虎嘴边泛起一丝冷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帐篷内,亦是热烈讨论着。

    “不成啊,若是大清知道此事,能饶过我们杜尔伯特部吗?到时……”

    “可巴林部落已经答应明人,我们千余人也挡不住他们??!”

    “好像大明自从上次胜利后,有点不一样?!?

    “是心高气傲!不过明人说得也有道理,让我们作壁上观,两不相帮?!?

    ……

    多事之秋??!

    那仁朝克图闭着眼睛,听着族人议论纷纷,心里却渐渐下定主意,“今年草料充足,部落向西移动,寻找马源。

    这里的事情,杜尔伯特部一概不知。

    巴林部落怎么做不管,但我们这里向导没有,画个草图给他们,也不枉双方这半年来的情谊。

    也好,正好看看大明人有什么变化。

    现在,请我们的朋友进来喝酒?!?

    那仁朝克图一锤定音,拍板决定此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