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五十七节 实战演习

第三百五十七节 实战演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冲进去,结束战斗!”

    一听只有四个人,海子心里松懈下来,整个府邸已经被围得密不透风,可谓大局已定。

    战事没有任何悬念,当上百个将士杀入府中,尤其是在擒住巴喇玛后,除了一个侍卫被当场射杀外,其他三人被捆绑得像粽子一样抬出来。

    巴喇玛惊恐望着装备精良大明将士,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大明的军队会出现在大清境内?

    “我抓紧时间清理,锋子哥,你的队伍先去支援其他兄弟?!?

    海子对纵马前来探查的锋子说道。

    “好,看住这个家伙,这可是一个贝子啊,不知秦督能不能用他做点文章,真是期待?”

    锋子笑意俨然,边说边夹战马,疾驰而去。

    同样的天空下,一支规模较大的骑兵出现在茫茫原野上,正朝着安息农场方向运动。沿途一旦碰见有零散之人,不是被杀就是被控制。

    视线又从空中俯瞰展开,一支支数百或数千人左右的队伍在安息农场周围散开,有序的袭击围绕在它周围各个村屯。

    整个阜新地区,在绵绵的秋雨下,四处是马蹄飞旋奔驰。

    将士们按照村屯的大小,在千户或者副千户的带领下,自动分配兵力的多寡,以碾压的方式朝建奴村屯扑去。

    零星的打斗时有发生,但无关大局,只是大海中的一朵小浪花,掀不起什么大波浪。

    真正有组织的抵抗发生在安息农场,建奴驻扎在此的一个牛录三百人,和鞑子旗主善巴的亲卫随从组成一千多人的队伍。

    在猝不及防下被大明将士射杀和斩杀几百人后,残留的七百多人很快聚集一起,准备突围。

    披风烈烈作响,风呼啸吹过,耳中嘭嘭的响着声音。

    秦浩明缓缓扬起手,周围举弓的将士屏气凝神紧盯着前方建鞑联军,等待射击命令。

    “放!”

    一百多根箭矢并不算多,要射中跑动起来的身影有些难度。射出第一拨,只有少数的建奴骑兵落马坠亡。

    然而秦浩明的意图却很隐蔽,这是多好的实战演习啊。

    六千对几百,还有外围的一万多将士,若是这样还不能全歼他们,还是赶紧跑路为妙,免得丢人现眼,徒增笑柄。

    所以,他是故意用弓箭让建鞑联军不能高速奔跑,以便拿他们作为磨刀石,磨炼自己的骑兵队伍和将领。

    至于说伤亡肯定难免,演习尚有一定的死亡率,何况是实战。

    或许,这就是慈不掌兵吧!

    三百多名将士在董长青的带领下,从侧面盘旋迂回到冲锋的建鞑骑兵后方,避过对方弓骑的视角。

    如此,就算敌人转身后射,因为颠簸和角度的问题,命中会变得极低,甚至根本没有放箭的机会。

    此时,鞑子队伍里的牛角吹响,前方冲锋的骑兵分成了两拨方向,同样左右迂回追着大明将士的后队扑了过去。

    奔驰颠簸之中,董长青反手射出一箭,钉死一名正在调转方向的鞑子,目光凶戾的盯着鞑子阵中突显的善巴,轻声呢喃:

    “看老子怎么玩死你!”

    手里从箭筒中拿出两支箭,朝善巴的方向望了一眼,迅疾拉弓,弦响箭出,箭矢射中一名鞑子的后背,溅起血花,后面马蹄翻腾越过了落下的尸体。

    高大的战马上,弓弦再次拉开,嗡的颤响,箭矢嗖的一声射中前方狼狈华丽衣饰的身影的肩膀,对方口中“啊……”大叫,却更加疯狂的狂奔。

    被围猎的草原战场上,善巴身上已经插着几支箭矢,鲜血侵染了大片皮袄。

    若不是内里有穿戴细甲,阻挡了箭矢的穿透,估计此时早已被射死了。

    草坡后面隐藏的阴影中,殷雨昂将刀锋在手臂上的皮袄上擦过,猛的挥手:“该是看我们的了?!?

    马蹄雷动,一箭之地。

    发出怒吼的大明骑兵前锋凿过去的瞬间,狼声陡然嚎叫响起,在冲刺的马队中,冲锋的大明将士犹如退潮的海水般朝左右的间隙挪动。

    让对方原本奔行的队伍,在安息牧场中划出了一道巨大的弧形。

    身后,浩子率领的另外三百余骑,慢慢爬上草坡,在另一头,轰然冲了下去,径直朝已经左右散开的建鞑骑兵发起了冲锋。

    噼啪的声响不断发出,挥动皮鞭疯狂的抽着马臀,草坡上喊杀声、马蹄声,排山倒海般的压了过去。

    相互间的配合,或许谈不上完美,可让一往无前的气势,却让早已疲惫不堪的建鞑联军心惊胆寒。

    双方瞬间撞在一起厮杀起来,鞑子和建奴不断有人倒下,而大明将士也有伤亡,被直接砍杀,大量的鲜血在拥挤的锋线溅起来,洒在雨水里。

    建奴牛录擦了擦刀口,短须抖动发出声音:“结阵!挡住他们……前方的人立即顶上去……”。

    善巴惊恐的看着建奴那边发出的响动,大声骂了一句,连续发出几道命令。

    身旁的鞑子骑士大叫:“明人又……”

    话尚未说完,远远的,另一队两百余战马身影已经疯狂的撞了上来,中间薄弱的弓骑有人抽出腰刀喊杀这样的声音。

    如雷的马蹄声瞬间在他们耳中炸开,疯狂、嗜血的呐喊和闪闪寒光硬生生的凿了进来。

    一瞬间,鲜血爆裂飞洒,金铁戳进血肉。

    马背上的身体不断发出噗噗噗的声响,战马凄厉长嘶的被撞倒在地,狂奔的马蹄踩着翻落的尸体前行,溅起地面的血浆。

    匆匆赶来演练的锋子根本不理会对方无名小卒,拼过一刀,直接冲向周围有侍卫?;さ钠熘鳌瓢?。

    海子已经有一个贝子在手,他也要擒拿一个重量级的人物。

    对方,歇斯底里的叫喊,挥舞兵器也冲了过去,然后……没有然后了,善巴已经翻身落马,跪倒在草地上。

    不久,建鞑历经劫难的骑兵再也接受不了这样连番的打击,剩余的几十人全部下马跪倒在地。

    动作若不快些,远处又有两队骑兵正在呐喊着……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