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手机阅读

天山国际赌场网址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第三百五十八节 还施彼身

第三百五十八节 还施彼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章节报错

    第三卷扬帆于大明朝野

    说来奇怪,战斗刚结束,秋雨也落下帷幕,天光渐收。

    安息牧场上直挺挺跪着几十个俘虏,将士们正在收缴他们的兵器并且进行捆绑。

    “秦督,那些人怎么处理?”

    对于这些投降的建奴和鞑子,张松荣有些拿不定注意,尤其是还有一个鞑子旗主。

    “让没见血的菜鸟们上呀!”

    秦浩明嘴边抹过一丝诡异的笑容,对着围在他周边的将领说道。

    “秦督,我的将士们按您的说法,可以叫老鸟了,每个手上至少有三条人命?!?

    千户锋子有些得意的说道。

    “对对对,我的队伍也确认过?!?

    海子在一旁猛点头,同时心里有些奇怪,都杀了几万人,新训练的四千骑兵是重点照顾的对象,一向精明的秦督理应明白新兵情况呀。

    “不对吧,此战好像有人从头到尾没有杀人?!?

    秦浩明望着下方几十人的建鞑俘虏,心里有些颤抖。后世,他受到的圣母玛利亚的教育,不许虐待俘虏,更不用说……

    然而下一秒,他牙关紧咬,双腿一夹马腹,大氅扬起,手臂抬了起来,刀锋竖在风里,身下的战马缓缓朝着草坡迈动蹄子,再到加速俯冲起来。

    稍缓,刀光里划出一道弧形,冰冷的兵器抹过建鞑俘虏的脖子、头颅、鲜血冲上天空,来了一场血雨……

    没过多久,轰隆隆的马蹄巨响而来,烈烈的旗帜下,那是数百将校的影子从侧面横穿,整齐的冲锋,统一的甲胄,同样锋利的军刀朝俘虏头上砍去,鲜血染红了大片草地。

    安息农场上,刚解救的不少辽东汉人吓得闭上眼睛,拥挤在一起瑟瑟发抖,什么时候,大明的军官变得如此狠厉。

    “痛快!这三个起先没杀掉就算了,唔,代善的第五子,先跟虎子一段时间,再让董守备安排,希望有用吧?!?

    残阳降下之后,草原上的风更加的大起来,丘陵之间篝火遍地。

    秦浩明折过一根树枝丢进火里,噼燃烧的声响中,火星随着热浪升上天空。

    今天,他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表达了对建奴和漠南鞑子俘虏的态度。相信今后有些事情不必多说,将士们自然明白。

    机会难得,毕竟,随着自己身份地位的上升,再想领军上战场厮杀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等安稳过了今晚,愿意跟我们走的辽东汉人,按人头分配战马食物。

    都是边境北地人,没有那么娇贵,骑马适应两天应该没什么问题。

    咱们的马匹一定照看好,刚好一人三匹马,乱流骑,会快许多。受伤不能战的,全部拉出去宰了,连一匹都不能给建奴留下。

    羊皮我们要全部带着,牛羊就留给不愿意离开的辽东汉人,他们也不容易,拖家带口是没办法离开草原的,不要强求。

    但必须告诉他们,要考虑建奴的态度,是否会报复他们。

    唉,算了,自求多福吧!

    另外,要把兄弟们尸骨带上,埋进大明境内。人是本督活着带出来的,死了总得带回去入土为安?!?

    昏暗火光中,秦浩明一一交代撤离草原的事情。

    不能再深入了,战略达成便可。真让鞑子和建奴缠上,这两万人能有多少人活下来,那可难说。

    虽说只有上了战场活下来的人,才能算的上精锐,但他的实力有限,自然消耗不起。

    “张将军、殷千户,今天对付建鞑联军的时候,咱们的战术太单一?!?

    秦浩明粗犷的身形边走边思索,接着继续说道:“这让本督想到了狼群,狼群面对强大的猎物不会硬上。

    而是采取迂回、游猎、合围、疲挠等这样的战术。

    所以本督想不管新加入的,还是咱们老兄弟,一定要学会配合?!?

    张松荣沉吟了片刻,皱着眉头说道“骑兵的配合很难,就算现在老兄弟们骑术再厉害,也不见得能说配合怎么样。

    至于那些新加入的将士,差距更大?!?

    秦浩明摆摆手,语气高亢斩钉截铁说道:“无妨,可以先练着。

    只要上了生死之地,人都会拼命,不拼命就得等死。你狠狠操练他们,骑马、射箭,把技巧都教给他们。

    接下来,本督会在兵器做些改进,相信可以帮助将士们如虎添翼。但前提是他们的基本功要扎实?!?

    “诺,秦督?!?

    星光之下,东边的云层渐渐了泛起鱼肚白。

    两万大军趁着雾色蒙蒙,举着火把悄悄的踏上归程。一如他们的作风,轻轻的来,悄悄的走,不惊动任何人。

    太阳自东边升起来,晨光驱走了微寒,秋叶在风里摇晃。

    三日后,经过层层上报,安息牧场迎来了多尔衮和杜度。

    “是他,这是他的风格?!?

    蝇虫密集的飞舞在一颗颗头颅上,传来嗡嗡嗡嗡……

    多尔衮望着草地上的一颗颗头颅,痛苦的闭上眼睛,仿佛听到这些头颅当初遭受酷刑时发出的惨叫声。

    “真狠,三万匹战马全部给他带走,牛羊也全部不见,人全部杀光?!?

    杜度叹了一口气,紧握的双拳青筋暴起,显示他内心的愤怒。

    “收拾一下,你们去找附近的阿哈问清情况,我们到其他地方看看?!?

    多尔衮一打鞭子,马蹄再次迈动,进入了玉林屯范围内。

    不多时,前方丘陵下面的树林里一缕淡淡的黑烟飘上天空,空气里有股呛人的味道。

    众人骑马缓下来,看了一眼,尸体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但从水面上尸体的服饰来看,应该是大清普通的旗人。

    多尔衮紧闭着嘴唇不发一言,随着潭边的路,骑马进了树林,然后便是看到一颗颗带着恐惧,大张着嘴的脑袋被系着头发吊在树枝上。

    走过这一段林间恐怖的小路,视野在前方变得清晰、放大,燃烧殆尽的木梁无力的搭在一堵断裂的土墙上。

    十多具无头尸体焦黑的交叠在一起,像是被人集中烧掉,几处尚没有熄灭的火苗在油脂上滋滋的发轻响。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看到这熟悉的一幕,多尔衮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想起汉人这句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