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四十九节 与狼共舞

第三百四十九节 与狼共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设身处地想想,崇祯竟然不知用何方法,对付拥有如此庞大势力的郑家?

    大军压境?

    在陆地上水军自然打不过陆军,可问题郑家对泉州百姓异常仁慈,不但不仗势欺人,甚至救济贫苦,威望比官家还高。

    但凡有个风吹草动,他们恐怕早已知悉一切。人家开船出海笑看天下,大明将士只能徒呼奈何!

    用精兵将郑家一网成擒?

    以有心算无心,这并不是什么难事,问题是后续怎么办?

    郑家的水师或许会分裂,但不管怎样,都一定会打着为郑家复仇的名义,沿途骚扰劫掠大明漫长的海岸线。

    时至今时今日,四处飘零的大明能承受得了江南地区的动乱吗?

    这一刻,崇祯皇帝内心深处无比渴望拥有强大的大明海师。尤其是海贸之利,更是超乎他想象。

    广袤千里的大明土地,所得竟然不如盘踞方寸之间的郑家,让他这个天子情何以堪?

    大明海禁是在他手里解禁,可整个朝堂却无一人提出发展海师,利用海贸去盈利,弥补大明国库入不敷出的财政收入。

    当然,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只有当秦爱卿列举出一项项具体数字时,崇祯才发现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坐井观天,他脑海里第一次闪过这个念头,这是他对自己的评价。

    从记事起,自己好像从未离开京城一步。大海是什么概念,他着实不知,只是从书籍记载中知道大海很广阔而已。

    尸位素餐,则是他对朝臣的评价。

    居庙堂之高的诸位大人们,曾多次驳回江南沿海地区的官员要求开放海禁的公文。

    到崇祯六年,福建巡抚邹维琏与郑芝龙在料罗湾海战中打败荷兰人,漳州月港才成为当时大明唯一合法的商人出海贸易港口,并设立市舶司。

    只是现在看来,所有好处全部便宜郑芝龙,没朝廷什么事。

    微臣认为,并不是学问高就可为首辅。情不自禁的,崇祯蓦然想起昔日秦浩明之言。

    一阵微风吹来,宫后苑中不时有枯黄的落叶飘零,勤奋的小宫女把它捡起丢到桶篓内,以免影响景致。

    “看来,这朝堂是该清理清理了?!?

    此情此景,崇祯皇帝暗叹一声摇摇头,这游园是兴致也淡了许多。

    相较于崇祯略显黯淡的心情,周皇后却一脸的兴致高昂,挥舞着手里的奏折,轻启朱唇高兴的说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秦督真乃国之干将,小小年纪便如此老谋深算,玩弄郑家于股掌间?!?

    “哦,朕看看他究竟有何妙计对付郑家?”

    纵使秦浩明给他过很多惊喜,奈何一力降十会,朝廷现在能给予的帮助不多,自己易地而处感觉一筹莫展,皇后竟然说他能玩弄郑家于股掌?

    拿过奏折,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与狼共舞计划书,倒是有些新颖,秦爱卿还真是标新立异,与其他朝臣不同。

    崇祯洒然一笑,认真的往下看去。

    整个内容分成捧杀、融合、拉拢、发展、削干、功成六个阶段,并且在每个阶段备注有可能出现的突发问题,期间应如何对付,非常详细,一目了然。

    而发展作为主线,一直贯穿整个计划。

    便如目前的捧杀阶段,利用郑芝龙小心谨慎不欲与朝廷翻脸的复杂心态,为大明谋夺实实在在的利益。

    从南洋筹措五百万斤粮食,再令其北上杀虏,端的一石三鸟,好计策。

    其一,粮食用于救济灾民,减少国内混乱,稳定民心。

    其二,人口就是资源,既能用于地方建设,又能充当兵源。

    其三,郑家北上杀虏,虽说不是大规模的血战,可多少要损失部分兵力和物资,委实妙不可言。

    关键是郑芝龙已经同意并且准备去实行,其一方面说明郑家目前没有反意,另一方面说明他们在乎虚名。

    反观朝廷,只要擢升郑芝龙为广州总兵官,署都督同知,在有军功的情况下加以褒奖即可,可谓一本万利。

    其实话说回来,你不给又怎样,难道这样就可以阻止郑家发展不成?

    崇祯从头到尾反复看了几遍,最后闭着眼睛推敲其中的环节,判断其可行性。

    良久,他站起身喟然长叹,朝着凤目闪闪的周皇后说道:“皇后所言极是,秦爱卿委实是国之肱骨。

    这份与狼共舞计划书,想来满朝文武再无第二人有此魄力、有此眼光布局筹谋,连朕也做不到?!?

    第一次,崇祯这个高傲的大明君王,脑海里回顾着过往秦浩明的功勋和言辞,以及种种建议,心服口服。

    “大伴,你这份密奏中又说些什么?”

    许是他感觉关键的已经看过,第三封理应是一些枝末的细微小事,故而他并没有亲自看,而是朝侍立一旁的王承恩问道。

    “启禀皇爷,您还是亲自看看为好?!?

    王承恩苦着脸,递过手里的密奏。

    难道有什么出格的事情?否则大伴不至于此?

    摊开合着的奏章,崇祯省略一些官场措辞的行文,匆匆浏览一遍,立马知道王承恩脸色古怪的原因。

    “荒唐,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堂堂两省总督竟然深入漠南草原练兵,何其荒谬?”

    前面两条,总督衙门要收回市舶司,登州水军到舟山群岛剿匪练兵,崇祯都觉得可以理解甚至同意。

    毕竟,这都是原先报备过的,现在无非旧事重提而已。

    可秦浩明亲自出入草原练兵,并说什么寇可往,吾亦可往之语,简直令他想破口大骂。

    至于吗?

    练兵关你一个总督什么事情,蒙古草原大明朝廷有多少年没有进入过了,这要出了什么差错,大明的脸面往哪搁?

    现在他还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吗?那是大明福建、广州的两省总督,是封疆大吏,位高而权重。

    这要是有个什么闪失,崇祯真的无法想象后果。

    PS:推荐朋友一本新书,《司理监》,作者是明末扛鼎的人物傲骨铁心,已经有完本的几部,相当热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