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五十一节 惨烈屠杀

第三百五十一节 惨烈屠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大明崇祯九年三月二十日,漠南蒙古二十四部四十九名领主头人与建奴文武官员百余人在盛京召开大会。

    共推敌酋皇太极为“博克达彻辰汗”,改国号为“大清”。

    从此嫩科尔沁所属四部十旗分左右两翼,会盟于科尔沁右翼中旗境内的哲里木山下,形成哲里木盟,又称嫩江十旗。

    也就是从那时起,漠南蒙古各部死心塌地的跟着建奴,对汉人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

    同样的,建奴为了拉??贫卟菰哪厦晒鸥鞑?,双方采取联姻的方式,构成更加紧密的联盟。

    历史上,建奴鞑酋的皇后妃子大多来自科尔沁草原的漠南蒙古各部,比较有名的就是大玉儿、海兰珠等。

    而秦浩明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打击漠南蒙古各部,拉拢漠西、漠北蒙古人,共同对付建奴和漠南蒙古各部。

    漠南草原,天气阴阴晴晴,乌云始终笼罩在草原上空。

    一顶顶毛皮缝制成的帐篷错落有致的散在草原中,呈现出不规则的矩形,中央区域的旗杆上飘着一面白色的旗帜,想来就是头人居住地方。

    这是一个约八百人口的部落,阴沉的天色下,牧民来来往往出入频繁。女人驱赶着牛羊回到圈里,男人则抓紧时间把马赶到马厩。

    这是草原牧民平常一天的生活,充满喧嚣和嘈杂。

    一个女人钻出帐篷,朝正在玩耍的两个十四五岁大的男孩大声叫喊。片刻,两个少年欢快的牵过马匹熟练的翻上,朝外面奔去。

    欢快前进的身影中,跑过平坦的草地,远处入眼是一片白色的羊群,偶尔有嘴中咀嚼着青草的羊头抬起来望向前方奔来的两骑。

    一名正挥舞鞭子的蒙古男人慢悠悠的骑着马,口中吆喝驱赶掉队的牲畜。

    听到马蹄声,目光看过去,皱巴巴的脸展开笑容,骑马迎上去。

    “我的草原雄鹰,是来看阿爸吗?”

    两骑里,其中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笑的很灿烂,点着头指着天上说道:“快下雨了,额吉让我们过来帮忙?!?

    蒙古男人正是他们的阿爸。

    “阿爸,后面有部队,好像是汉人?”

    另一个马背上的半大男孩指着阿爸身后,那个方向有百余道身影漫过草坡上的小山包。

    草原的孩子早熟,再过一两年,他也是部落中一名合格的战士。

    铁蹄把茅草踩踏得陷入泥沙里,两匹骏马率先登上了矮坡。

    从男孩的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骑在一匹白色战马上的那位将领,站在另一侧的那员武将,因为被阿爸挡住了,只能看到他不时被山风扬起的猩红色的披风。

    “他们是谁?”

    陡然间,一声狼嚎在那边呼啸,一柄柄刀唰唰举向了天空,战马慢慢踩出一步,然后带着轰隆隆的巨响蔓延而来。

    那名蒙古男人急忙从取出弓箭,响起暴喝:“快跑!”

    接着便是挽弓搭箭瞄准那边冲下来的敌人。

    咻、咻、咻——

    砰、砰、砰——

    箭矢尖锐的破空传来,伴随着枪声。

    来自另一个方向的箭矢和火铳,钉在蒙古男人脖子和胸膛上,血光溅起。他手中的弓箭尚未射出去,尸体已从马背缓缓的落在草地上。

    “阿爸……”

    两名蒙古少年骇然的望着满身是血的阿爸,悲声高叫,调转马头抽鞭奔驰。

    侧面,两名着甲的将领带着千余人的队伍从另一边草坡飞驰而下,漠然的眼神望了一眼骑马奔逃的两个蒙古少年,扬起马鞭。

    前方,两名骑马的蒙古少年咬着嘴唇害怕的纵马飞驰,身后响起了嗷呜的狼嚎声。

    其中一个男孩诧异的回头,视线里,一匹战马奔袭而来,刀锋唰的一下挥砍。

    他的瞳孔蓦然收紧,下一刻,血柱冲天而起,随后视线高高抛了起来,看不清的人、马在头顶下方卷起泥尘冲过。

    稚嫩的脑袋飞上天空,无头的尸体涌着鲜血在马背上又跑了一截,方才摔下来。

    头颅落下,被一名将士接住举过头顶挥舞,口中犹自叫着:“杀??!”的暴戾喝声。

    马蹄声声如雷般逼近,卷起地上的草絮。

    此时,部落帐篷周围有人听到了动静,伏在地上倾听,见存留的一个蒙古男孩挥舞手臂,骑着马在远处叫喊,有人着急的冲了出去。

    对面有人挽弓,弦音嗡的颤响。

    噗——

    一支长箭钉在男孩后背,挂着眼泪的脸上还带着恐惧,口中唔的一声从马匹上滚落下去。

    正在长大的身体被绞在马蹄下,翻了几个滚,一动不动。目睹这些,整个蒙古营地嘈杂混乱起来。

    “是明人?!?

    “儿郎们,杀死他们?!?

    “赶快跑出去求救?!?

    男孩的母亲哭喊着冲上去抢孩子的身体,族中的老人、青壮怒吼着钻进帐篷取出长枪、弓箭、弯刀。

    下一刻,马蹄踏进营地,高速向前推进,手中挥舞着刀刃,仿佛死神的镰刀,四处血线飚飞。

    抱着男孩尸体的蒙古妇女倒了下去,被紧随而来无数战马蹄踩的血肉模糊。

    一名勇武健壮的蒙古汉子持着长枪冲出帐篷,口里大叫着往前冲,捅进撞来的战马胸腔。凄厉的马嘶声中,马上的将士被抛向远方的草地。

    战马前肢一屈轰的巨响,压在健壮的的身体上,战马的声躯带着惯性在地上滑行,拖出半丈的血痕,只剩下一双粗壮毛茸茸的脚掌露在外面。

    摔落马下的大明将士呲牙咧嘴的想要爬起来,周围冲来的蒙古青壮挥刀就砍,却被砰砰的几声枪声打到,血花四溅。

    前方冲过来几个骑马的大明将士,一个脸上一条长疤的将士大喝一声,“去死吧!”,手里的腰刀对着一个拿着弯刀的汉子砍劈过去。

    断肢和血浆溅到躺在地上的大明将士脸上。

    随后,他摇摇晃晃爬起来,捡过兵器狰狞的大吼,对抱着断臂惨叫的身影飞扑过去,挥刀在对方胸口劈了一刀,又是一脚蹬飞出去。

    接着举刀恶狠狠朝已经奄奄一息的蒙古汉子颈部砍劈,提起血淋淋的脑袋,对着救他的大明将士兴奋的喊叫:

    “胡哥,我见血杀敌了,再也不是菜鸟了,可以拿到二级勋章了,不会连狗都不如了?!?

    “六子,注意?;ぷ约?,继续杀敌,你做得很好?!?

    夜不收胡汉东边说边利索的点燃火折子,丢在了帐篷上。

    火焰片刻间窜起来,浓烟随着风卷上天空,整个部落小部分已经陷入火海,着火的身躯在乱跑,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

    抵抗的蒙古人不是没有,而是大少。且是在猝不及防下,力量悬殊过大,徒劳无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