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五十节 练兵练将

第三百五十节 练兵练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皇上,臣妾以为秦督虽有出格之举,然观其过往所为皆有深意,从不打无把握之仗,此次应不例外。

    不妨耐心等待捷报频传,皇上以为如何?”

    知夫莫若妻。

    周皇后怕崇祯在气头上,做出什么不当举措,金口玉言一开,木已成舟,不好更改,故而急忙抢先宽声劝慰。

    “大伴,命锦衣卫探子悉数撒出去,关注秦爱卿情况,两日一报。着边关九镇加强戒备,严防建奴暴怒下寇边报复?!?

    听完周皇后的话,崇祯沉吟片刻,回想着密奏中的内容,转头对王承恩吩咐。

    寇可往,吾亦可往。

    昔日大汉天子的豪言壮语,久久盘旋在崇祯皇帝的脑海中,目光凝视着北方,思绪越过草原,想象着那里的金戈铁马。

    漠南草原,原先杜尔伯特部落族人的牧场。

    风呼呼的吹散阴云,露出蓝色天空中的一抹阳光。

    草原上有一支队伍正在集结,这是大明的军队,将士们都身着红色鸳鸯战袄,背负箭袋铳箭,斜挎战弓,手握绣春刀,胯下骑着战马。

    三百多人,三百多匹马,肃然而立,萧萧无声。

    军士穿袄,将校披甲,领头的一匹军马上,正是一个披甲的将领,外边罩袍上绘着狮虎的图案。

    对面则是一个穿绯袍的将官和独眼将军,身后十几个将校一字排开,正勒着战马的缰绳,和将士们说着什么。

    “兄弟们,你们是天雄军最精锐的将士——夜不收。

    本督现在命令你们在殷千户的带领下,将前方出现活着的东西一概消灭,行军路上不留一个活物。

    同时,不管是蒙古人的部落还是建奴人聚集的地方,一定要查明他们具体的人数,明白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罩袍上印着狮虎图案的殷雨昂缓缓拔刀出鞘,刀擦着鞘,发出一阵渗人的磨擦声。

    “明白,禀报秦督,夜不收观寇不审,探贼不详,到不言到,多则言少,少则言多,此谓误军,犯者斩之?!?

    说完转身举刀,提马偏向前面,发出短促的喝叫:“夜不收第一队跟我杀!杀!杀!不放过一个活的!”

    说完便四蹄翻飞,俯冲下去。

    在他身后,将士们纷纷拔刀出鞘,口里喊着杀杀杀疾驰而去,阳光照在他们的的刀刃上,烁烁生寒。

    “这小子,有点意思,末将喜欢。好好打磨,肯定是一名勇将?!?

    目注着殷雨昂率领着三百多人的队伍离开,至一箭地又分为三个不同方向,每个方向一个百人队,独眼将军感叹说道。

    不用说,穿绯袍的将官和独眼将军正是秦浩明和张松荣。

    由他一手训练半年之久的四千骑兵基本成军,可没有经过战火考验的军队,成长速度太慢。

    按他的想法,原本要拉到山西剿匪锻炼一下,但被秦浩明制止,转为偷袭漠南草原科尔沁部和建奴。

    和大明接壤的杜尔伯特部和巴林部肯借道,毫无戒备的科尔沁部和它结合中的建奴,就是大明将士任意驰骋的牧场。

    现在正是金秋九月,草原广阔无垠,蒙古人喜欢逐水而居,分得极散,方便牧养牛马。无论如何,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大明敢这样疯狂?

    张松荣独目闪闪,脸上的刀疤尽显狰狞?;崂粗灰?,他知道秦督是用福寿膏打开北方的大门。

    再想有下次这样的机会不容易,至少,科尔沁部和建奴人会严防死守。

    “只要我们汉人有血性,敢于战斗,你们将都成长为勇将名将。告诉本督,你们有没有敢战之心,有没有血性?”

    秦浩明调转马头,指着站立的的十几个将校,大声高叫。

    “启禀秦督,我们有!”

    “大声点,怎么像个娘们?”

    “我们有!”

    大声的吼叫声,仿佛刺穿草原,直指苍穹!

    秦浩明满意自得的笑笑,军心可用,目光从董长青、阎应元、戚怀年、李想、碾子、浩子、林虎、李三……等人一一扫射过去。

    其实,这次他不仅是练兵,还是练将,练他的嫡系将领。

    说起来,这已经不叫练兵,而是战略,或者说是战役。

    只是,他没有想到来得如此突然。

    想不到福寿膏的威力如此之大?想不到巴林部落和杜尔伯特部的上层头人堕落得如此迅速?

    当从董长青那里得到林虎和李三的确切消息,他都有些措手不及的感觉。

    可是,他不能再等,因为时间不等人。

    再等,草原将下雪,战机稍纵即逝。

    为此,他不惜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宣大边镇,和卢象升、杨国柱等人商议,来了这么一出。

    临时征调天雄军精锐八千人,有一定骑术的将士七千人,甚至叫董长青从德州府带来一千多人,和四千刚刚成军的将士,组成两万人的联军。

    一切轻车从简,携带五天的食物,从喜峰口、古北口、独石口、张家口出关,扑向科尔沁草原,打他们一个迅雷不及掩耳。

    “弟兄们,今后,你们的名字必将载入史册。因为,你们是大明近二十年来再次踏入草原的大明将领。

    但是,我们不是来叙旧谈交情。我们是军人,是大明的军人,举起你们手中刀,杀他个赫赫威名出来?!?

    秦浩明骑在战马上,第一次开始对他的嫡系将领关于对建奴态度的演讲。

    “大明和建奴的这场战争一开始,便无法结束。除非大明灭亡或者他们灭亡,否则,不可能止歇。

    因为这场战争,不是一家一姓之争,不是一地一时之争。

    而是两个民族,两个文明,两种生活方式和两种截然不同、南辕北辙的价值观碰撞在一起的激烈冲突!

    大明,诸夏贵胄,右祍农耕之国;汉族,始自炎黄,自仓颉造字,三王治世,便上孝君父,中顺父母,下养妻儿!

    而彼建奴者,便如野蛮之人,无礼仪法度,无人伦父子,无兄弟姐妹,只讲实力!

    我们创造,他们毁灭,我们文明,他们野蛮,我们忠君孝顺,而彼辈无父无君!

    是故,对建奴的战争,不仅仅是雪国耻,也不仅仅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诸夏民族,为了子孙后代,千秋万世!

    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不可能再和平收场,大明与建奴,不倒下一个,战争不可能结束!

    事实如此,弟兄们,我们要怎么办?”

    “杀!杀!杀!杀光他们!”

    所有人都挺起胸膛,发出滔天怒吼。

    “好,一切按计划行事!记住,交代下面的将士,不要活物!出发!”

    “诺!”

    PS:感谢书友家里窝囊家外雄打赏,感谢大家投票支持,故土难离敬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