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五十六节 绞杀建奴

第三百五十六节 绞杀建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草原天气一日多变,早上阳光明媚,跑着跑着天色就开始阴阴沉沉,蔚蓝的天空之外有一丝黑云飘压了过来。估计又是要下雨的节奏。

    一只土拔鼠刚出泥土里冒出头来,立马被马蹄轰然踏过,翻起血色泥泞。

    一阵阵闷雷由远而近的传来,轰隆隆的声响在大地蔓延,一双双马蹄如同暴雨般落下草皮上,卷起青草和土壤。

    一支一千人的骑兵队伍,身穿大明的鸳鸯战袄,挥舞着腰刀,夹着排山倒海的气势一头扎进了附近的丘陵里。

    茂密的树林已经清空出一条宽敞的道路,这群骑兵进来时已经缓下了速度,然后翻身下马,拍了拍马匹的屁股,让它们自己去啃食灌木、青草。

    而他们则各自检查装备,等待前方的夜不收传来的讯息。

    哗啦,伴随着一道闪电,雨水终于从天而降,密密急急的打在丛林中,哗哗作响。

    远处,两骑大明将士抽鞭冲着树林急驰而来。

    “锋子哥,麻烦您的五百兄弟帮忙围住村子,厮杀的活交给小弟,让菜鸟们快速成长起来?!?

    听完夜不收的汇报,前面村子只有三四百人左右,一个壮实的汉子憨笑着对身旁一个高挑的将领说道。

    “海子,注意一点,兵者无小事,别太大意。在建奴的地盘里跟漠南草原作战不同,可以全部一杀了之。

    村子里大多都是辽东汉人,三四百人中顶多只有四五十个建奴,你要注意加以区分。

    但又要谨防建奴混在汉人中,暴起伤人。阴沟里翻了船,你这代千户就到头了”

    那个叫锋子哥的千户点点头,大手拍着海子的肩膀,关切的叮嘱。

    二人是同一个村子里出来,又都是秦浩明的亲卫,感情自然深厚。

    “嗯,锋子哥我知道。秦督不是说了吗,只要留着金钱鼠尾巴的,管他是不是汉人,一律杀掉。

    弟兄们,出发,杀建奴!”

    海子微微一笑,拉过马匹跨上马背,带领他手下人马冲出树林,朝十里开外的玉林屯扑去。

    秋雨迅疾而来,村里劳作的汉人奴隶拿着手中的东西奔跑着,一双双赤脚哗哗踩在雨水里,各自朝自己的栖身之地跑去。

    蓦然,在秋雨下,如雷的马蹄声仿似催命的鼓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头。

    “汉人不要跑,都蹲下!”

    很快,上千人的喊叫声透过雨雾,传入四处奔跑躲避雨水的汉人奴隶耳中。

    聪明的听到熟悉的语言,立马乖乖蹲下。迟钝的却依旧在跑,但双腿哪里跑得过四条腿,很快被将士们用刀背敲打倒地。

    至于脑后留着猪尾巴的,一概被将士们枭首。

    村外的人很快就被制服,全部在雨中簌簌发抖,被上百将士围在指定地点,不敢动弹。

    而其他九百名将士则朝着村里恶狠狠的扑去。

    玉林屯屯守的房子自然引人注目,不说别的,但是占地面积就让人为之侧目。

    此时,侍卫守在院门外,里面气氛正值热烈的时候。越过紧闭的门扇和雨帘,檐下,肆意放荡的声音高亢喧嚣的响起来。

    “叫啊……大声叫啊......快点叫出来!本王爷就是要听你的声音……那多美妙啊,你快叫,叫出来,等我玩够了,就放你走?!?

    巴喇玛一边大笑,一边在一个被撕开粗布衣裳的女子身上揉掐。

    地上,几近已经半裸的汉人女子恐惧着,用手去推巴喇玛,然而力量上的悬殊,挣扎了几下就被扼住了手腕。

    撕拉一声,最后胸前的布也被扯了下来。

    那女子“??!”的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惊恐的大哭,捂着胸口,一手去拉拽裹布。

    这反而令得巴喇玛更加的兴奋起来,狰狞扭曲的笑声更加的放肆。

    同时,一脚跨坐到了女子的腹部,挥手就是两个耳光,女子挣扎大哭,胸前的一对白兔也跟着摆动起来,白花花的一片晃的骑坐她身上的男人口干舌燥。

    巴喇玛起身退到后面笑哈哈的将那名女子的下裙拔掉一半,然后开始解自身上的腰带。也在此时,外面传来脚步声。

    “贝子,贝子爷……不……不好了,大明军队杀过来了?!?

    外头传来的侍卫惊慌的喊叫声,立马让巴喇玛呆若木鸡。

    什么,大明军队杀过来?这可能吗?这个侍卫吃错药了吧?

    可是,耳边传来侍卫临死前的惨叫声是怎么回事?会不会是阿哈们造反,被侍卫认为大明军队杀过来?

    一连串的疑问考虑盘旋在巴喇玛脑海里。

    雨越发大,哗哗作响。

    雨幕里响起噼里啪啦的脚步声蔓延过来,守门的马甲目光望过去,人影憧憧。

    马甲眼眶陡然睁大,张开嘴就要叫出的瞬间,几十支羽箭直接把他钉得整个人向后倒,更多的人影籍着雨声靠近过来,蜂涌着杀了进去,遇人就杀。

    有些人尚未反应过来,就被一刀劈死,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

    他们一路蔓延的杀过去一半,方才有侍卫、马甲发出凄厉的惨叫,引起府中其他人的注意,然后从各个方向赶过来。

    然而望着密密麻麻不断涌入的大明将士,即使是柯布里克这个杀人如麻的白甲兵精锐,也明白大势已去。

    然后便是见到了左右两侧的大明将士挽起了短弓,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喊:“射——”

    箭如飞蝗,飞向屋里。

    一百多根箭矢在狭小的空间里,根本没有躲避腾挪的地方。当场,就传来马甲侍卫们的惨叫,便是柯布里克手臂也中了两箭。

    “继续射箭,射死他们。其他人小心建奴的弓箭手,三人一组,相互掩护?!?

    海子见到柯布里克敦实的身体,立马明白这些冲过来的建奴,一定是经久沙场精锐,那股杀气,只有上过战场的人才有。

    第二波更加密集的箭雨过后,屯守府明面上没有站立的人,只剩下躲避在房内的人。便是如汉人奴隶,都有不少中箭死去。

    “不要放箭,我是大明士子,我知道房子里有多少建奴,还有建奴贝子?!?

    海子张开手掌准备握拳,周围的弦音已经绷紧,下一刻,屋子里有人喊出了声音。

    喊出这声音时,对方殊不知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走出来!”

    听到有建奴贝子,海子眼里蓦然发光,心肝砰砰直跳,这下大发了。

    脸色嘴唇苍白的南宫寒,簌簌从厅堂的后门踉踉跄跄的跑出来。瞧这架势,若不搏一回,他必死无疑。

    “启禀将军,还有四人,建奴贝子在后厢房,我带你们去?!?

    在将士的?;は?,南宫寒清点完建奴尸体,对海子说道。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